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94. 四月一日(第二更)
    要提醒他们一下吗?夏煜思考着。

    不过,他的提醒不一定能引起重视,说不定还会受到误解。

    算了,五万也不是什么大钱,没了就没了好了,作为智商税也不算高,反正有自己在。

    谢绝了留下喝茶的邀请,夏煜又开着摩托,来到了别的债主那里,一一将钱还上。

    这是尹舒兰嘱托他的,尹舒兰不敢自己一个人拿着这么多钱走来走去。

    上次的拦路抢劫没有吓到夏煜,但将尹舒兰吓得不轻。

    一切结束,回去家里,已经到了早上八点。

    夏煜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他此时,正在通往下一个城市的高铁上。

    他不准备立即回去紫琅,而是再到另一个城市住一天。

    这是为了进行伪装。

    虽然这看起来,好像是在自己折腾自己,但事情的成败,往往就在细节。

    甚至一开始,他是准备正好一路旅行下去的,反正他也没有什么事情好做。

    但是,在这几天的旅行中,他实在是提不起什么兴趣。

    主要是没有别人陪着。

    人的整体心情在负数的时候,会比较喜欢一个人独处,一个人旅行。

    但夏煜的心情一直是正数。

    尘嚣易生厌恶,既生厌恶,乃思逃于清虚。久寂易生凄凉,既生凄凉,必眷念旧日荣华光景。

    夏煜还没有对尘嚣产生厌恶。

    反倒是前世生活的千篇一律,让他对此时的生活,十分眷念。

    中午,他到了选做最后一站的城市,在酒店前台,他顺手拿了一份旅游地图。

    坐在房间里的沙发上,他看着旅游地图。

    有一座山?还有一座园林?郊区还有一个国家公园?

    不错不错。

    犹豫了一会儿,夏煜最终选择了——在房间里打游戏。

    那些地方不用说,一定都是情侣或者父母子女,一个人前往这些地方,只会更加感到寂寞。

    不如打游戏。

    打了一局之后,他的手机响起了提示音。

    那是企鹅的提示音。

    打开手机,夏煜见到一个只有一星的小号,申请加自己为好友。

    对方没有备注,不过看那和徐幼香大号一样的头像,夏煜知道,这是为拉黑的事情来的徐幼香。

    他点击了同意。

    【<照片>】

    徐幼香发来了一张照片。

    那是安思瑶的居家服照片。

    『???』夏煜回复。

    他的脑海中闪过了考验、送命题等字眼。

    『照片给你了,把我加回来!』徐幼香咬着嘴唇,她本来是想要发自己的睡衣照片,但是怎么也不好意思点下去,于是发了一张安思瑶的照片充数。

    发这种照片什么的太不矜持了!

    不过要是他再说两句的话,就不是自己不矜持,而是他不要脸,自己只能将照片发给他。徐幼香心中想着。

    然而,她得到的提示,是夏煜重新加上了她的大号。

    夏煜一点儿也没有让她重发照片的意思。

    将手机丢在一边,徐幼香闹着别扭。

    锤了一会儿床边的玩具熊,徐幼香重新拿起手机,想要看看夏煜回心转意了没有,但夏煜依旧没有丝毫动静。

    狗男人,福利都不会要!

    点进相册,徐幼香想要将自己的睡衣照删除,但终究没有狠下心来。

    应该再给他一点儿机会。

    这机会一给,就给到了第二天。

    四月一号,夏煜登陆了安思瑶的账号。

    安思瑶此刻,正在桌上吃着早餐。

    因为时间还早,餐厅里只有他和一个女仆。

    他的手上,正拿着一块刚出烤箱的面包,面包金黄,散发着淡淡的香味。

    然而,真正诱人的,不是色香味,而是面包上的一个缺口。

    安思瑶刚咬了一口面包,就被他接管了身体。

    盯着那一道牙印,夏煜沉思了一下,咬了上去。

    一个身体吃的面包,有什么问题?

    面包有点甜,但咬第二口的时候,甜味就减少了许多。

    吃完面包,夏煜才发现安思瑶久久没有说话。

    出了什么事?

    将桌上的牛奶喝完,夏煜用女仆端来的水盆洗了手,向着门外走去。

    到了院子里,周围没有了人,夏煜刚准备问安思瑶怎么了,安思瑶就自己说了话。

    “装死有点难。”少女的话语中,带着苦恼。

    “你是想要装死来开玩笑吗?”夏煜思考了一下,明白了安思瑶是准备玩什么。

    今天是四月一日,愚人节。

    “是啊,我本来以为不说话就行了,但不说话的话,说不定会被以为是消失了,我只是想要装死而已。”安思瑶沮丧着。

    “傻瓜。”夏煜被少女的话逗乐。

    “都是佳佳和沫沫乱出主意。”安思瑶不只学会了说谎,还学会了甩锅。

    “好好好,我家瑶瑶最聪明了。”

    “其实还是有点笨的。”虽然被夸很高兴,但害怕夏煜真的以为自己聪明,安思瑶解释着。

    “刚刚那句那是愚人节的笑话。”夏煜接着说。

    “欺负人!”安思瑶的高兴消失,委屈起来。

    “都是因为你太笨了,别人一下子就能知道这是愚人节玩笑。”很久没有欺负安思瑶的夏煜,在今天得到了小小的满足。

    来到院门外,夏煜上了司机的车。

    车向着学园驶去。

    司机一言不发的看着前面的路。

    要是以前,夏煜不会和他说话,但今天被安思瑶小小的捉弄,导致他在一瞬间真的着急了一下,这让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将这份负面情绪,分享给别人。

    “你这几个月干的不错。”

    夏煜突然说出的话,让司机的心中一慌。

    他从后视镜里,看向夏煜,艰难的组织语言:“全靠小姐栽培。”

    夏煜默默开启了恐吓:“保持这份态度,不然的话,你就得和蓝奇江里的前辈作伴了。”

    在司机的身上起了鸡皮疙瘩后,夏煜又说:“愚人节玩笑,吓到了吗?”

    司机配合的干笑了两声,他相信后面那一句“愚人节玩笑”的话,是一份玩笑。

    果然上个司机是被沉江了!

    刚刚说话的那个表情,不会错的!

    他的额头冒出了冷汗,一句话也不敢再说。

    夏煜本来是想,以到司机紧张后又放松下来的情绪转变取乐,但此刻,他从司机的身上只见到了紧张,没有见到放松。

    玩笑失败了?

    他也没有细想,因为学园已经到了。

    下了车,他在教学楼下的中庭,见到了冯雨佳和冯雨沫。

    根据安思瑶所说,就是冯雨佳和冯雨沫怂恿她装死,吓了自己一跳。

    夏煜不是一个大度的人,有仇自然要报复回去。

    跟在冯家两姐妹的背后,在两人进入玄关后,他迈步上前,拉住冯雨沫的手腕,将她壁咚在了墙上。

    “雨沫,我喜欢你。”他将脸凑到冯雨沫的面前,深情的看着少女,并开启了优雅。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