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20.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第一更)
    没有说什么废话,安天封直接进入了主题。

    “冯雨佳和冯雨沫有和你联系吗?”他问。

    “有。”夏煜刚刚已经问过了安思瑶,看过了冯雨佳和冯雨沫发给安思瑶的消息。

    在消息里,两人得意的和安思瑶炫耀了自己的堕落生活,言语里带着让安思瑶和她们一起私奔的意思。

    这两个家伙自己堕落,还想要拉着自己的安思瑶一起!

    夏煜想象了一下安思瑶蹲在房间里,穿着凌乱的睡衣,趴在乱糟糟的床上看电视剧的场景。

    他根本没有办法想象!

    安思瑶一直都是文文静静干干净净的,怎么能变成那副邋遢女人的样子!

    要不是顾及到安思瑶,夏煜都想直接将两人拉黑。

    这时候安天封问了两人的事情,夏煜感觉自己说不定可以操作一下。

    他知道,安天封一定是给冯两姐妹的父亲来打探消息的。

    果然,安天封继续问:“她们现在什么情况?”

    “在紫琅一家酒店,快活着呢。”喝了一口奶茶,夏煜回答。

    安天封瞥了安思煜一眼,有些不能接受自己女儿的嘴里,会说出“快活”这个词。

    他感觉这个女儿,有些超脱了自己的认知。

    “你感觉她们离家出走怎么样?”安天封带着心忧问。

    “无聊。”夏煜回答。

    冯家两姐妹离家出走,是想要向着冯老父亲表示反抗,但她们这样换一个城市宅的举动,与其说是反抗,不如说是撒娇。

    要夏煜来说的话,抽烟喝酒烫头夜不归宿,才是有效的反抗途径。

    离家出走也可以,但是要去偏远的小城市,而且,不要不断使用家里的卡,用了这张卡,就证明两人还没有切断和家里的关系,关系没有切断,就不算是离家出走。

    最好的办法是用卡买个小店,然后将卡丢掉,自己赚钱来养活自己,表示断绝。

    这两个丫头还是太嫩了。

    “没错,根本就是一个无聊的举动。”安天封对夏煜的回答,十分认同。

    他以为,夏煜说的无聊,是在批判两人反抗父亲的事情,

    然而夏煜的意思,是说两人用的方式不对,对她们反抗老父亲的举动倒是十分认同。

    误认为女儿还是当初那个听话的孩子,安天封满意的露出笑容。

    他又问了冯家两姐妹的一些问题,最后,随口说:“你说有什么办法能让她们回去?”

    夏煜思考了一下,说:“把银行卡锁了。”

    “不错,没钱就知道回来了!”安天封点了点头,他掏出手机,准备和冯老父亲商量一下这个方法。

    夏煜继续吃着红玉团子。

    银行卡没了对冯雨佳和冯雨沫来说,是坏事也是好事。

    断银行卡是唯一的正经手段,要是银行卡没了她们还能维持离家出走的生活和气势,说不定就能达成自己的目的。

    但要是她们不能坚持下去,那早点儿回家也好。

    她们的离家出走只是在浪费时间而已,而且浪费的是想其他办法时间。

    没错,都是为了她们着想,绝不是为了报复她们诱拐自己的安思瑶!

    将团子吃完,夏煜洗了手,前往学校上课。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司机最近好像气势强了许多,但也变得更加恭敬了。

    来到学校,夏煜选择了学习。

    登陆到又雪之外人的身体里,虽然得不到一点五倍的游戏点,但在得到一倍游戏点的同时,夏煜也获得了八个小时的额外学习时间。

    难以判断到底是那一方划算。

    晚上,他回到了自己的身体。

    此时,他正在泡澡。

    看了看狭窄到只能泡下一个人的浴池,夏煜开始思考房子的事情。

    之前他是准备,到了大学直接在阿房买一个大房子,但现在住着实在不舒服。

    浴池的事情就算了,现在还用不到,但厕所只有一个,给夏煜造成了一些困扰。

    思考了一会儿,夏煜露出嘲讽的笑容。

    他在笑自己还是穷惯了,骨子里是穷人思维。

    为什么在阿房买房就不能在紫琅买房了?

    我全都要!

    从浴池里起身,夏煜做出了决定。

    不过,他现在没有空去挑房子,还是找别人帮忙吧。

    要是店长还在的话,可以找他,可惜店长不知道继承家业继承到哪里去了。

    剩下的,紫琅的地头蛇,只剩下孔晗月,夏煜不认为孔晗月是一个靠谱的。

    对了,上次还认识了钟家公司的那些高管,也许可以问问他们。

    这件事不急,明天白天再说。

    也不用告诉又雪了,到时候给她一个惊喜。

    擦好身体,走出浴室,夏煜躺在沙发上刷着题。

    卧室里的硬椅子坐着不舒服,等换了别墅,一定要在卧室里放一个舒服的沙发。

    估摸着夏煜已经洗好了,又雪走出房门,将浴室收拾了一下,将换下来的衣服放好。

    一切完成,她看了眼躺在沙发上的夏煜,想了想,钻进自己房间拿出了笔记本,躺在了夏煜的身边。

    夏煜扭头看他,她吐着舌头做了个鬼脸。

    夏煜的心顿时明亮了许多。

    又雪在蹭着他身上的安心感,他也在蹭着又雪身上的心灵感应。

    两人互利互惠。

    就是又雪笔记本上的动画片,有些干扰夏煜的注意力。

    可恶,太好的笔记本也不好,屏幕能从周围一百八十度看清,要是换了垃圾的屏幕,除非你的视线在正中,不然根本没有办法看清屏幕上是什么。

    以强大的自持力控制着自己,夏煜艰难的刷着题。

    他原本准备研究一下数学难题的解题思路,但此时没有办法去集中精力想,只能刷普通题加着技能熟练度。

    到了晚上十点,夏煜合下了手里的五三,看向靠在自己肩膀上的又雪。

    女孩已经睡着了,耳机落在地上,笔记本里还在放着动画片。

    笔记本的光,照在她的脸上,随着画面的变化,女孩脸上的光芒跟着变化,构出一股虚幻感。

    要是在一年前,夏煜是绝无法想象,他和又雪可以这样悠闲的一起的。

    一年前,又雪也不会如此没有防备的靠在他身边,不,一开始女孩就不会凑上来。

    夏煜知道,在之前,又雪是有些害怕自己的,因为自己经常和夏东阳动手,戾气也有些大。

    夏煜还记得自己刚刚得到游戏的时候,那天害怕夏东阳的女孩想要躲在自己这里,用的语句是“我可不可以……”,这是一个疑问句,客气的同时,也表示着疏远。

    要是现在的又雪的话,会说“我想……”,直接撒娇。

    伸出手,他摸了摸又雪的头。

    “嗯?”女孩睡的不深,一下子清醒过来。

    她迷糊了两秒,才搞清楚了情况。

    “回去睡觉吧,十点了。”夏煜说。

    “嗯。”有些不好意思的女孩收拾好东西,穿好拖鞋。

    “对了,你下午去你那两个朋友那里的时候,她们还是以前那样的吗?”夏煜在询问自己的计谋有没有成功。

    “还是以前那样,不过以后不要去了,她们说要断绝一切外界关系,以此来表示抗议。”又雪回答。

    夏煜露出笑容,他知道两人是卡被锁了,心中慌张,又不想让又雪知道自己的狼狈,所以支开女孩。

    “明天我和漓漓去玩。”想到明天的约定,又雪的脸上带着笑容。

    夏煜明白过来,又雪对冯家两姐妹的家里蹲生活也没有什么兴趣,她之所以会去两姐妹那,多半是出自潜意识里的讨好想法。

    之前生活对她的影响,还没有去除,让她对一些看起来强大的人,会不知不觉的有些卑微。

    这和安思瑶的有点像,但安思瑶是出自恐惧。

    夏煜又想起了手机和单反的事情,明天问别墅之后,顺便给女孩带两个新装备回来。

    “去睡觉吧。”夏煜回到了卧室。

    他玩了一会儿手机,和徐幼香聊了一会儿天,进入了睡眠。

    此时,酒店里的冯家两姐妹,却久久不能入睡。

    “姐姐,怎么办啊,我们就剩一万了!”冯雨沫抱着冯雨佳的手,有些忧虑。

    这个世界没有什么偶像剧,她们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银行卡居然会被锁上,所以只剩下取出来零花的一万现金。

    “不,还剩下五千。”冯雨佳说。

    “嗯?”

    “晚上去买吃的的时候,我路过了一家首饰店……”冯雨佳的眼神有些飘忽。

    “我们都没钱了,你还买首饰!”冯雨沫气得坐起身,“钱呢,放在我这里!”

    心虚的将剩下钱交了出去,冯雨佳扯开了话题:“还好酒店一下子订了一周,不然我们就要露宿街头了。”

    对两姐妹来说,住在普通的旅馆,和露宿街头没有区别。

    “可我们吃饭怎么办啊,晚上的饭好难吃啊,都吃这个我不行的!”冯雨沫难过的摸着肚子。

    “而且,酒店还剩下四天可以住了。”

    黑暗中,两道叹息声响起。

    房间里,岑寂下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声音再次想起。

    “姐姐,你睡了吗?”冯雨沫问。

    “没有。”冯雨佳回答。

    “没钱的话,你只能去打工了。”

    “为什么是我去打工?”冯雨佳坐起了身。

    “因为我是未成年人。”冯雨沫露出得意的笑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