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62. 第一次私下见面(第一更)
    周一早上七点,夏煜的闹钟响起,他起身下床。

    今天早上,他和刘蔓蔓要过去安思瑶的家里,和安思瑶商量一下曲子的事情,拿定练习的章程。

    七点半,他在餐桌上开始吃早餐,刘蔓蔓也收拾好了模样,来到了餐厅。

    “这个给你。”少女将一样的东西抛给了夏煜。

    那是一根竹箫。

    “你昨天晚上用的那个,手指之间的距离有些短吧,那是我平常用的箫。”坐在餐桌上,刘蔓蔓还在打着哈欠。

    夏煜下意识的看了眼她的手,的确比自己的手掌要小一圈。

    话说,那根是她平常用的箫的话……

    算了,装作没有反应过来好了。

    吃完早饭,两人一起来到了安思瑶家的别墅。

    看着面前的别墅,刘蔓蔓啧啧惊叹着:“就比我家小一点,不过我家是古建筑,实际面积还是没有这个大。”

    闻言,夏煜瞥了她一眼,心想:

    刘蔓蔓说的应该是她北方的老家,就算是在小城市,比安思瑶别墅还要大一圈的地皮,可不会便宜。

    这丫头也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小姐。

    两人到达别墅前,一个穿着西装的女人迎了上来。

    那是虞凝梦。

    虞凝梦将两人带进了别墅。路上,她观察着两人。

    一般而言,进入前庭的人,都会对印入眼帘的风景产生惊叹,就是她自己,刚刚进来的时候也很是惊讶了一番。

    但是,从两人的神情中,虞凝梦并没有感受到他们的惊讶。

    那个少女,目光中还有一些好奇,四下打量着院子里的风景。

    而那个少年,好像已经见惯了一般,打量都懒得打量。

    这让虞凝梦产生了好奇。她的手上,有着两人的资料,刘蔓蔓是北方大族的小姐,能够保持平静十分正常,但普通人出生的夏煜,是如何做到心如止水的?

    她不知道,夏煜对这栋别墅,比她还要熟悉。

    踏入客厅,夏煜见到了正在喝茶看报的安天封。

    “安叔叔。”夏煜打着招呼。

    “是小煜啊。”安天封放下报纸,装出惊讶的样子,好像完全不知道夏煜会过来一般,“你就是那个要和瑶瑶一起去组队的?我还不知道呢!”

    夏煜回以不失礼仪的笑容。

    “你认识安思瑶他爸,当初为什么只给我安思瑶学校的信息?”刘蔓蔓附在夏煜耳边问罪着。

    “我说我在那之后才认识的安叔叔你信吗?”

    “你说我信不信?刚认识他对你这么亲密?”刘蔓蔓可以看出安天封脸上的热情。

    夏煜放弃了解释。刘蔓蔓对人际关系的理解还停留在粗浅的层次,不知道有能力的人,到哪都会被套近乎。

    “请往这边来。”虞凝梦继续领着路,将两人带到了一件专门收拾出来的房间。

    里面有着一个女仆,正在倒着茶。

    “请先喝茶歇息一会儿,小姐马上下来。”将两人安置好,虞凝梦离开了房间。

    过了一分钟,房间的门再次被打开,安思瑶走了进来。

    少女穿着一件白色的裙子,裙子单薄,因为别墅里有着空调。

    夏煜和刘蔓蔓也将外套脱下,放在了一边的衣架上。

    “我们弹什么曲子?”安思瑶坐在了沙发上,她的话语不像和夏煜说话时那样糯糯的,反而有些强势。

    刘蔓蔓扭头看了眼夏煜,她感觉安思瑶的神态和说话语气和夏煜有点像。

    安思瑶就是模仿的被夏煜附身的时候,像是自然的。

    夏煜看向安思瑶的眼睛,见到少女稍稍躲闪了一下目光后,知道了安思瑶只是装作强势的样子。

    “我们来定一首,还有一首由你来决定。”刘蔓蔓回答。

    “不用了,两首都是你们定。”安思瑶不擅长做出决定,更何况是会影响到他人的决定。

    绕了绕额边的发丝,刘蔓蔓感觉有些不对劲,她试探着说:“那就一首月影和一首亡魂?”

    “嗯。”安思瑶点头。

    旁边的夏煜在心中叹了口气。亡魂是箫曲,月影也是箫曲,怎么可能两首都是箫,这是刘蔓蔓在试探安思瑶,安思瑶上钩了。

    果然,刘蔓蔓露出得意的笑容,她凑到了安思瑶的身边:“你这个家伙,其实很紧张吧?”

    安思瑶强势的样子不能维持,她缩着身子远离着刘蔓蔓。

    “我们也不是什么恶人,不用这么紧张的嘛!”刘蔓蔓升起恶趣味,她继续贴近着安思瑶。

    看不下去的夏煜,拉着刘蔓蔓的衣领,将她揪了回来。

    被揭穿的安思瑶有些恐慌,她站起身:“我身体不舒服,先回去了。”

    这是夏煜三个月前教她的应付方式。

    “等等等等,我保证不捉弄你了。”刘蔓蔓自然不可能让安思瑶跑开,她急忙承诺。

    “那就不要说多余的话!”安思瑶的心中恼怒着,但面上委屈的样子,却让人感觉十分可爱。

    “先来练习月之泪吧,这是我们的曲子,你的曲子等你想好了再告诉我们。”刘蔓蔓正经的说。

    三个各自来到自己的乐器前,一言不发的开始弹奏。

    气氛有些压抑。

    刘蔓蔓苦恼的皱起眉头,她之前计划着,今天先过来拉近一下关系,他们连古筝和箫都没带,好在安思瑶这里准备了。

    她想:听安思瑶那首篝火旁的少女,还以为是一个浪漫有趣的人,没有想到居然是一个这样的问题少女。

    平静的练到中午,在女仆提醒说时间到了之后,安思瑶立即合上了琴盖,离开了房间。

    这中间,夏煜几次和她交流,但她只是问什么答什么,如同一个自助机器人。

    中午,夏煜和刘蔓蔓被安天封留下一起吃饭。

    安天封试图通过扯出共同话题来拉近女儿和夏煜的关系,当他遭遇了失败。安思瑶迅速吃完,没有丝毫招待夏煜和刘蔓蔓的意思,自顾自地回到了房间。

    夏煜和刘蔓蔓走出了别墅,和安思瑶的第一次私下会面,因为安思瑶的拒绝交流,而宣告失败。

    这个丫头有些难搞定啊。

    一边想着,夏煜一边和刘蔓蔓一起,走在前庭的小路上。

    这时候,在他们旁边不远处,传来了一个声音。

    顺着声音看去,夏煜见到了安飞熊。

    安飞熊正趾高气昂的说着什么,而在他面前的,是坐在轮椅上的徐幼香。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