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54. 破灭的信任(第三更/盟主黑月jackyyy加更)
    一早上,钟石都在计划回乡下应该建什么样别墅,到了中午,他离开夏公司出去吃饭。

    见到他走出后,夏煜停下了手上的蜘蛛纸牌。

    公司里的电脑里面只有自带的游戏,他只能用这个来打发时间。

    将游戏界面关掉,夏煜在电脑上操作着,想要直接接上钟石办公室的电脑,但是没有成功。

    钟家公司的防护做的还不错。

    lv3的编程也不是什么高深的技术。

    放弃了尝试,夏煜找到钟云泽,使用外出调查的名义,离开了公司。

    他找了一家网吧,出示身份证弄了一个包间,然后接上了黑猫的身体。

    在别墅阳台上晒太阳的黑猫,被夏煜控制。

    站起身,夏煜适应了一下黑猫的身体,从窗子跑到了外面。

    别墅距离钟家的公司有着不短的一段距离,但这难不倒夏煜。

    黑猫煜来到公交站台,看准一辆公交车,扑了上去。

    之前他不敢这么做,是因为他的灵巧级别还低,现在lv4的灵巧,做这些和在平地上行走一般容易。

    搭顺风车来到办公楼下,夏煜跟在一个女人的后面,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保安只以为这只黑猫是那个女人的宠物,没有过问。

    摆脱了想要抱他的女人,夏煜找到了钟家公司的办公地点。

    借着路上的诸多障碍,他来到了钟石办公室的门前。

    伸出头,他敲了敲办公室的门,然后躲在了一边。

    钟石打开门,向着外面看去,没有见到人。

    疑惑的他,又探出头,向着左右看了眼,还是没有见到人。他没有注意到,从他的脚下溜进去的猫。

    关上门,钟石以为自己是听错了。

    他在椅子上坐了一会儿,因为想着回乡下养老的事情,也无心工作,索性找了个借口,离开了公司。

    这方便了夏煜,他本以为自己要等到晚上,没有想到钟石居然送了助攻。

    从躲藏的地方出来,他开启了主机,然后跳上桌子,开启了显示屏。

    抱着键盘,躺在真皮的椅子上,黑猫煜抬起爪子,在键盘上按着。

    他已经得到了钟云泽的肯许,可以随便使用公司的电脑,所以他的行为是正当的行为。

    电脑里并没有什么破绽,夏煜又开始恢复被删除的文件。

    从那里面,他找到了一份录音。

    拿起耳机,他戴在了自己的猫耳上,点击了播放。

    “……资料我已经弄到手了,怎么给你?”

    “用三无邮箱,邮箱账号已经发给你了……”

    放下耳机,夏煜没有想到钟石居然还给交易录了音。

    看电脑上的痕迹,是将手机录音传到u盘里的时候,在电脑上周转了一下。初中文化水平的钟石,显然没有想到,回车站里删除了的文件也是可以恢复的,而且就是一个初学者也可以根据教程来做到。

    他也没有想到,会有猫来到他的办公室吧?

    这份录音里的资料,还比较完全,钟石甚至还报了一张银行卡号。

    作为证据,已经够了。

    将录音发到了自己的邮箱里,再清除痕迹,夏煜趴在地上,从门缝确认了门外没人后,打开门原路返回。

    晚上八点,他控制着黑猫回到别墅,登出游戏,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此时他已经睡在了自己的床上。

    这个托管ai真的十分方便。

    掏出手机,他从邮箱将录音材料下载下来。

    按照法规,录音要作为证据,需要将内容写成文件,并且将录音刻在光盘上,不过这下面就不是他要管的事情了,交给钟云泽就行。

    明天交过去吧,不知道钟云泽那时候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打了个哈欠,夏煜继续躺着,他想着,明天早点将录音交过去,然后去安思瑶那里看看。

    今天一天没有过去,不知道有没有出现什么问题。

    他已经叮嘱过了安思瑶,他不在的时候有人要治疗,就推说身体不适拒绝。

    躺了一会儿睡不着,他给了自己一个安抚。

    给自己上安抚,就好像数绵羊睡觉一样,有种奇妙的感觉。

    月亮落下,太阳升起,夏煜的闹钟跟着响起。

    按下闹钟,他起床洗漱,正遇到了钟云泽。

    钟云泽的心情还算不错,他已经决定听从安天封的话,做安家集团的附属。在做下这个决定之后,他一下子放松下来。

    只要他放弃奋斗,烦恼就追不上他。

    他此时正想着夏煜的事情,让夏煜待在公司太过无聊了,也许应该把自己办公室的笔记本给他玩游戏。

    一个人咸鱼有着愧疚感,但有着另一个人一起咸鱼,就有了安慰。

    他可是知道,夏煜昨天玩了一个早上的蜘蛛纸牌。

    见到夏煜过来,他举起手,就要和夏煜说这件事,结果被夏煜抢了先。

    “正好有事找你,”夏煜将手机取出,调出音乐播放器,按下了播放键。

    “这是什么?”钟云泽一边兴致勃勃的听着,一边刷着牙。

    声音从手机里传来:

    “……资料我已经弄到手了,怎么给你?”

    这声音怎么有点耳熟?好像是自己伯父的声音?

    “……最近钟云泽请了安天封过来,我看看局势,你不要……”

    听到这里,他手里的牙刷从掉在了地上。

    这个内容!

    那个内鬼,居然就是自己的伯父!

    亏我这么相信他!

    然而,最让钟云泽惊愕的不是这个。

    他抬起头,不可置信的看着夏煜。

    说好的只是装装样子呢?说好的只是骗妈妈的呢?说好的你解决不了呢?

    结果你过去第二天就查出来了?

    他的脑海中,又闪过了夏煜昨天的话:

    “我以前总是能帮她解决一些小问题,所以她感觉我连公司的事情都能解决,可我哪来这么大的本事,你说是不是。”

    “这件事情果然十分复杂,我还是不给你添乱了,你给个工位给我,我随便装装样子。”

    他看向夏煜的目光,变得悲痛起来。

    你居然骗我!

    “怎么了?”夏煜被他盯的有些发毛。

    “没有什么!”委屈的捡起牙刷,钟云泽大声说了句谢谢,就冲出了洗漱室。

    看着好像被欺负了的钟云泽,夏煜摸不着头脑。

    回到房间里,钟云泽伤心了一阵子,打电话给了安天封。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