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57. 安天封的认同
    安天封的饭局是在晚上,这没有影响到夏煜白天过去安思瑶那里。

    匆匆结束了治疗,四点半的时候,夏煜回到了自己的体内。

    和钟云泽一起,他前往了一家酒店。

    酒店里,除了安天封之外,还有着一个中年人,那是安天封的老友。

    四人先互相介绍了一下,然后一起坐下。

    “喝酒吗?”安天封问向夏煜。

    “不喝。”夏煜回答。

    “成年了?”安天封又问。

    “嗯。”夏煜回答。

    “成年了就可以喝一点了,不过你还是学生就算了,抽烟吗?”安天封又问。

    “不抽。”夏煜回答。

    “好啊,好孩子。”虽然安天封抽烟又喝酒,但这不妨碍他感觉不抽烟不喝酒才是好孩子。

    让服务员上了果汁,安天封和他的老朋友也没有喝酒。

    菜吃了一半,他开始问起内鬼的事情。

    “你是怎么发现那个钟石有着问题?”安天封问。

    不只是安天封,钟云泽和安天封的老友也凝神听着。

    “感觉。”来之前,夏煜就进行了思考,他可以编出一些理由,但直接说感觉也没有什么问题。

    “感觉?”三人诧异着。

    点了点头,夏煜继续说:“我感觉那个伯父有着问题,就调查了一下他的电脑,找到了这份录音。”

    “就这么简单?”安天封的老友面露鄙夷的看着安天封。

    他以为是钟石的行为反常,让夏煜一眼就看出了不对劲,但并不是如此。

    钟云泽解释着:“我伯父最近没有丝毫的异常,不只是我,别的主管们,也都看不出来是他做了手脚。”

    “那你是怎么看出异常的?”三人又看向夏煜。

    “我没有看出异常,只是感觉有些不对。”夏煜继续说着。

    “没有异常还有感觉?”安天封怀疑夏煜是不想说出真正的原因,随便找了一个理由来忽悠自己。

    “而且你之前也不认识我那个伯父吧!”钟云泽又说。

    既然不认识,就没有前后对比,没有前后对比,怎么看出异常?

    “我可以感觉到对我散发出敌意的人。”夏煜将心灵感应的效果说出。

    安天封是安思瑶的父亲,在对方面前展露出一些能力还是必要的。

    而且有了安天封,以后他开公司的时候,就有了借力。

    “怎么可能。”

    “不想说也不用这么忽悠我。”

    安天封三人并不相信。

    “你们可以测试一下。”

    安天封三人对视了一眼,最终还是安天封拿定了主意。

    他走出包间,找到了自己的司机,吩咐司机办事。

    十五分钟后,司机带着十个穿着雨衣,戴着素白色面具,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人走了进来。

    十人立在了夏煜的面前。

    安天封刚准备和夏煜解释一下玩法,但没等他开口,夏煜就指了左数第四个人:“就是他。”

    安天封看向司机,司机来到第四个人面前,掀开他的面具看了看,和安天封点了点头。

    “这是干什么?”被摘下面具的那个人有些惊恐,他好像被骗了。

    “没什么,钱照给你。”司机让男人安静下来,听着安天封的指示。

    “再去找两组!”安天封又对司机说。

    司机又将十个人带出了包间。

    “安叔叔,这是什么情况?”钟云泽满头疑惑。

    安天封的老友,已经猜出了安天封的玩法。

    安天封解释说:“我让司机在外面随机找十个人,给他们钱。和其中九个人说只是过来站一下,对最后一个人说,让他听从命令,揍包间里最帅的那个高中生一顿。”

    这样,最后一个人对夏煜就有了敌意,而另外九个人,就是用来迷惑视线的。

    钟云泽点了点头,想了明白。

    但其中有一点,他有些困惑,可他也不方便问。

    揍最帅的那个高中生是什么鬼区别方法!

    就是说自己不如夏煜帅吗?

    钟云泽有些不服气,他看了安天封一眼:

    直接说最帅的那一个就行了,加个什么高中生的限制,说的像不加高中生别人会以为最帅的是你似的。

    在他好不同意放下了这事后,司机也回来了。

    这次,司机回来的比上次快,他这是有了经验。

    司机带回了二十个裹的严严实实的人,再让夏煜辨认。

    夏煜快速的点出了其中的两人。

    二十人穿上一样的雨衣,带上一样的面具,就是司机也不能分辨出那两个人是谁,只有让他们摘下面具,才确定了夏煜指的是正确的。

    安天封三人深吸了一口气。

    钟云泽只感觉夏煜的感觉厉害,而安天封两人,立即察觉到了其中的运用价值。

    这用的好,可是神技啊!

    既然可以寻找内鬼,就也可以用来寻找意图不轨者,寻找潜在的危险,甚至可以用来探测情人和老婆有没有绿自己。

    每过上一段时间,将周围的人筛查一下,可以有效的保证财产和人身安全。

    两人看向夏煜的目光,变得热切起来。

    安天封又看向了钟云泽:“这件事情,不要和任何人说。”

    计划着将事情告诉母亲和妹妹的钟云泽一愣,随即也反应过来。

    这当然是不能说的,不然被敌人知道就有了防备。

    然而,夏煜并不在意这个所谓的防备。

    哪有人能控制自己的敌意?有了防备,敌意反而更深。

    况且别人也不会信。

    “来来来,继续喝,继续喝。”安天封亲自给夏煜倒着果汁,并计划着怎么将夏煜拐到自己的公司去。

    “夏煜啊,不如来我家公司做个特别顾问如何?”安天封的老友,已经开始了行动。

    “这是我侄子!”安天封立即阻拦。

    “钟云泽才是你侄子!夏煜和你有个锤子关系!”老友怼着安天封。

    “钟云泽是我侄子,他哥哥不就也是我的侄子吗!”安天封胡扯着关系。

    “钟云泽是因为老钟才是你侄子,夏煜和老钟有个铲铲关系。”反驳了安天封的逻辑后,老友感觉到了不对劲,“等等,钟云泽是你侄子也是我侄子啊。”

    他抓住了夏煜的手:“夏煜,来帮叔叔的忙。”

    “你脸皮可真厚!”安天封笑骂着。

    两人并不是真的在争抢,只是朋友之间的玩笑,毕竟夏煜完全可以两家公司来回走动。

    不过,他们对夏煜的重视是真的。

    看着夏煜,安天封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长得帅,年纪和自己女儿一般大,有能力,已经符合了自己给女儿找男伴的三个条件了。

    他又问:“你有什么兴趣爱好?”

    钟云泽抢先说:“他会钢琴小提琴古筝,古筝上次虽然输给了安思瑶,但也拿了全区第二名。”

    “哦?”安天封兴奋起来,兴趣爱好这个条件也已经满足了,还剩下一个。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