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60. 入赘吗?(第三更/为白银装绅士。加更)
    高铁上不允许携带宠物,所以夏煜将黑猫托那个之前用过的出租车司机,送到摇光去。

    这是为了安全,要是托运的话,谁知道中间会发生什么事情。

    要不是坐出租车远不如高铁舒适,夏煜还会和黑猫一起。

    高铁的速度比汽车快,夏煜和又雪先到了站。

    出了站台,他一眼就见到了刘蔓蔓,刘蔓蔓举了一支长长的小白旗,十分容易辨认。

    “这是你妹妹?”刘蔓蔓打量着又雪,“学什么乐器的?”

    “没有学。”面对陌生人,又雪十分拘谨。

    “你哥天赋这么好,你一定也不会差,赶紧学个乐器看看,现在还来得及。”刘蔓蔓说。

    夏煜瞥了眼她,自己还真的没有什么天赋,全靠的是安思瑶。

    不过,也可以让又雪试一试,毕竟她的母亲是孔晗月,孔晗月当初也是一个天才少女,一度被认为可以执掌花派。

    虽然现在孔晗月变成了一个,只会喊“煜煜帮帮我”的废人。

    “你想试试吗?”夏煜问向又雪。

    “嗯。”又雪点了点头,“我想要弹钢琴。”

    “为什么是钢琴啊,作为一个一区人,应该学古筝啊!”刘蔓蔓阻拦着。

    “不要道德绑架。”夏煜一个手刀敲在了刘蔓蔓的脑袋上。

    “还是先试试古筝吧,古筝比钢琴好多了,你看你哥哥和我当初弹古筝的样子,多帅多美。”一边说着,刘蔓蔓一边将夏煜和又雪领上了一辆车。

    “可是我感觉安思瑶更好看。”又雪低声说。

    刘蔓蔓无言以对。

    夏煜露出笑容,揉了揉又雪的脑袋。

    “作为古筝传承者,弹钢琴的安思瑶,可是我们的头号敌人啊!”刘蔓蔓不满着夏煜的表情。

    “随便了,不学也没什么问题,多花点时间好好玩一玩。”夏煜说。

    “你那是什么思想……”

    刘蔓蔓叽叽喳喳说了一路,车开到别墅门口的时候,才停了下来。

    下了车,夏煜看向面前的别墅,那是一栋比起孔晗月别墅小一圈的二层小楼,不过考虑到这是坐落在摇光,价值要高许多。

    自己那五十万的奖金,连这栋小别墅的首付都不够,更别提安思瑶的那一栋近乎庄园的别墅。

    唯有创业,才能真正的赚到钱,不然只是高级的打工仔而已。

    在这里练习的时候,可以顺便把公司注册了,然后开发个手机软件捞钱。

    安天封在这里是地头蛇,有他帮忙,可以方便许多。

    夏煜计划着。

    “奶奶,我们回来了!”打开门,刘蔓蔓就向着里面喊着。

    “好好好。”刘蓉兰从别墅里走出,她帮又雪取下了背后的包。

    “奶奶。”又雪更加紧张了,这次不仅是面对陌生人,还是在陌生人的家里。

    “嗯,漂亮的小丫头。”捏了一下又雪的脸颊,刘蓉兰面露笑容。

    她慈祥的神态,让又雪放松下来。

    叫来保姆,刘蓉兰让又雪和夏煜先去房间。

    见到自己的房间和哥哥靠在一起,又雪松了口气。

    “你先在房间里玩玩电脑,晚上我带你出去玩。”说完,夏煜将包放在房间,就回到了客厅。

    “来吧。”刘蓉兰将他带到了专门的练习室。

    练习室里放着一家钢琴和三个古筝,此外,靠墙的壁橱里,还有着许许多多别的乐器。

    因为乐器太多,房间显得有些拥挤,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先让我看看你的古筝怎么样了,有没有退步。”刘蓉兰指了指古筝,对夏煜说。

    夏煜瞥了眼刘蔓蔓,刘蔓蔓扭开了头,看来她没有和刘蓉兰说上次赏雪比试的事情,毕竟她是输的一方。

    在古筝前坐下,夏煜戴上义甲,活动了一下手指,开始了弹奏。

    前奏响起,刘蔓蔓就不由扭过了头,看向夏煜。

    他现在弹的,是花派的最高奥义,E结局。

    刘蔓蔓注视着夏煜的手速,感觉他的速度不只没有变快,反而慢了一些。

    但是,慢下来的手指,让这首曲子的节奏,变得更加鲜明起来,整个曲子,也变得更加具有渲染力。

    与现在的这首E结局相比,之前决赛夏煜所弹那一首,显得有些凌乱。

    但若是没有见到现在这首的话,没有人能够知道上次决赛的E结局,还未到终点。

    就是刘蓉兰全盛时期,也没有夏煜弹奏的动听。

    刘蔓蔓的拳头握紧,指甲刺痛了她的手掌。

    这就是天才吗?

    五分钟后,夏煜弹下最后一个音,音颤在刘蓉兰和刘蔓蔓的耳边,久久未消。

    “好!”刘蓉兰激动的站起身,她看向夏煜的目光,变得复杂起来,“短短三个月的时间,你的技巧,居然进步到了这种地步。”

    按照夏煜自己弄出来的等级划分,刘蓉兰现在是lv5大圆满,因为年纪大了,无缘再提升到lv6,而夏煜现在是lv5中期。

    刘蓉兰想着:

    这样恐怖的天赋,已经可以比得上那个安思瑶了吧?

    说不定,他可以将花派古筝,提高到和南北两派同样的地位。

    沉思了一会儿,她对夏煜说:“煜煜啊,要不要考虑一下入赘我家?”

    “我拒绝。”夏煜毫不犹豫的说。

    他可不想变成赘婿,而且他的目标也不是刘蔓蔓。

    “奶奶你在说什么啊。”就算是不怎么知道保持距离的刘蔓蔓,也有些羞恼起来。

    她又看向夏煜:“你也别拒绝的这么干脆,给我点面子啊!”

    “哈哈哈,我就是说句胡话,说句胡话。”刘蓉兰将这件事情敷衍了过去。

    她对夏煜说:“你的技巧到了这个地步,我也已经没有什么好教你的了,接下来你就自己练练吧。”

    她的神情有些颓废,她本是不用来摇光的,之所以跟过来,就是为了继续教夏煜古筝,不曾想夏煜已经到了不用她教的地步。

    弟子天赋好是值得高兴的,但若是天赋太好,也会让老师产生挫败的情绪。

    刘蓉兰思考着,刘蔓蔓是一定要收个赘婿的,家里有祖产要继承,夏煜不同意入赘,可以将旁支的几个丫头,嫁给他。

    不知道刘蓉兰已经在谋划自己的婚事,夏煜和刘蔓蔓说着关于大会的事情。

    “我们起码可以演奏两首,到时候我和你弹古筝,安思瑶用小提琴应一首,安思瑶弹钢琴,我和你用箫应一首,要是还能弄来一首的话,我看能不能和安思瑶说,让我们筝箫合奏。”

    “对了,”刘蔓蔓又说,“还不知道你箫吹的具体怎么样。”

    之前在赏雪的时候,夏煜对她说自己的箫肯定比她厉害。

    “吹一首月影来听一下。”刘蔓蔓说。

    “不会。”夏煜回答,最近时间有些紧,刘蔓蔓也没有和他说要用到箫,所以他只学了一首曲子。

    对夏煜来说,问题不大,几天就会学会了,但对不知道夏煜情况的刘蔓蔓来说,就太过令人惊愕。

    “不会?”刘蔓蔓眨了眨眼睛。

    “我就会一首曲子。”夏煜接着说。

    刘蔓蔓感觉自己是被夏煜坑了:“你不会箫你之前干什么说你会啊!我可是已经和安思瑶说过了!”

    她带着恼怒的瞪着夏煜:“你会哪一首,两只小兔?”

    两只小兔是这个世界的一首儿歌。

    没有回答,夏煜从旁边的架子上取下一只箫。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