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65. 恐怖如斯(第一更)
    早上普通的练习完毕,夏煜被安天封留下吃饭,在饭桌上,他又见到了徐幼香。

    徐幼香和他悄悄的挥了挥手。

    微笑回应,夏煜感叹着那个自己一去就被骂的身体,在实际见面后,态度居然还不错。

    “这是徐幼香,瑶瑶的朋友。”安天封还以为夏煜不认识徐幼香,又做着介绍,“她是一个互联网方面的天才,我一直想要将她拉到我公司去。”

    他这句话,既是说给夏煜听的,又是说给徐幼香听的。

    这时候,要是徐幼香点头,就可以进去安天封的公司工作,并且前途光明。

    但徐幼香敷衍了过去。

    安天封的脸上有些遗憾。程序员好找,但一个技术达到顶尖的互联网专家,就难求了。

    安天封私下里问过虞梁派来的女程序员,得到的是毫不吝啬的赞誉。要不是现在不流行收义女,他都想使用这个关系,来捆绑一下徐幼香。

    “你有没有兴趣去继续攻读?我可以给你联系上最好的教授。”安天封又通过别的方法来拉拢着徐幼香。

    “我考虑一下,谢谢安叔叔。”要是身体正常,徐幼香一定会欣喜的答应,但双腿的残疾让她本能的不想出门,更别说到人山人海的校园里去。

    “随时都能告诉我。”

    结束了和徐幼香的话题,安天封吃完午餐,带着夏煜一起来到了他的公司。

    夏煜看着面前的建筑,这是一栋八层的楼,高度十分普通,但那蔓延数百米的长度,就令人望而生畏了。

    这一栋楼里面,都是安天封的产业。

    走入楼内,安天封没有带着夏逸去普通员工那里,而是带着到了会议室。不同于小公司,在他的集团里,普通员工就是处心积虑,也闹不出什么事情。

    会议室里,安天封的秘书已经在等待着他。

    “董事长,经理们正在赶过来。”秘书说,“要我催他们一下吗?”

    “不用了。”安天封坐在了椭圆形会议桌的一个弧度上,并让夏煜坐在了旁边。

    夏煜看着时间,快到两点的时候,一群人纷纷进入了会议室。

    一点五十五,人已经全部到齐,他们观察着安天封旁边的夏煜,虽然惊奇,但面上都保持着稳重。

    安天封敲了声桌子,开始了会议:“今天让你们过来,主要是告诉一下你们,我接下来会对整个公司做一个调查,你们不用担心,一切如常就好。”

    安天封的话,让下面的经理们,有了面色的变化,但并没有产生搔动。

    “调查由夏先生负责。”安天封看向了夏煜,夏煜站起身,表示说的是自己。

    “你们认识一下吧。”安天封又说。

    夏煜于是从左数第一个开始,一一和他们握手,接过他们给的名片。

    一圈完毕后,安天封又说了两句场面话,就宣告解散。

    带着夏煜来到自己的办公室,安天封倒了一杯茶给夏煜,问:“怎么样?”

    夏煜从手上厚厚的名片里,取出了五张:“这些都有问题。”

    “居然有五个人!”安天封的面色凝重。

    “不一定就是敌人,可能是有什么小秘密不想被调查。”夏煜说。

    “嗯,辛苦你了,走,我们一起去玩玩,这栋大楼里,可不是只有办公区啊。”将五张名片给了秘书,安天封带着夏煜前往了娱乐区。

    下午五点,在夏煜准备告别的时候,安天封收到了秘书的电话。

    接完电话,他笑着和夏煜说:“五个人里面有一个是和下属在谈恋爱,一个是经常早退,两个是吃了点儿回扣,还有一个还在调查,似乎是想要跳槽了。”

    除了准备跳槽那个,其余的都不是什么大事。

    “想跳槽的那个,负责的项目还比较关键。”安天封眯起眼睛。

    资本社会,人人都是螺丝钉,跳槽了一个,换一个就是。但跳槽的那个人,知道的东西可不少,而且寻找替代的螺丝钉也需要一点儿时间。

    “这次多谢你了,遇到什么事情就打我电话。”安天封给着承诺。

    “我正在写一个软件,到时候可能会麻烦到安叔叔。”夏煜没有推辞,两人本来就是等价交换。

    “一个软件?我手下空着的程序员不少,要帮忙吗?”安天封说。

    “不用了,一个写着玩的小东西,我自己可以搞定,就是后面的事情好像有点麻烦,需要安叔叔指点一下。”

    夏煜谢绝了安天封的帮忙,程序员哪里有什么空着的,所谓的空着,多半是没有加班的意思。

    “好。”叫来司机,安天封让他送夏煜回去。

    随后,安天封拨通了那个意图跳槽的,曹经理的电话。

    ……

    曹经理下班回家后,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想着事情。

    安天封突然让人过来调查,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看来他要快点定下跳槽的事情,那边开的价格现在有点低,再拖两天,两天后不管什么价格都直接答应。

    他自信,两天的时间,还调查不到的自己的头上。毕竟集团里有着那么多公司,公司里有着那么多高管,他也只是一个勉强够资格参加会议的小人物而已。

    他又找人询问了一下,听说那个夏先生和安天封一起玩了一下午后,更加放下心来。

    看这幅样子,就不是一个认真调查的,安天封看起来也毫不在意,这样的话,调查到结束都不一定能查到自己。

    难不成他还能一边玩一边调查不成?

    曹经理笑着。

    这时候,他接到了安天封的电话。

    “那家公司给你开了什么条件?”

    从手机里传出的话语,让曹经理的手脚冰冷。

    只是一个下午,就查到我头上来了?

    咽了一口唾沫,曹经理知道,自己没有希望了。

    资本逐利,所以在他跳槽后,不会浪费资源在报复他身上,但在他还没有跳槽之前,只要一点儿小小的警告,就会让对方公司放弃挖人的想法,这时候再挖就是开战的意思了。

    “还请安总再给我一个机会。”曹经理胆战心惊的说。

    对方公司不要他,他再被辞退的话,就再也找不到更好的工作。

    “好好干你的本职工作。”安天封不准备辞退他,而是准备让他做一个警示牌,警告公司里有想法的人。

    再三感谢后,曹经理放下了电话。

    他瘫倒在沙发上,脑海中回想起那个和他握手的少年。

    夏先生,恐怖如斯。

    被记挂的,恐怖的夏先生,此时正在黑猫的身体里,思考着怎么遛进安思瑶的别墅。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