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89. 心动的三区人(第一更)
    直接过去的话,大概一天后,他就可以到达尹舒兰所在的小镇,不过,直接过去太明显了。

    他准备稍稍绕一下,先在别的地方待一天,然后再路过尹家镇子旁边的城市,用别人的身体,将钱藏在一个地方,让尹舒兰取。

    这大概会扯掉三天的时间,正好在尹舒兰完成翻译的工作之后。

    反正这段时间也会给游戏点,完全不算浪费。

    这么一想,经验卡真是一个伟大的道具。

    中午,在高铁上普通的吃了一份不怎么好吃的盒饭,夏煜有些后悔起来。

    不应该怎么早吃的,应该留给托管煜来吃。

    到了一点,他登陆了尹舒兰的账号。

    尹舒兰此时也已经到达了镇子。

    来到化工厂,夏煜和老板以及他的三个“高管”一起,在路边等待着。

    一点四十五分,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了路边,上面下来了一个白人和一个华人。

    白人是个中年人,叫做维克多,华人正年轻,姓叶。

    维克多从车上下来,微笑的用俄语和叶翻译说:“这次依旧麻烦你了。”

    叶翻译同样面带笑容:“维克多先生放心,你我都合作那么多次了,我的水平你也知道。”

    “哈哈哈哈。”维克多热情的拍了拍叶翻译的肩膀。

    将车门关上,叶翻译在周围找了找,见到夏煜一行人之后,过来问:“你们就是化工厂的人吧?”

    老板和他的三个高管勉强可以听懂普通话,他们热情的点了点头,并帮维克多接过了箱子。

    叶翻译又看向夏煜,夏煜现在用的是尹舒兰的身体,而尹舒兰的外貌,就是一个普通的农村老太。

    “请问这位是?”他看向老板。

    夏煜自己回答:“我是翻译。”

    “翻译?”叶翻译露出笑容,他看向老板,“也许是交流上出了一点儿问题,我就是维克多先生的翻译兼职司机,你们不需要别的翻译了,普通的翻译只会让我们的交流出现障碍。”

    叶翻译感觉自己需要证明一下自己,他又说:“你们现在已经可以和维克多先生聊一聊了,比如我们的住处在哪?行程什么安排?”

    老板四人拘谨的点了点头,老板开口说:“GG&^^$*(*$$。”

    叶翻译皱了一下眉:“抱歉,好像是因为路比较陡的原因,我有点耳鸣,你能重复一遍吗?”

    老板四人可以听懂普通话,毕竟他们也要看电视剧上网,但让他们说普通话,他们是一脸茫然的。

    从老板口中说出的,是本地的土话。

    “GG&^^$*(*$$。”

    叶翻译后退了一步。

    我是谁,我在哪,他们说的话我怎么听不懂?

    他扭头问向维克多:“先生,我们真的是在第一区吗?是不是走错了?”

    “你们没有走错,只是这里人说的,都是家乡方言而已。”夏煜使用俄语插进话来。

    他的俄语比起叶翻译的,还要发音准确。

    维克多不由向着他看了一眼。

    “原来如此。”叶翻译松了口气,不是他出了问题就行,他又看向老板四人,问:“你们可以说普通话吗?”

    这次,他半蒙半猜的,听懂了老板的话:“不会。”

    捏住拳头,叶翻译不能接受。

    看了眼夏煜,想到刚刚自己大放厥词,说只要他就够了的场景,叶翻译的脸上热得厉害。

    “没事,叶司机是从没有来过这种偏僻的小镇吧?”夏煜貌似大度的回应。但实际上,他的话里夹杂着锋刃。

    他只对小女孩大度,叶翻译刚刚得罪了他,自然要报复一下。

    “叶司机”这三个字,刺痛了叶翻译的自尊,他想要和夏煜解释,自己是专业翻译,兼职司机,但想到老板的话他只听懂了一句“不会”,他涨红脸,只能接受了这个称呼。

    他有些庆幸起来,好在除了翻译,他还有司机的身份,不然岂不是一点儿用处也没有了?

    此时,维克多和老板四人也差不多弄明白了,叶翻译完全指望不上,只有夏煜可以充当翻译。

    两方开始交流。

    “我家老板说,给你们安排住宿的地方,是他的家里。”夏煜进行着翻译,“镇上的宾馆狭小而且脏乱,住人不合适。他已经将他家的小院子收拾好了。”

    “哦,华人的小院子,我很好奇!”维克多没有不快。

    一行人先来到了老板的小院里,这是一个东西两个房间的标准乡下院子,大堂里还供着菩萨,看得维克多惊喜连连。

    人,并不是见到先进的东西才开心,在落后的地方,他们同样可以获得快乐。

    就比如夏煜前世地球,许多人喜欢去柬埔寨玩一样。

    让维克多将东西放下,洗了个澡,老板带着维克多四处转了转。晚上,他们来到了镇上最好的餐厅。

    七人坐了一桌,吃着上来的菜。

    “维克多先生,这是我们区出名的糕点——白玉团子,你来尝尝看。”老板将亲自端来了两碟团子。

    一碟放在了维克多的面前,一碟放在了桌中央。

    这是让维克多吃一碟,其余人分一碟的意思。

    在夏煜翻译过后,维克多惊奇的夹起团子:“我在阿房吃过,但这里的和阿房的不一样。”

    当然不一样,这碟团子端上来的时候,夏煜都没能认出来!

    白玉团子是色香味俱全,因为外貌像白玉,加上创造出这个糕点的人名为颜白玉,才有了白玉团子这个名字。

    但此刻夏煜面前的白玉团子,那也配叫白玉?

    虽然心中吐槽着,夏煜还是夹了一个团子,就冲着它敢叫白玉团子这个名字,夏煜也要尝一尝。

    只咬了一口,他就皱起了眉头。

    毫无疑问,这是假货,老板应该是被骗了。

    吃了团子的维克多,也皱起了眉头:“这个团子,完全没有那种咬上去的感觉,这应该是、应该是……”

    维克多一时不能想清楚应该怎么说。

    “是外面的面团,揉的太散了,面粉估计也不行。”夏煜接话说。

    “不错不错!”维克多的眼睛一亮,他又说:“还有这个馅……”

    “这用的不是专用章鱼,只是普通的章鱼。”夏煜又说。

    “对对对!”维克多看向夏煜的目光,如同见到了知己一般。

    他也是一个吃货,此时见到了同道中人,忍不住想要交流一番。

    “我在阿房,还吃到了绿玉团子和红玉团子……”

    陪吃的老板四人,在叶司机的翻译下,目瞪口呆的看着一个六七十岁的老村老太,和一个西装革履的俄国绅士,一起从白玉团子聊到团子家族,又从团子聊到名贵糕点,甚至还聊了牛排和红酒。

    叶司机咽了一口唾沫,问向老板:“这个老太太,是什么来头?”

    他们聊的,都是叶司机只有所耳闻的吃食。维克多能够吃到这些十分正常,但那个农村老太太,怎么吃的比维克多先生还要多的样子?

    老板四人相顾茫然。

    他们也不知道啊,就是报纸广告上随手找的一个老太太。

    一顿饭吃完,虽然菜不怎么样,但维克多还是十分高兴,人生难得一知己,要不是面前的老太太年纪实在大了,他都想要向对方展开追求。

    第二天,夏煜和维克多一起来到化工厂,干起正事。维克多是为了一款新机器的使用来的,这款机器在山区表现了异常的状况,所以工程师维克多过来调查。

    毛病在一天的时间里成功解决。

    到了第三天,一行人一起爬了旁边的山。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