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76. 理直气壮.gif(第一更)
    在被徐幼香骂了之后,夏煜的心中一瞬间产生了负罪感。

    但是,他冷静分析,仔细思考了,发现了疑点。

    “昨晚我用的是你的身体,怎么可能爬到你床上去,而且这是我的床吧!”夏煜怀疑的看着徐幼香。

    徐幼香此时也已经反应过来,刚刚她睁开眼睛,见到夏煜的脸就在自己的面前,所以激动了一下,现在才想起来,是她自己爬过来的。

    “我可没有梦游的习惯。”推理着的夏煜,不可置信的看着徐幼香,“是你昨天晚上爬到我这来了?”

    徐幼香扭开了头:“是你的身体爬到我身体的被窝里,你敢不承认吗?”

    夏煜一时没有办法反驳。

    这是你在承认上了我的床啊!

    “抱我下来!”徐幼香扯开了话题,伸手向夏煜。

    来到床边,夏煜将徐幼香抱到了轮椅上,给她穿上外套,将手机拿给她,然后自己进了洗漱间洗漱。

    完毕后,他推着徐幼香,向着门外走去。

    “等等,你让我脸也不洗,牙也不刷,更重要的是头发也不梳,就到外面去吗?”徐幼香按下了轮椅的刹车。

    “上次不是直接回去的吗?你在安思瑶那里有女仆可以帮你吧?”夏煜感觉麻烦。

    “上次已经难以忍受了,这次更加没有办法忍受。”徐幼香的回答没有逻辑上的漏洞。

    夏煜只能将徐幼香推到了洗漱间里。

    洗漱台需要站起身才能使用,而徐幼香,无疑没有办法站起身。

    “你准备怎么刷牙?”夏煜看向徐幼香。

    “你来帮忙。”徐幼香理直气壮的说。

    思考了一下,夏煜将徐幼香抱起,让她坐在了洗漱台旁。

    “这样就行了。”将牙刷和杯子递给她,夏煜感叹着自己的机智。

    然后徐幼香用手抓着自己的小腿,踢了一下他。

    腿不能动,还用手抓着踢,这么皮的吗?

    “姿势太累了,你来帮我。”徐幼香将牙刷给了夏煜。

    看了看手上的牙刷,又看了看昂着头的徐幼香,夏煜诧异着:“你认真的?”

    徐幼香没有回答,没有回答,便是默认。

    夏煜没有立即行动,而是看着她的眼睛,一分钟后,徐幼香红着脸移开了视线。

    “算了,还是我自己来……”徐幼香想要反悔。

    夏煜没有给她这个机会,他抓住了徐幼香的下巴,将牙刷伸到了她的面前:“张开嘴。”

    ……

    五分钟后,看着低头漱口的徐幼香,夏煜不由伸手戳了戳她因为含水而变得鼓起来的脸颊。

    将水吐在另一个杯子里,徐幼香故作凶狠的瞪向夏煜:“干什么,你这个色魔!”

    我怎么又成色魔了?

    都是你让的吧!

    不过,夏煜并没有将这两句话说出口,他又不是什么木头一般的人,怎么可能看不出徐幼香举动的意义。

    回想着刚刚的场景,夏煜的心之湖,不由有些涟漪。

    这个丫头,居然如此的撩人。

    敲了一下她的脑袋,夏煜将毛巾盖在了她的脸上。

    “唔——,你干什么!”徐幼香反抗着。

    “好了,脸也洗好了,走吧!”将毛巾丢在一边,夏煜推着徐幼香出了洗漱间。

    “等等,还有头发!”

    给她扎了一个马尾,夏煜退了房,又和她一起来到旁边的茶馆,吃着早茶。

    “包子给我,我够不到!”

    “我要干丝里的花生!”

    将徐幼香要的都夹到她碗里,夏煜慈爱的看着她:“乖女儿,多吃点。”

    “谁是你女儿!”拿起筷子,徐幼香就去戳夏煜的手。

    在闹腾中,早饭吃了二十分钟的时间,当夏煜和徐幼香一起回到安思瑶的别墅,已经是早上八点半。

    将徐幼香交给女仆,夏煜来到练习室,和刘蔓蔓还有安思瑶一起练习着。

    吹笙的过程中,他不可避免地想到刚刚徐幼香的样子。

    这种刁蛮任性,又透露着亲密的举动,充满着夏煜中意的灵性。

    颜薇那种中规中矩,如同大家闺秀一般的女生,无论如何也散发不出这样的感觉。

    不过,这种灵性只有在心情愉悦的时候,才能令人着迷,要是是在心情低落的时候,这种行为只会让人感觉到厌烦,这时候就需要通情达理,会安慰人的女性,比如颜薇。

    社畜和失败者,心情通常都处于低落状态,而夏煜不认为自己会沦落到这种地步,这半年他的心情都十分愉悦。

    “喂,认真一点啊!”刘蔓蔓发现了夏煜的走神,她拍了拍夏煜的后背。

    收起心神,夏煜继续着练习。

    他又看向安思瑶,安思瑶和徐幼香一样,也有着灵性,然而他现在没有办法感受到。

    只有在身为神秘人的时候,夏煜才能得到安思瑶的亲近。

    这让他的心情有些复杂。

    自己这么优秀的人不能诱惑到安思瑶,证明了安思瑶对神秘人状态下的自己的情感,但也否定了自己的魅力。

    真是个让人纠结的少女。

    “都叫你认真一点了哒!”刘蔓蔓又拍了下夏煜的后背。

    将杂念去除,夏煜专心吹起曲子。

    一周的时间很快过去,十五号凌晨,夏煜三人,加上刘蓉兰,一起登上了飞机。

    因为时差,到了第二区已经是下午,四人来到酒店,先好好睡了一觉,调整了一下。

    第二天,他们在城市逛了逛,放松了一下心情,晚上,一起来到了酒店的八楼大厅。

    十七号就是演出开始的日子,今晚,有着一个宴会。

    “你们好,我是你们的翻译。”一个金发的年轻女人,来到了夏煜三人的面前,“这五天,无论你们去哪里,都可以带着我,举办方已经给了我丰厚的报酬。”

    女人口中说出的,是流利的汉语。

    “你好,我叫刘蔓蔓。”三人开始做自我介绍。

    他们知道了翻译的名字,格蕾丝,一个金发碧眼,很符合华人对欧美女性印象的女人。

    不管是长相还是身材。

    刘蔓蔓自来熟的和格蕾丝聊着哪里好玩的话题,安思瑶安安静静的站在一边,夏煜一边听着刘蔓蔓和格蕾丝的聊天,一边看着四周。

    他见到一个四人队伍,向着他们走了过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