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71. 瑶蔓的分歧(第三更/白银加更)
    夏煜本来,是想要欣赏徐幼香惊讶的表情,但是,徐幼香此时使用的,是他的身体。

    看着自己一脸惊愕,真是无法让人开心起来。

    “感觉怎么样?”夏煜放下了捉弄徐幼香的想法。

    徐幼香惊慌的爬上了床,这时候,她感觉到自己的双腿有了知觉,低下头,她见到的是一双穿着裤子的腿。

    “这是……”伸出手,徐幼香摸了摸自己的脸。

    “不用猜了,你现在是在我的身体里。”夏煜说。

    但徐幼香还是走向了浴室,想要去照镜子,因为很久不使用双腿,她有些踉跄,中间还差点儿摔了一跤。

    用手撑住洗脸池,徐幼香看向镜子,镜子里出现的,是夏煜的脸。

    “居然真的换过来了。”恐惧消失,徐幼香惊奇着。

    “我随时可以收回身体,所以请你不要做奇怪的事情。”夏煜现在有些理解徐幼香一开始遇到自己的心情了。

    “一个美少女用你的身体做奇怪的事情,你应该感觉到荣幸才对。”久违的在地上走动着,徐幼香的心情愉悦。

    “要是你不想继续玩的话,可以把身体还给我。”夏煜威胁着徐幼香。

    “知道了知道了,不做奇怪的事情。”徐幼香在房间里来回走动。

    她兴奋着可以自由自在的行动。

    在房间里转腻了,徐幼香又来到了夏煜的面前。

    夏煜正在思考着两千万可以用来做什么的事情,徐幼香突然伸手拦住了他的视线。

    “做什么?”夏煜拍开了她的手。

    “没什么,就是看你只能坐在轮椅上,有些幸灾乐祸而已。”说着,徐幼香还笑了两声。

    “???”

    你是不是不想继续玩了?

    夏煜刚准备威胁,徐幼香又伸出手,掐住了他的脸。

    “原来我的脸是这种触感啊,怪不得你喜欢捏。”伸出两只手,徐幼香在夏煜的脸上乱动着。

    “要捏你回去自己身体慢慢捏。”夏煜抵抗着,但此时他用的是徐幼香的身体,远远比不上自己的身体有力。

    “我之前被你捏的时候,原来就是这副表情吗?真是令人兴奋。”夏煜的反抗让徐幼香兴奋,她又伸手向了夏煜的腿,“来,和我当时骂你一样骂我两句,让我看看是什么感觉。”

    “你是变态吗?”夏煜难以置信的看向徐幼香。

    “没错,就是这样。”仔细体验了一下后,徐幼香发表感想,“还挺快乐的,再多骂一些。”

    拦住她的手,并使用换回身体威胁,夏煜终于摆脱了徐幼香。

    他现在已经有些后悔给徐幼香用自己的身体了,对方现在明显是兴奋得不能自已的状态。

    “我们出去逛逛吧?”徐幼香又有些搔动起来。

    “我知道你现在很兴奋,但请你克制一点,我随时可以回去,到时候,你可没有这么容易再来我这里了。”夏煜说。

    得到了徐幼香的保证之后,夏煜将她放了出去,并让她推着自己一起。

    一路上,除了移动速度快了一些之外,徐幼香还算遵守约定。

    只是怎么说都不肯离开,最后还是夏煜用了八小时时间到了的理由,才让她不舍的交出了身体。

    回到轮椅上的身体内,徐幼香有些沮丧。

    “以后有机会再让你玩玩好了。”伸出手,夏煜掐住了徐幼香的脸。

    “放开我,你刚才不是已经知道了被掐着只会难受了吗?”徐幼香抵抗着。

    “但现在我只会感觉到舒服。”夏煜做着报复。

    现在是凌晨三点,两人都不好回去,只能一起在酒店过一夜。

    好在夏煜定下的,是一间双人房。

    接下来的一周,夏煜又让徐幼香用了一次身体,被她用去参加了一个附近大学的马拉松。

    距离大会还有十二天,昨天,三人就将视频和音频通过邮件,发送给了举办方,今天,刘蔓蔓焦急的等待着。

    相比之下,夏煜和安思瑶就十分从容。

    晚上的时候,回复的邮件终于到来。

    刘蔓蔓紧张的打开看了眼,露出惊喜的神色。

    “成功了!”她兴奋着,“而且,上面说我们可以试试提交第三首曲子。”

    第三首曲子要在一周后交上去,举办方会进行讨论,删去一些不行的,选定一些可以的。

    “第三首曲子,可以让给我和夏煜吗?”刘蔓蔓看向安思瑶,她想要来一首筝箫合奏。

    她本以为,以安思瑶的性格,会轻易的同意下来,然而,安思瑶并没有答应。

    “我想要钢琴独奏。”安思瑶的话语中,带着前所未有的坚定。

    两人一下子起了分歧。

    “这说不定是我能参加的最高级别的演出了,而你,只要想就能一直参加,让让我不行吗?”刘蔓蔓主动示弱,希望获得安思瑶的同情。

    “以后的都可以让给你,这个不行,他要看。”安思瑶不肯相让。

    刘蔓蔓于是看向夏煜,希望获得夏煜的声援。

    夏煜此时,正戴着耳机,听着音乐。

    “你在干什么啊,我们现在在商量第三首的曲子诶!”刘蔓蔓取下了夏煜头上的耳机。

    “我在听那些对手的曲子。”官网已经给出了演出名单,夏煜顺着名单找了几个组合的音乐听了一下,情况有些不乐观。

    这是全球的比赛,而且,新生代不是指高中生,所有三十以下的音乐家都能参加,他们的对手,都十分强大。

    “你说什么啊,这又不是比赛,是演出啊演出。”刘蔓蔓不理解夏煜的想法。

    夏煜知道这是演出,举办方不会排名次。但是,观众的心中会排。

    他想要借助这个比赛,将安思瑶的声势再进一步,得到全校的敬仰,完成任务,那么,安思瑶就必须表现的显眼而出色才行。

    三人的技巧无法快速提升,只有在曲子上下功夫才行。

    依靠前两首大众化的曲子,无疑是不行的,现在,只有在第三首曲子上,寻求突破。

    “我也有一个想法,现在谁也说服不了谁,各自回去想想,明天再说吧。”夏煜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