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07. 东阳中伏(第二更)
    使用黑猫的身体,夏煜分辨着空气里的气味。

    在家里和楼道里,夏东海的气味还保存完好,但到了外面,就有些稀薄起来。

    今天的风还挺大,又给搜索增加了难度。

    要是能弄到一只狗的身体就好了,狗的嗅觉,还要比猫更胜一筹。

    不过,味道虽然稀薄但还可以分辨。

    故技重施,黑猫煜在每个拐角分辨一下气味,然后立即跑往下一个拐角,缩短着时间。

    十分钟后,黑猫煜来到了镇子里唯一的一个宾馆前。

    夏东阳的气味,在这里浓烈了一点,但夏东阳已经离开。

    不过,宾馆这里会有味道,证明夏东阳是在这里住了一晚上?

    夏煜的脑中思考了一下,明白了情况。

    下午的事情,不是夏东阳的临时起意,而是早有预谋。

    夏东阳应该是早上就在墓里了,就等见到夏年红他们来,然后回去做这么一手。

    又继续嗅着鼻子,黑猫煜在宾馆周围转了半圈,又跟着气味走了十几米,便无法分辨气味了。

    这周围空旷,而且放着几个大垃圾桶,里面发出难闻的气味。

    但夏煜并不慌张,反而有些高兴。

    这条路不是通往大路的,就是说,夏东阳很有可能还没有离开。

    不住在宾馆,又没有离开,夏东阳会在哪里呢?

    答案只有一个。

    小跑过了这条路,黑猫煜凭借着记忆,来到了小镇的边缘。

    小镇边缘的小路周围,有着六栋乡下别墅,到了其中一间别墅前,黑猫煜又闻到了夏东阳的气味。

    跳到窗台,黑猫煜见到了正在和一个狐朋狗友喝酒的夏东阳。

    窗子没有锁,黑猫煜跳进了屋子里,趴在厨房听着两人的话。

    “难啊,兄弟,搬砖那活,不是人干的啊!”夏东阳诉苦着。

    “我知道,特别是正午的砖,格外烫手。”狗友拍着夏东阳的肩膀,“来,喝酒。”

    将一杯一干而尽,夏东阳又说:“那婆娘还催着我买房,我哪来的钱?买房,一套乡下的房子,也得十好几万啊!”

    “房还是要的,谁让你把那房子给输了,不然卖了那一套,你能买六七套乡下房子,还带装修!”狗友的脸上带着幸灾乐祸。

    “我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而且我有这一天也和她有关。”夏东阳又说。

    “怎么说?”狗友好奇着,原来夏东阳跑路还有别的内幕?

    “她在紫琅的时候,就催着我说要一个房子,我虽然有个房子,但哪能给她,给了她我爸妈还不得急眼,以后哪有钱再给我?”夏东阳给狗友说着自己的考虑,“我那时候不是有点急嘛,然后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那是她不对,明知道你不行,怎么还逼着你呢!”狗友假惺惺的说。

    夏东阳又吨吨吨喝了一杯:“现在我在阿房,酒也不能喝了,串也不能撸了,你说我现在活着有什么意思?”

    “对了,你没告诉别人我在你这吧?”夏东阳突然警惕起来。

    “你突然来我都吓了一跳,哪里还能去告诉别人?”狗友又给夏东阳倒了一杯。

    听到这里,黑猫煜摇了摇猫脑袋,原路跳了出去。

    接下来已经没有什么好听的了,他们也不可能聊夏东阳把钱放哪去的话题。

    原来夏东阳是被那个野老婆逼急了,才输了紫琅的房子跑路,现在他又被野老婆逼急了,回到老家来偷钱。

    夏煜对夏东阳那个野老婆好奇起来,能够把夏东阳逼成这样,一定是个狠人。

    孔晗月那时候,拿夏东阳可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出了别墅,他在道路上继续嗅着,顺着气味反向追踪,在旁边田里的一棵歪脖子树下,有了发现。

    这里的土被翻过,虽然又整了一下,但仔细看还是可以看出来。

    知道了藏钱的地点,黑猫煜放松下来,他随意的在小镇的路上闲逛着,打了两只以下犯上的流浪狗,在八个小时过去后,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抱起趴在自己身上的黑猫,夏煜起身下床。

    此时是早上四点,天还只是蒙蒙亮,他打开房门出去,找隔壁失眠早起的大爷借了一把大铲子,就来到了那棵歪脖子树下。

    挖了两下,夏煜发现了一个手提箱。

    箱子里,就是那八万块钱。

    将手提箱提上,夏煜的恶趣味发作,他将土盖好,又在旁边挖了几个坑,再填上。

    来到不远处的树林里,夏煜等待着。

    夏东阳昨晚喝的是白酒,此刻一定头疼的厉害,五点之前,应该不会起得来。

    但他也不可能睡到六点以后,他到底还是有着一个小偷的职业操守的。

    他不会坐巴士离开,他的狗友有一辆车,他一定会让狗友送他到城里,然后再走别的渠道回去。

    在上狗友的车之前,他需要先来挖手提箱。

    夏煜期待着夏东阳的表情。

    时间还早,夏煜先打电话和又雪报了平安,简单说了下情况。

    五点,又雪来到了夏煜的身边,跟着她一起过来的,还有两个警察。

    “哥哥,你还等在这看什么?”又雪疑惑着。

    “你看。让三人躲好,夏煜一指别墅,夏东阳已经出来了。

    来到歪脖子树下,夏东阳掏出了一把用来铲杂草的小铲子,就准备开挖。

    挖之前需要确定方位,夏东阳寻找着有一个小斜坡的地方,那就是他留下的记号。

    然后他发现了三个小斜坡。

    “???”

    夏东阳皱了一下眉头,这怎么有三个记号?

    算了,可能原来就有两个小斜坡,三个也不算多,都挖挖就是了。

    他回想了一下,感觉中间那一个小斜坡是的,但他挖开,里面什么也没有。

    他又开始挖左边那个,没有。

    右边那个,还是没有。

    哪去了?

    我记错了?斜坡不是记号?

    但歪脖子树不可能错!

    他又开始挖别的平整的地方。

    “来,换个大铲子。”一个长铲子递到了夏东阳面前。

    夏东阳一愣,还是接过了铲子,现在他急着找手提箱,大铲子的确比小铲子来得快。

    “谢谢啊。”他也没有抬头,继续挖着。

    “不用谢,为人民服务是我们的职责。”

    听了这话,夏东阳的手一顿,他抬头看向后面的两人,视线在两人帽子的警徽上停留了一会儿。

    “同志,我这给这棵树松松土。”夏东阳咽了口唾沫。

    “谁和你是同志,跟我们走!”两人一人一只手,将夏东阳压在了地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