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90. 被拦路的老太(第二更)
    山上,面对和维克多一起聊古典音乐的尹舒煜,叶司机五人已经见怪不怪。

    什么苇名城、什么火鸡场,什么宫崎老贼,都是他们听不懂的话。

    从山下下来,已经到了中午,吃午饭之后,维克多给夏煜留了一个电话。

    “认识你真是我的荣幸,可惜我没有早生二十年。”维克多十分遗憾,“以后你要是过来第三区,一定要打我的电话。”

    夏煜在表面上应和着:“一定一定。”

    等到维克多和叶司机离开后,老板握住了夏煜的手:“这次真是是感谢你了,这是一千,钱有点少,还请不要怪罪。”

    “多谢老板。”接过钱,夏煜转身离开。

    最后一天,老板应该给的数额是七百,多给了三百。

    这三天,他一共赚了两千三。

    在他看来有点少,但在尹舒兰的眼中,已经是一个十分可观的数字。

    尹舒兰一个月也不过能赚一千出头而已。

    “这么早的急着走做什么?我们再去找几个翻译做一做啊。”尹舒兰兴奋的说。

    “翻译的工作,怎么可能随时都有,而且你也不用想着工作了,后天我就会给你弄来钱。”夏煜的本体,已经到了旁边的镇子,就差借用别人的手,将钱给尹舒兰了。

    “银行卡的不要。”尹舒兰坚决的说。

    “不是银行卡的,是现金。”

    “现金好啊,现金好。”尹舒兰快乐起来。

    走到镇子的边缘,夏煜进旁边的超市里,买了一些零食。

    “你买零食做什么!”见到夏煜败出去五十块,尹舒兰着急起来。

    “后天就会有五十万到你手里。”

    尹舒兰立即止住了口。

    拎着袋子,夏煜没有选择走回去,而是招了一辆摩托车。

    坐摩托车也不过是十块钱。

    他也是今天才发现,这里有着摩托车的业务。

    “奶奶,你坐稳了!”开摩托车的,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

    “好咧!”夏煜坐上了后座。

    摩托车他已经许久没有坐过了,还有些怀念。

    话说,尹舒兰还有着一个驾驶的加成,也许可以买个摩托车自己骑。

    就是不知道尹舒兰这个年纪,还能不能考驾驶证。

    虽然在乡下地方,没有人会查一辆摩托车的驾驶证,可万一来了个奇怪的家伙,把他举报了可不好。

    开车的小伙,技艺还算精湛,车速不快不慢。

    照这个速度,二十多分钟,就能到家了。

    当然,这是路上没有阻碍的情况。

    现在,夏煜就遭遇了阻碍。

    一辆自行车,横停在路中央,本来就狭窄的路,一下子被堵住。

    将车停下,摩托小伙大喊着:“谁的自行车啊!这么缺德停在路中间!”

    良久,没有人理睬。这附近都是田地,距离周围的村子都远,也没有见到人影。

    看周围,只有一个废弃的破泥屋。

    摩托小伙熄了火,对夏煜说:“奶奶你先下来一下,我去把自行车搬开。”

    夏煜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摩托小伙以为,夏煜是在叹气自行车主人的素质差。

    但夏煜是在叹气世风日下。

    他的心灵感应告诉他,这其中有着危险。

    结合这自行车拦路的情况一看,不用说,一定是劫道的了。

    夏煜注视着四周,要是他的话,会趁着摩托小伙举起自行车的时候,突然从旁边窜出来袭击。

    摩托小伙的手上有着自行车,一定不能及时反应。

    情况和夏煜猜想的一样,摩托小伙举起自行车刚走了两步,三个人影从旁边的土屋后面窜了出来。

    一把镰刀架在了摩托小伙的脖子上,摩托小伙立即放下自行车,举起了手。

    另外两个人,将夏煜围住:“我们知道化工厂的老板给了你钱,你把钱交出来,我们就当没有见过。”

    原来是知道了化工厂的事情。

    确定了三人的目的之后,夏煜放松下来。

    这三个人都没有蒙面,显然本来就是混混,也知道在野地里,没有证据奈何不了他们。

    “还有那袋吃的,也留下!”一个劫匪补充说。

    夏煜将零食袋子放了下来,三个劫匪的脸上露出喜色。

    “对,还有钱,今天的一千,交出来!”

    从口袋里掏出还剩下的九百五十块钱,夏煜笑道:“你们是想要这个?”

    “没错,把钱放下。”劫匪的惊喜到达了顶峰。

    “放下?我还是丢给你们吧!”说着,夏煜将钱向着天上一丢。

    他面前的两个劫匪立即着急起来,向着天上看去。

    这时候,夏煜也动了,他一个胯步,来到了一个劫匪的面前,对着他的鼻子就是一拳。

    劫匪应声倒地。

    他又冲向了另一个劫匪,这个劫匪比上个专业了一些,疾步后退,想要拉开和夏煜的距离。

    他逃出了夏煜拳头的攻击范围,但格斗LV2的夏煜,并不是只会用拳。

    他一个腾空飞踹,将劫匪踢到在地。

    三人的交手只有短短的三秒,围观了全程的最后一个劫匪,还有摩托小伙,还处在懵逼状态。

    什么情况,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两个壮汉被一个老太太给撂倒了?

    最后一个劫匪,感觉一定是两个同伴哪里出了差错,一个老太太怎么可能打得过青年壮汉?

    他用镰刀柄敲了一下摩托小伙的小腹,让他失去战力,然后丢开镰刀,冲向了夏煜。

    在他看来,一个老太太而已,凭借拳头就可以解决。

    他为自己的错误而发出了代价。

    夏煜一个侧身,躲开了他的拳头,手里一拉,脚下一绊,就将劫匪摔倒在地。

    到底的劫匪眨了眨眼睛。

    我是谁,我在哪,我怎么就倒了?

    站起身,他高声喊着“啊啊啊~”,又冲向了夏煜。

    他的动作,在常人看来很快,但在有着LV4灵巧的夏煜看来,简直和慢动作一样。

    这次,夏煜没有躲开,而是在劫匪冲的近了后,提起了腿。

    “啊!”一声五味杂陈的呻吟后,最后一个劫匪倒在了地上。

    他感觉自己可能要辜负父母传宗接代的期望。

    看着地上扭动身体,发出惨声的三个劫匪,又看了看毫发无伤的老太太,摩托小伙掐了一下大腿,确定了这不是做梦。

    他吸了一口凉气。

    老太太恐怖如斯。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