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05. 东阳再现!(第三更/白银加更)
    四月五号,周六。

    早上,夏煜醒来,走出卧室,已经是早上八点。

    又雪和奶奶,在厨房里准备早餐,爷爷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

    在夏煜洗漱完毕之后,爷爷已经坐在餐桌旁吃起早饭。

    夏煜拿起?报纸,这是北极星日报。

    报纸上,没有寻找表哥阿卡林的广告,也没有找到寻找表哥刘长贵的广告。

    他又掏出手机,打开了一个小论坛,也没有见到寻找表弟王永长的寻人启事。

    这证明安思瑶、温紫莹、蒂娜都没有什么事情。

    收起手机,吃了早饭,夏煜坐在茶几旁,弄起纸钱。

    纸钱就是用凿子凿出一个个半圆形缺口的黄纸,夏煜需要做的,就是将这些纸对折起来。

    他也不知道这有着什么样的深意,但一直以来都是这么做的。

    使用方言来说的话,夏煜现在所做的事情,叫做划纸。

    夏年红和又雪在厨房里做着菜,让爷爷夏烨过来帮夏煜。

    夏烨将一摞纸分成两份,和夏煜说:“不要急,大概一个小时,一定能划完的。”

    一个小时?

    夏煜没有坐一个小时在这里划纸的心情,他深吸了一口气,灵巧LV4火力全开。

    夏烨震惊看着夏煜的手掌翻飞,属于他的那一份纸,以一个肉眼可见的速度少了下去。

    十分钟后,夏煜完成了工作。

    站起身,夏煜笑着对夏烨说:“爷爷你不用着急,慢慢来。”

    说完,他就要离开。

    “给我站住!”叫住夏煜,夏烨将自己的那一份纸,分了一半给夏煜。

    想了想,他又将剩下的一半,再分了一半过去。

    “弄完了再走!”夏烨感觉夏煜三份,他一份,只要他全力以赴,还是可以和夏煜一起完成的。

    然而,夏煜在手熟之后,速度进一步上升,五分钟就将纸划完,只留下夏烨在原地龟龟惊叹。

    又花了五分钟的时间,夏烨将总数量为八分之一的纸划完,感叹着长江后浪推前浪。

    本来,在划完之后,还得在大堂架一口锅,先烧一回纸,但因为搬到了屋顶低,空间窄的商品房,这个习俗无奈作废。

    吃完午饭,四人带上装纸钱的袋子,走向了镇上的公墓。

    说是公墓,实际上,只是一片普通的划为墓地的田地,上面也不是长方形、规规矩矩的墓,而是金字塔一样的土堆。

    现代条件好了,土堆都用水泥浇了一个壳。

    来到墓前,夏年红惊讶的看着一堆纸灰:“这是谁烧我家这了?”

    这块墓是夏煜外祖母的墓,外祖母的两个儿子早夭,只有夏年红这一个女儿在世。

    “可能是月月烧的?”夏烨怀疑到了孔晗月的头上。

    “我妈没回来。”夏煜说。昨天他问了孔晗月,孔晗月没有来的打算。

    “算了,多了好事。”夏年红也不在意。

    将夏家的先祖基本祭拜完毕,夏年红领着四人,一起来到了最后的墓。

    那是一个临近河边,坐落在墓地边缘的墓。

    在墓旁,已经有一个人在烧纸了。

    走的近了,四人发现,那个正在磕头的,是他们消失已久的父亲/儿子——夏东阳。

    “你来这里做什么!”夏年红来到夏东阳的面前,挥起手里的包,就给了夏东阳一下。

    纸钱蓬松,加上剩下的不多,打在身上并不疼痛,夏东阳扯着笑脸,和夏年红说:“我就是过来看看爷爷奶奶外公外婆。”

    “你不是跑了吗,孩子都不要了,还知道长辈呢!”夏年红气愤着。

    “孩子可以再生,但长辈只有这些。”夏东阳义正言辞的说。

    夏年红瞪大了眼睛,没有想到夏东阳居然能够说出这么厚颜无耻的话。

    她挥起包,狠狠的打着夏东阳:“死的人要你假惺惺个鬼,活的人你不管你去管死人!”

    “混账东西!”夏烨也气的很,在旁边骂着夏东阳。

    “哥哥。”又雪拉住了夏煜的手,有些委屈。

    握紧了女孩的手,夏煜安慰她:“你别把他当个人。”

    “唉,你当着你祖爷爷的面,怎么说话呢!”夏东阳也听到了夏煜的话,他扯着死人的面子,训斥着夏煜。

    夏煜冷冷的瞥了他一眼,要不是周围还有别人,他就要上前教教夏东阳应该如何说话。

    “你有脸管煜煜!”夏年红说。

    她也知道用袋子打没有效果,将袋子一丢,跺着脚在周围找了找,借过了旁边人家用来挑纸灰的树枝。

    挥着树枝,夏年红就走向了夏东阳。

    夏东阳急忙站起身,树枝虽然脆,但上面的刺多,断了还会变的尖锐,让树枝抽两下,他今天就要见血。

    “妈,你冷静!”他绕着墓躲着夏年红。

    “我很冷静!”夏年红伸手去抽夏东阳,被夏东阳一个低头闪了过去。

    “别,这可是爷爷的墓!我外婆和外公也躺在那边看着呢,他们可疼我了,你打了我,他们晚上可是要找你麻烦的!”夏东阳威胁着夏年红。

    “你个混账玩意你还有脸说!”夏烨也气的急了,他折下旁边树上的树枝,和夏年红一起夹击着夏东阳。

    夏东阳跑到了公墓的另一个边缘,才躲开了两人。

    放下手里的树枝,夏年红和夏烨将纸钱倒下,掏出火柴点燃,纸还是要烧的。

    这时候,夏东阳又走了过来。

    他选的时机正好,纸正烧着,夏年红和夏烨也不能去找他的麻烦。

    “说吧,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我们的钱都是留给煜煜的,你一分也别想要!”夏年红说完,感觉有些不对,又补充了一句,“还有小雪。”

    “你们可不只小雪煜煜两个孙儿啊!”夏东阳掀开了底牌。

    “什么?”夏年红目瞪口呆。

    “你还有个女儿,叫小爱。”夏东阳掏出了手机,“你看她长得多可爱。”

    “滚!”夏年红一把拍开了夏东阳的手,“好啊你,居然还在外面养了一个野种!”

    “不是野种,是领了证,在户口簿里面的!”夏东阳涨红了脸。

    “你就是在生死簿里面,我也不认!”夏年红又抄起了地上的棍子,追了上去。

    这次,一直将夏东阳追出了公墓,夏年红才止住了手。

    “行了,没事了。”回来后,她和夏煜又雪说。

    夏煜感觉事情并不会这么简单的结束。

    夏东阳虽然要脸,但到底还是一个混子,做出一些歪门邪道的事来,夏煜一点儿也不会奇怪。

    他会怎么做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