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41. 高考前夕(第二更)
    还有两天,就是高考的日子,在一周前,学校就放了假,由着学生们在家复习。

    这是出自让学生们自己查漏补缺的考虑,同时也是缓解一下学生的压力。

    最后几天,夏煜也放了桂梓晓的假,这不是怕他压力大,而是因为夏煜的应试教育,已经达到了LV5。

    将之前藏着没有做的一套模拟卷拿出来做了一下,夏煜计算了一下分数。

    450分。

    超出了去年文科状元二十多分。

    这个成绩,应该是稳了。

    放下心来,夏煜登陆了尹舒兰的身体。

    尹舒兰此时,正和邻居老太太们一起搓着麻将。

    夏煜假装电话响起,离开了牌桌。

    来到医大的研究室,他将这些天攒下的五张经验卡用上,继续做着试验。

    在他的旁边,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青年男人,给他打着下手。

    这是虞家给夏煜安排的一个研究员,明面上说,是给夏煜介绍诸多仪器的用法,以及打打下手。

    其实是怕夏煜使用研究室做什么违法的东西,所以盯着。

    夏煜装作不知,将青年当做佣人使用,还挺方便。

    “盯着记录一下。”夏煜对青年说。

    “是。”青年立即来到仪器旁,记录着数据。

    而夏煜则开始下一个研究。

    对自己被一个乡下老太太使唤的事情,青年没有一点儿怨言。

    刚开始过来的时候,见到夏煜连仪器怎么用都不知道,青年的确对夏煜产生了轻视。

    但这份轻视,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迅速化为了崇敬。

    他亲眼看着面前的老太太,从一窍不通到熟练的展开研究,而且研究还进展神速。

    虽然还没有什么成果出世,但资深研究员的青年,看着那些实验数据就可以知道情况。

    老太太正在研究的,是一款肌肉方面的药物,已经在动物身上进行了试验,效果显著,就是副作用有点大,不过,不是什么要紧的副作用。

    接下来,就是想办法降低副作用。

    青年是亲眼看着这款药物从零开始研究的,根据他的直觉,这款药已经完成了起码一小半。

    要知道,正常一款药物的研究,至少需要一年以上近两年的时间,一小半就是起码七八个月的努力。

    而实际上,这款药物的研发才过了一个多月而已,这还是只有自己两人在的情况下。

    这也是青年对夏煜敬佩的原因。

    他认真的采集着?数据,感觉到了不对劲,这似乎不是之前那个药物的研究?

    “尹老师,今天研究的是什么?”他问向尹舒煜。

    “新的方向。”夏煜回答。

    青年大吃一惊:“之前那个只要研究下去就能出成果了吧,为什么突然换了研究方向?”

    “因为那款药不是我想要的。”

    夏煜的回答,让青年一时语塞。

    研发药还能这么任性的吗?

    “尹老师,那一款药在恢复肌肉纤维损伤上作用很大,一旦成功,利润可不小啊!”青年以为夏煜是感觉前景低而放弃,他进行着解释,“这款药在肌腱病方面大有可为,肌腱病可是运动员的一大死敌,多少明星运动员,就是因为这个而退役的,如果可以治好,他们多少钱都愿意花!”

    为了让夏煜更加直观的了解,青年又举着例子:“比如说小旋风,一年的合约一亿起步,却因为肌腱病早早退役,你说让他花个千万在这病上,他是花还是不花?”

    “而且,一个药不是专为一种病生的,给运动员特效的,还可以有着普通的用在治疗别的肌肉病上,虽然现在还不知道还能治什么,但这样的效果,一般可以广泛应用。”青年极力劝说着夏煜。

    “哦。”夏煜平静了应了一声。

    道理他都懂,但这药它治不好徐幼香啊。

    青年又叽叽喳喳起来,夏煜选择了无视。

    到了八个小时过去,夏煜将一些事情记录在了笔记本上。在青年看来,夏煜这是在记录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提醒他自己,但实际上,夏煜是在提醒尹舒兰。

    在他回去后,尹舒兰会继续进行一些简单的观察和试验。

    就和夏煜使用安思瑶的身体吹洞箫,安思瑶也会通过共享的感觉,在洞箫的技艺上突飞猛进一样,尹舒兰在制药上的能力,也突飞猛进着。

    现在,她已经比青年研究员厉害了。

    “尹老师。”青年又坐在了他的面前。

    “不用再说了,我现在不是为了赚钱。”夏煜直说。

    青年沉默了两秒,又说:“那这款药您以后还会继续吗?”

    夏煜思考了一下,回答说:“多半是不会了。”

    在将制药达到LV6之后,他就会舍弃掉尹舒兰的身体,自然不可能继续这款药的研究。

    “那可以卖给我们公司吗?”青年期待着看着夏煜。

    “你们出多少钱?”夏煜没有意见。

    “这个得和公司的人商量一下,不过,起码千万,多的话能有近亿,这个得看公司那边的人怎么评估。”青年和夏煜交代着老底。

    夏煜可以感觉到,尹舒兰突然紧张起来。

    千万,是尹舒兰想都不敢想的数字。

    但实际上,夏煜这些天用掉的一些材料,就已经有了几百万。

    一款药的研发资金,甚至可以达到几亿美元,每一款新药,其实都是一场大的赌博。

    点了点头,夏煜答应下来。

    青年立即欣喜的掏出手机报告,在征得了夏煜的同意后,将一些文件发给了公司。

    接下来的事情,夏煜没有见到,八个小时过去,他已经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他看了眼游戏点,发现居然多了四张经验卡的量。

    额外的游戏点的发放,是要做她们想要的自己吗?

    所以,在叛逆的时候,安思瑶会产生额外的游戏点,在体验新奇的时候,温紫莹会产生额外的游戏点,在赚钱的时候,尹舒兰会产生额外的游戏点。

    将情报记下,夏煜来到书桌前,将近年来所有高考试卷都翻了一遍。

    他不是在复习,而是在押题。

    又在网上搜了一下各科的出题人,在网上找了他们以前出的试题,夏煜使用LV5的应试教育,开始猜他们会出什么样的题目。

    反正也费不了几个小时,就当给桂梓晓的告别礼了。

    当初那个女程序员名单,可是帮了自己不少的忙,这么多年在其他地方,也受了不少照顾。

    将押题整理完毕,夏煜发了一份完整版给桂梓晓,想了想,又发了一份阉割版在班级群里。

    发完文档,他也没有强调,只是说这是普通的复习题,就关掉了手机。

    能不能把握住机会,就看他们自己了。

    桂梓晓和他的关系好,所以帮的多一点,普通的同学自然没有这个待遇。

    要是颜薇在的话,少女获得的照顾会更多。

    实际上,对桂梓晓,夏煜也没有尽心,只是顺手。

    带着桂梓晓学习,更多是自己刷题刷烦了习题集也没有了,想要换个方法刷熟练度,顺手将桂梓晓拉上。

    所以他也只教了数学,语文和历史一点儿也没有提。

    有了自己的数学补习,再加上这个押题,桂梓晓的猪头人是一定稳了。

    爬上床睡了一觉,第二天,也是高中生活的最后一天,夏煜来到了安思瑶那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