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40. 又被抓壮丁的又雪(第一更)
    二号早上,夏煜躺在阳台的沙发上,一边听着音乐,一边刷着题。

    虽然有了一个桂梓晓可以刷熟练度,但桂梓晓不是每时每刻都能在,剩下的时间,他还是得自己刷题。

    要是有着一个住在自己家,随时可以拉起来刷技能的人就好了。

    似乎好像有那么一个?

    夏煜看向旁边浏览着护身符论坛的又雪。

    “你期中考试考了多少名?”夏煜问向女孩。

    抬起头,又雪先是诧异了一下,为什么哥哥突然关心起自己的学习了,然后她的心中得意起来。

    “我考了全班第一!”昂着头,女孩十分得意,她等待着夏煜的表扬。

    “全校呢?”夏煜又问。

    “全校也是第五!”将手一抄,又雪更加得意了。

    然而,她得到的反应和她想象中的有着很大的不同。

    “才第五,太差了。”夏煜叹息着摇头。

    “第五哪里差了,哥哥你考了多少!”又雪不服气起来。

    “这次月考全校第一,超了第二名十分。”夏煜说。

    “……”又雪不说话了。

    “作为我的妹妹,不是全校第一太掉价了,你把你数学拿过来,我给你补习。”夏煜说出了自己真正的目的。

    “我数学已经一百四了!”

    初中数学满分是一百五十分。

    “初一都不能达到满分,太差了,快把你的东西都拿来!”

    压着又雪在桌上学习,夏煜感觉到了双倍的快乐。

    这丫头太懒散了,在家里都是看动画片,除了做作业,一点儿也不学习。有着这么好的天赋,不用来考试,太浪费了。

    给又雪讲了几道题,夏煜接到了桂梓晓的电话。

    “夏煜,我准备好了,我们在哪见面?”电话另一边,桂梓晓一脸决然,他已经做好了决定,要为了猪头人拼一把。

    “来我家吧。”

    “好。”

    夏煜刚准备报出自己家的地址,桂梓晓就挂断了电话。

    “???”

    又重新拨了过去,夏煜告诉桂梓晓自己搬家了。

    二十分钟后,夏煜接到了门卫处的电话,询问他可以不可以放行。

    又过了五分钟,桂梓晓来到了夏煜家的楼下。

    见到打开门的夏煜,桂梓晓惊愕着。

    “这是你家?”进入别墅里,他看着四周。

    别墅是现代简约风格的装修,简约只是风格,不是材质,那些家具和墙面,细看都十分完美,不是那些只能远观的低级货,一定价值不菲。

    “嗯。”夏煜领着桂梓晓上楼。

    “这里还出租的吗?”桂梓晓已经有了猜测,但他难以置信。

    “刚买的,最近弄了一笔钱。”夏煜回答。

    “最近就能弄到这么一大栋别墅,你是卖身了吗!”桂梓晓怀疑的看着夏煜。

    “醒醒,哪有富婆会花千万在男人身上。”

    “那你是怎么做到的啊!”

    “从一只富萝莉身上骗的。”

    “……真的?”要是别人这么说,桂梓晓一定不信,但对夏煜,他感觉这件事也不是不可能的。

    “假的,梦里啥都有。被包养最多弄个几百万,不如自己努力。”说到中间的时候,夏煜顿了一下,他想起来,的确有一只愿意买一栋私人医院给自己的富少女。

    “唉。”桂梓晓叹了口气。

    来到二楼,夏煜让桂梓晓在客厅待着。

    又扫视了一圈二楼的环境,确定了是自己一辈子也搞不到别墅后,桂梓晓踏踏实实的从书包里取出笔和本子。

    “你好。”

    这时候,一道清脆的声音,从阳台那边传到了桂梓晓的耳中。

    抬头向着又雪那边看了一眼,桂梓晓拉住了夏煜的衣领:“就是这只富萝莉?”

    “你上次不是见过吗,这是我妹妹!”捏住桂梓晓的手,夏煜帮他保持清醒。

    “疼疼疼!”桂梓晓浮夸的叫了起来。

    等夏煜放下手后,他拿起了自己笔和本子:“我也去阳台。”

    他刚起身,一只手掌就搭在了他的肩膀上,一股巨力将他压回了沙发。

    从他身后的阴暗处,一张脸的轮廓浮现,用闪着红光的眼睛瞥着他。

    “啊,?我感觉还是客厅好,我恐高,不能待在阳台。”桂梓晓迅速摊开了习题集,开始做了起来。

    收回手掌,关上恐吓,夏煜回去自己卧室,丢了三本习题集给桂梓晓,冷冰冰的说:“做我折好标记的。”

    说完,他回到阳台,和颜悦色教起又雪题目。

    桂梓晓按了按有些颤抖的大腿。

    他一直以为,漫画里一个眼神就让别人恐惧的场景,是艺术的加工,没有想到,居然是切实存在的!

    他的心中,又升起了委屈。

    我可是你多年的挚友,居然为了一个妹妹凶我!

    可恶,我也想要一个可爱的妹妹陪我打游戏啊!

    叹了口气,桂梓晓拿起夏煜给的习题集,翻了翻夏煜标记好的题目。

    这些都是一种类型的题目,第一本习题集里三题,第二本习题集里四题,第三本习题集里一题。

    他思量着,想要在厚厚的三本习题集里,找出这么八道题目,可不容易。

    果然夏煜还是爱他的!

    他兴冲冲的做了起来。

    他不知道,应试教育LV4的夏煜,能够一眼看出普通题目的套路。找出这八道题目,夏煜就是将三本习题集花上三分钟翻了一下。

    教完了又雪,夏煜来到客厅,桂梓晓已经做完了五题,其中一题全部解出来了,三题解了一半,一题只解了第一小问。

    拿着题目,夏煜问桂梓晓:“这五道题目,都是一样的套路,难度也没有多少差别,但为什么你有的能够全解出来,有的只能解第一问,差别如此悬殊,你知道吗?”

    “因为爱情?”桂梓晓说着老年梗。

    “是因为你解题没有有意识的使用套路,根本就是靠着灵感瞎鸡儿碰运气!”夏煜在纸上写出了这些题目的共同思路,和桂梓晓讲解起来。

    他现在做的,用游戏来比喻的话,就是将一个靠着手感快乐的小纯洁,变成使用各种脏套路的狗币。

    桂梓晓的神情认真,比之前上课的时候要专注的多。

    之前他总是在课上摸鱼,是因为他不能感觉到自己的提高,感觉听不听都一样。但在夏煜这里,他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进步。

    实际上,只是普通上课获得经验太少,所以桂梓晓没有感觉,而在夏煜这里获得经验多,桂梓晓的感觉强烈而已。

    教完桂梓晓,夏煜又去又雪那里,这样来回着。

    到了中午,留在别墅吃饭的桂梓晓,见到又雪还会做饭,又嫉妒的瞥了夏煜一眼。

    他瞥的很小心,很隐蔽。

    下午,在学习完成后,桂梓晓又来到夏煜的书房,摸了摸夏煜的奖杯,玩了玩夏煜的游戏机,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别墅。

    劳动节的七天假期,三人都这样度过,到了上学后,又雪得到了一定程度的解放,而桂梓晓在夏煜的压迫下,继续痛苦而快乐着。

    这样,高考很快临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