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77. 华乐传人(第二更)
    如果说格蕾丝满足了华人对欧美人的传统印象的话,那么过来的这四个人,就是一种打破印象的存在。

    红棕色的头发,褐色的眼珠,唯有体型、脸型、还有肤色,显示着他们欧美人的身份。

    四个人都是男性,大概是大学刚毕业的年纪。

    “HELLO。”四人和夏煜三人打了招呼。

    就是第一区没有英语课,作为经常出现的英语单词,刘蔓蔓和安思瑶还是能够听得懂的。

    她们同样回复了一句。

    两方人友善的笑了笑,随后四人看向了格蕾丝:“明天一起吃早餐吗,格蕾丝?”

    他们说的是英语,刘蔓蔓和安思瑶不能听懂。

    但有着语言LV3的夏煜可以。

    端着一杯果汁,夏煜光明正大的偷听着他们的谈话。

    “你们又想做什么?”格蕾丝的脸上带着无奈,她也是使用的英语。

    “只是邀请你共进早餐而已,你也不想和这群外国人一起的吧?”

    他们五个人是认识的。

    “这是我的工作,我现在可是被雇佣的翻译。”格蕾丝说着。

    “那边随便应付一下好了。”

    “怎么可能。”

    “真是麻烦,”四人有些郁闷,“我们明明已经和那边说了,让你来担任我们的翻译,为什么你还是会被派到这群黄人这边啊。”

    “这大概是举办方认为,会讲英语的人在第二区,不需要翻译吧。”一句英语插进话来。

    这句话让五人一愣,他们愣的,不是话里的逻辑,而是因为说话的,不是他们五个中的任意一个。

    他们惊讶的看向了夏煜。

    夏煜微微一笑,对他们举了一下手中的果汁。

    五人条件反射的也举起了手中的酒,他们一起喝了一口。

    冰凉的酒水,让他们冷静下来。

    他们的脸上升起尴尬。

    虽然他们没有说什么坏话,但说的也不是什么好话。

    “实在抱歉。”五人和夏煜道歉着。

    这种以为别人听不懂,结果别人听得明明白白的场景,实在是太过刺激。

    “你的英语说得真不错。”五人尴尬的继续着话题。

    “谢谢。”看着他们脸上的表情,夏煜的心情愉悦。

    将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是不对的,但还是可以建立在别的情感上,比如惊愕和尴尬。

    又勉强聊了两句话,四人转身离开。

    在他们走后,刘蔓蔓勾住了夏煜的脖子:“你居然还会英语?”

    “稍微学过一段时间。”夏煜没有说谎,他也就稍微学了八个小时。

    但是刘蔓蔓并不相信:“音乐上我承认你是一个天才,但掌握一门外语,怎么可能稍微学一段时间就会了,你学英语是想要做什么?”

    前世,因为科技国力等方面的原因,英语几乎出上流人士的标配,但在这个世界,汉语和英语的地位没有差别。

    学英语的,除了准备出国的,就只有翻译。

    夏煜要是不说一个像模像样的理由,刘蔓蔓是不会相信的。

    同样好奇的,还有格蕾丝。

    唯有安思瑶,还是安安静静的样子。

    “因为之前有个英国网友,然后就学了一下。”夏煜顺便找了个理由。

    “我明白了,是女的吧?”刘蔓蔓自动脑补出了一段剧情。

    看格蕾丝的表情,也跟着信了。

    这种说一半留一半给别人联想,而且估计埋着一点戏剧剧情的说谎方式,真是十分方便。

    他们一起说了一些话之后,又有两个人,向着他们走了过来。

    这次来的是两个华人,冲着夏煜三人来的。

    在他们离得近了之后,夏煜感受到了一股淡淡的不快,心灵感应告诉他,这是两个有个敌意的人。

    夏煜没有见过这两人,所以不可能是因为什么历史遗留的冲突,只有可能是利益上面有着纠缠。

    这次第一区的队伍,一共有着两支,分别是他们三人,还有面前的两人组。

    是想着要是没有自己三人,他们就是第一区观众目光的焦点了吗?

    如果真是因为这个原因的话,那他们不只是小肚鸡肠,而且还蠢。

    第一区一定会拿到两只队伍的名额,这是政治的正确,就是没有夏煜三人,一定还有着别的队伍。

    两人的表面功夫做得还挺好,他们面带笑容的打着招呼。

    夏煜之前已经调查过了参赛的选手们,知道两人的身份,他们是顾家两兄弟,双胞胎,二十九岁,一个学扬琴,一个学二胡,单个演奏能力不算出众,但合奏还算厉害。

    说了几句没有营养的话,顾家两兄弟在离开,终于忍受不住,话里暗藏着尖刺:

    “我们看了你们交上来的前两首曲子,东方乐器和西洋乐器的组合还行,但西洋乐器玩玩就可以了,总是练着的话,只会让能力变差,而且那是欧美人的玩意。”

    他们的话,直接攻击了弹钢琴的安思瑶,同时也间接攻击了钢提筝三绝的夏煜。

    只有刘蔓蔓,不在他们的话语范围内,但队友被贬低,也让她无法保持平静。

    夏煜没有想到,居然还能有乐器上的种族主义。

    拉住了想要说话的刘蔓蔓,夏煜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和他们争辩。

    这不是辩论,而是言语攻击,又称吵架,吵架不需要讲什么道理,只需要攻击对方心灵的弱点,让对方愤怒就好。

    “没有关系,我们还年轻,再浪费几年也没有问题,倒是两位前辈,年纪不小了,接下来要专心一些才是。”

    夏煜的话,击中了顾家两兄弟的心灵薄弱处,他们比夏煜三人大了十一岁,进乎一倍,但两方人却站在同一个舞台上。

    顾家两兄弟,感觉夏煜是在嘲笑他们的天赋,他们单独一个人,能力的确不怎么样。要是单独演奏的话,他们连最菜的刘蔓蔓都不能赢得过。

    这也是他们心中的痛,说出挑衅的话语,也有嫉妒夏煜三人天赋的原因。

    涨红了脸,两人想要反击又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话语,只能咽下气来,愤愤走远。

    两人交流着:

    “哥哥,那个家伙也太差劲了!”

    “没有关系,他们用西洋乐器正好,我们才是华乐的传人,到时候炒作一下,一定可以得到许多热度。”

    很遗憾,个人的成就,和他的人品并没有什么关系,不管是商场上的,还是政坛上的,亦或是哲学领域的顶尖人物,都有着一些斯文败类。

    两人就是这样的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