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06. 得手东阳(第一更)
    思考了一会儿,没有想出来夏东阳会采取什么样的行动,夏煜放着了这件事。和又雪一起磕了头,一行人向着家里走去。

    墓距离小镇有些远,不过四月的天气不冷不热,路边还开着不知名的小花,走在路上,十分舒适。

    见到又雪还在闷闷不乐,夏煜对她说:“你不是喜欢拍照片的吗,把手机拿出来拍一拍。”

    “不了。”女孩还在想着刚刚的事情,她注意到,夏东阳注视了爷爷奶奶,还有哥哥,但一点儿也没有将目光放在她的身上。

    她有些委屈。

    她握着夏煜的手,又用力了一些。

    “那路上要不要去庙里看一看?”

    “不要,我喜欢的是漂亮的大庙,还有护身符的。”又雪又摇头拒绝了夏煜的建议。

    夏煜感觉自己需要做一下妹妹的思想工作,要是他的话,夏东阳跑路不要他了,他乐得轻松,虽然也有着一点儿怨念,但绝不会像又雪这样,一直耿耿于怀。

    “还有两天的假期,去栗山寺玩玩怎么样?”夏煜提出了建议,栗山寺是紫琅旁边一个城市的景点,还算出名。

    “真的?”女孩果然欢喜起来,将夏东阳的事情抛在了脑后。

    “真的,我们今天下午就走,晚上就到了。”夏煜做着行程规划。

    栗山寺在栗山上,此时,正是山上桃花盛开的时节,又雪在那里,可以拍到喜欢的照片,而且栗山寺也有着女孩喜欢的护身符出售。

    “我要去买一个运势的附身符!”又雪感觉最近的运气不是很好。

    “上次那个是什么来着?”夏煜说的,是他从尹舒兰那个小镇回来,路上给女孩带的护身符。

    “是平安符,哥哥你自己买的东西都记不住的吗!”又雪从口袋里掏出了钥匙,红色的平安符,就挂在她的钥匙扣上。

    平安符上,纹着金丝图案,一点儿也不显得老土,反而有些潮流。

    这个世界,手游、电视剧等领域没有地球发达,这一部分娱乐缺口,由传统文化补充,比如各种古乐器表演,各种棋艺比赛等,寺庙文化,也在其中。

    有了关注就有了钱,有了钱就有了产品的升级,护身符的价格上涨,用料和设计,也有了许多考究。

    “人老了,记性就不好了。”将手搭在又雪的头上,夏煜说。

    “你还老,老个什么。”夏年红笑着和夏煜说。

    夏烨也一脸笑容,他们都忘了夏东阳。

    又雪的心情好转,她掏出手机,给夏煜还有爷爷奶奶,拍着照片。

    夏煜又想起了一件事,关于又雪天赋的问题。

    登陆又雪的身体很简单,但问题是他应该如何和又雪解释,和安思瑶他们一样,说自己是外星人?自己妹妹,有点不好下决心忽悠。

    就是因为这个,他这几天才没有?行动。

    现在,他有了新的想法。

    他只要趁着又雪睡觉的时候过去就行了。

    登陆又雪的身体,查看一下她的加成,然后使用安抚,让自己入睡,这样的话,又雪就是感觉到奇怪,也只以为是在做梦。

    就在今晚或是明晚尝试一下好了。

    不知道这个丫头到底在什么地方有天赋。

    刘蔓蔓测试过她的音乐天赋,普通,她做的菜也只是普通,在绘画课和体育课上,也没有惊人的表现,虽然喜欢拍照,但拍出的照片也不怎么样,在穿搭和化妆上,连夏煜都不如。

    希望不是什么摸鱼甩锅之类的没用天赋。

    等等,这似乎也不能说是没用。

    有了这两个技能,不管是在哪里,都能过的轻松。

    摸鱼能够让自己,在不管多忙的情况下,保持悠闲,而甩锅,能够保证摸鱼的自己不会被炒,因为这都是世界的错。

    对又雪的天赋进行了一番联想,夏煜拉住了脱缰的脑洞。

    到时候就知道了。

    走了半个小时,来到自家楼下,夏年红见到了从上面下来的邻居。

    她们互相打了一个招呼。

    邻居好奇地问:“你们怎么才回来?你儿子早就到家了。”

    听了她的话,夏年红的面色一变。

    四人一起回到家里,不管是客厅里还是卧室里,都没有夏东阳的影子。

    但是,卧室里有被翻过的痕迹。

    夏煜和夏年红,急忙进行了搜索。

    见到带来的黑猫,完好无损的趴在阳台角落睡觉,夏煜松了口气。黑猫的用处很大,要是出了差错,他一定要夏东阳好看。

    另一边,夏年红发现,他们放在抽屉里的现金,没有了。

    现金不多,大概五千不到。

    “他哪来的家里钥匙?”夏烨气的不轻。

    夏年红来到屋外的走廊里,伸手在盆栽里摸了摸:“放在这里的备用钥匙没了。”

    在盆栽里藏钥匙,几乎是乡下老太太的标准技能,夏东阳也是知道这一点,轻轻松松的就拿到了钥匙。

    这里是没有外来人流动的小镇,镇民的防护意识,都不怎么强。

    “算了,就给他买棺材了!”夏年红恨恨的说。

    五千不是小数目,但也不是什么大数目,而且到底是落到了夏东阳的口袋里,也不是外人,他们心里的无奈多过愤怒。

    “我明天找人换个锁。”夏烨说。

    这件事情,到了这里,就算是结束。

    但是,夏煜的心中有着不宁,他感觉夏东阳不只是拿了钱。

    这件事和他没有直接关系,所以心灵感应不能预警。

    “你们的存折呢?”夏煜问。

    “存折上有暗号的,他拿了也取不走。”夏烨说,“而且存折我们藏的可好了。”

    “先看看。”

    在夏煜的催促下,夏年红搬着凳子,伸手在大衣柜的上方摸了摸。

    “没了。”她看向夏煜。

    “你们设置的密码,没有用生日或是别的什么容易被猜到的数字吧?”夏煜又问。

    夏年红看向夏烨,存折是夏烨管着的。

    “用的你生日,不过月份改成了你奶奶的月份。”夏烨看向夏煜。

    “那没事,暗号几次对不上,就会锁起来。”夏年红松了口气。

    “可我当初办这个存折的时候,是东阳他跟着去的。”坐在床边,夏烨的手抖了起来。

    “他知道暗号?”夏年红的手也跟着抖了起来。

    “就是他取的暗号。”夏烨说。

    夏年红咬紧了牙齿,一拍大腿:“报警!”

    夏煜和又雪陪着两个老人,来到派出所报案。

    两人一生的积蓄,虽然被夏东阳败了绝大部分,但还有八万。

    只是少了钱,夏煜倒是不在意,他安慰着两个老人。

    出了这个事,夏煜和又雪也不好离开去旅游,只能继续住下。

    晚上,他思考了一会儿,登陆了黑猫的身体。

    虽然感觉,做完案之后夏东阳应该跑路了,但他还是决定查一查。

    交给警方的话,将夏东阳追来也不是难事,但那些钱一定没戏。夏东阳见势不对一定会藏好,夏年红和夏烨,也不可能送他进监狱。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