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16. 司机的第一次任务(第三更/白银加更)
    原准备发信息给冯家两姐妹,但在见到时间后,夏煜放弃了这个想法。

    冯家两姐妹现在估计也是在睡觉,而且,反正到了学校可以见到,还发什么信息。

    这样想着,夏煜放下手机,起床洗漱。

    来到楼下吃早饭,夏煜见到安天封在,于是顺口问了冯家的事情。

    “冯家啊,他家在十一区打开了市场,接下来的重心,估计会往着那边靠。”安天封回答。

    原来说的国外不是第二区,而是十一区.

    对这个世界的商业情况不了解,夏煜也不知道冯家是什么打算,不过,既然涉及到了公司发展,冯家两姐妹多半是没有什么抵抗成功的可能。

    放下了这件事情,夏煜吃完早餐,又吃了让女仆提前准备的白玉团子,心满意足的离开别墅,前往了学校。

    在车上,他又想到了尹舒兰的事情。

    尹舒兰还剩下的十万,无疑是不经花的,他需要再给尹舒兰送钱。

    尹舒兰抗拒着转账,只能走现金,他再跑一趟倒是可以,但是太过麻烦,现在他还有着题要刷,也不想花上三四天的时间在路上。

    让安思瑶的帮忙,是最稳妥的。

    掏出手机,他打字和安思瑶商量了一下,安思瑶没有丝毫迟疑的答应下来。

    安思瑶不可能自己前往尹舒兰那里去。

    夏煜想要让别墅里知根知底的女仆去,但那些女仆都是笼子里的金丝雀,别说放出去办事,出门自己不被拐就不错了。

    他琢磨了一会儿,将视线放在了司机的身上。

    司机没有注意到夏煜的视线,他专心致志的开着车。

    到了学校门口,他停下车,就要下去给安思煜开门,但被安思煜叫住。

    夏煜对他说:“坐好,我有一件事情要和你说。”

    司机的身子一震,警觉起来,他的目光扫过了安思煜手上的手链。

    又有一个人,遭遇了不测吗?

    然而,他听到的,不是去取遗物的指令。

    “你带上一百万的现金,去黎镇。”夏煜说。

    司机的脑海?中,闪过了封口费出手费善后费之类的字眼。

    我,终于可以接触到真正的核心了吗!

    “是,小姐。”司机恭敬的说。

    “路上不必担心,但到了镇子上之后小心一点儿。你要趁着夜色,将一百万的现金,埋到指定的地点去。”

    夏煜的话,让司机又产生了奇妙的想象。

    路上不用担心,是因为小姐已经将路上的事情处理好了吗?

    到了镇上反而要小心,是因为那个镇子没搞定?没有理由路上的大城市搞得定,而到了小镇子反而搞不定啊。

    除非,那不是一个一般的小镇!

    就和某个漫画里的第谭市一样的地点吗?

    罪犯在那里聚集,将那里打造成了一个大本营。

    “我知道了,一定不会辜负小姐的期待。”司机深吸了一口气,用坚定的表情说。

    “你去找虞凝梦,她会给你安排好所有的事情,在你到了那里之后,我也会将埋钱的地点告诉你。”说完,夏煜自己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司机将车停到一边的停车位上,下来抽了一支烟。

    抽完,喷了香水掩饰之后,他回到车里,回到了别墅,找到了虞凝梦。

    在虞凝梦也是刚刚收到的夏煜的电话联系,时间紧急,但她有着虞家的资源可以调动,马上就将一切安排完。

    司机换了一件浅色的立领大衣,鼻梁上架着黑框眼镜,头上戴着帽子,拿着一张卡和一个小巧的行李箱,来到机场,等待着飞机。

    他做着计划:下了飞机,先从银行里将钱取出,然后前往黎镇。预计今天晚上到达,到时候趁着夜色将钱埋下,立即返回。

    一定不能出现差错,不然自己的清清,可能就见不到自己了。

    在心有担忧的同时,司机的心中,也感觉到了刺激。

    这才是我所追求的生活!

    打开钱包,司机抽出一张照片。

    照片上,一个少女笑嘻嘻的吃着蛋糕。

    这是他的妻子清清的照片。

    手指在照片里,清清的脸上摩挲了一下,司机掏出打火机,将照片点着。

    这是为了防止自己出了差错,连累到妻子。

    照片的火光,倒影在司机的眼中,让他的眼神格外坚定。

    很快,照片化为了飞灰。

    广播里,开始播报登机提示,将钱包放回口袋,司机站起身,面色冷酷的踏上了飞机。

    坐下之后,他的第一件事情是和夏煜汇报行踪。

    看着司机发来的,已上飞机的信息,夏煜点了点头。

    收起手机,他继续做着手上的习题集,安思瑶的习题集比他的要简单一些,但本来夏煜只是用来刷熟练度,无所谓了。

    不知道是不是题目简单的原因,夏煜感觉有些心神不宁。

    花了一分钟,他确定了这个感觉是来自心灵感应。

    是要出什么事情了吗?

    这种不仔细感觉都不能发现的程度,大概是被小学生拦路打劫的水准,没有丝毫危险。

    放下心来,夏煜继续刷题。

    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他见到了冯雨佳和冯雨沫两姐妹。

    两姐妹还想着让他加入到离家出走的队伍里面。

    面对两人期待的视线,夏煜直截了当的说:“我拒绝。”

    “为什么啊,我们一起出去玩玩不好吗?”冯雨沫抓住了夏煜的手。

    “离家出走是不可能得到快乐的。”根据两人的情况,夏煜断言。

    “我们三个在一起不就快乐了吗?”冯雨沫又问。

    “那你们来我家好了,离家出走住在朋友家,是基本的操作吧。”夏煜说。

    “不要,这样的离家出走是没有灵魂的,不能表达我们拒不合作的决心!”冯雨沫和冯雨佳都不同意。

    “离开了家,你们就没有了司机,没有了女仆,没有了厨师,衣食住行都得自己费心了。”夏煜试图劝阻两人,“更重要的是,要是你爸停了你的卡,你连钱都没有了。”

    “这也不能阻拦我们的决心!”两人目光坚定,显然早就思考过了。

    “那你们想去哪里?”夏煜问,要是她们是准备去什么危险的地方的话,他就得做一个二五仔了。

    “太远的感觉有些可怕,太近又不好,我们决定去紫琅。”冯雨佳说。

    夏煜吃菜的筷子顿住。

    “你们去哪?”他又问。

    “紫琅市啊,又雪也在那里,有个熟人能照料着。”冯雨佳说着自己的考虑。

    夏煜心中想着:你们在紫琅市,可不只一个熟人。

    既然是在紫琅,那就没有什么好劝的了,没有什么危险,让她们自己去玩玩吧。

    过不了几天就会感觉没有意思了。

    别带坏自己的小傻妞就行。

    见到安思瑶就是不肯答应,两人十分失望,不过,就是这样,她们也要离家出走。

    今晚就走!

    吃完午饭,夏煜来到了心理治疗室,校长早上预约了他。

    见到夏煜,校长拉着他的手,高兴的和他说:“我已经摆脱了那个混账小子,今天彻底和他说明白了,我再给他一分钱我就是狗!”

    夏煜于是明白了,今天产生的一丝要被小学生打劫的危机感,是来源自哪里。

    ……

    校长家,窗帘紧拉着,没有一丝光芒进入,明明是白天,客厅里却和夜晚一般黑暗。

    嗒——

    一朵火光亮起,那是打火机的光芒,光芒驱散了黑暗,照亮了一个戴着帽兜的男人。男人点着烟嘴上的烟,将火焰熄灭。

    黑暗重新将客厅笼罩,只有烟头的火光若影若现。

    “安思瑶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