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46. 忽悠到手
    钟云泽和夏煜诉苦着:“现在公司正在竞争一个项目,本来这个项目一直是给我家公司的,但现在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家公司竞争。”

    喝了口可乐,钟云泽继续说着:“一般而言,竞争一个项目,都是合作久了的公司占优势,里面的各种绕绕弯弯我家公司都了解,也知道对方的喜好,但现在那家冒出来的公司,居然能我家打的不上不下。”

    “有内鬼?”夏煜坐在了钟云泽的床边。

    “不知道,也可能是那家项目公司有人想要扶持另一家。”钟云泽摇了摇头。

    “先查查内鬼?”夏煜又问。

    “查不了,公司里的老人都有着嫌疑,要是把他们都隔开了,公司就没有办法运转。”说了一通,钟云泽的情绪好了一些。

    他将手上的可乐喝完,把地上的空罐子一一捡起,丢进了垃圾桶。

    “看来只有请别人帮帮忙了。”叹了口气,他说。

    “请谁?”夏煜拿起了一罐可乐,打开喝了一口。

    “安天封。”

    “咳咳咳!”夏煜被呛了一口,他剧烈的咳嗽起来。

    钟云泽疑惑的看着他:“可乐又不是酒,你至于咳成这样吗?”

    你还知道可乐不是酒!

    缓了缓,夏煜将可乐放在了一边。他虽然知道钟家和安家有着联系,但没有想到,钟云泽真的能够请到安天封的帮忙。

    “安天封当初是我爸好友,我家公司有段日子就是在做安家集团的项目,我之前和你说过的吧?我小时候还参加过安思瑶的生日宴会。”钟云泽开始和夏煜闲聊起来。

    “说起安天封,就不得不谈他的发家史,在短短的二十年里,发展出这么大一个集团……”钟云泽对安天封有着崇拜,他感觉,请了安天封过来,一定可以解决问题,所以心情愉悦起来。

    “对了,你说安思瑶是安天封的女儿,但是在网上只能搜到他的儿子,根本没有他女儿的消息。”夏煜问出了心中的疑惑,因为这个问题有些敏感,他没有问安思瑶。

    “那是因为安思瑶刚刚出生不久的时候,被绑架过一回,虽然没有成功,但把安天封吓得不轻,然后就把女儿和妻子的信息在网上屏蔽了。”钟云泽说。

    原来如此。

    就是说,安天封虽然不怎么称职,但其实还是个不错的父亲。

    将女儿养成那个性格,说不称职还是轻了。

    又被钟云泽拉着闲聊了好一会儿,夏煜摆脱了他。

    回到自己的房间,他登陆了安思瑶的账号。

    此时是下午五点,五点半就是吃晚饭的时间。

    这中间隔的半个小时时间,夏煜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他来到了徐幼香那里,准备看看对方,却见到那个用来教编程的女程序员,正在给徐幼香上着课。

    见到夏煜过来,徐幼香结束了学习,让女程序员离开。

    坐在徐幼香的床边,夏煜看了女程序员离开的方向一眼。

    徐幼香开始努力学编程的事情,他是支持的。但是向同一个人学,会导致一些问题。

    其中学习效率的变化还是小的,可以使用快速学习消耗大或者别的什么理由来解释,但是,夏煜学过掌握的知识,徐幼香要是再学一次的话,就没有办法解释了。

    “你控制我身体的时候,学的东西我也能记得。”徐幼香看出了夏煜的顾虑,她解释说。

    居然还有这个功效?

    我开着经验卡,用挂学会的技能,身体的主人居然也能得到经验?

    想来也没有什么好意外的,在夏煜控制身体的时候,身体的各种感官,也是向着原主人开放的。

    他学了知识,知识也是出现在原身的脑子里的。

    这样的话,我在学习的时候,徐幼香也在进步?我岂不是永远也追不上徐幼香?

    不对,徐幼香所能记住的,只有教的那部分知识。就像我用安思瑶的身体弹钢琴,安思瑶可以获得的只是钢琴的经验,但实际上我是获得的全部音乐的经验。

    徐幼香能够进步也是一件好事,能够在不远的将来,更好的为自己打工。

    放下心来,夏煜看了眼时间,将徐幼香抱到了轮椅上,推到了餐厅,一起吃着晚饭。

    晚上,久违的在钢琴室弹了一会儿钢琴,夏煜收到了一个电话,电话来自一个陌生的号码。

    按下接听键,手机传来了刘蔓蔓的声音。

    这个丫头也太快了。

    “请问是安思瑶吗?”刘蔓蔓问。

    “是我。”夏煜回答。

    “我是刘蔓蔓,上次比赛的第三名,你还记得我吗?”刘蔓蔓又说。

    “记得。”夏煜回答。

    “这次全球新生代音乐大会的事情,我想上门找你商量一下,可以告诉我你家住在哪里吗?”

    刘蔓蔓没有直接说请求,根据不科学的统计,在电话里说事情的成功率,比面对面说的要小许多。

    “就在电话里说吧。”夏煜拿起了纸和笔,写下了找你的三个字,给安思瑶看。

    “我想要和你组队,去参加这个大会,同行的还有第二名的夏煜。”

    夏煜虽然没有答应参加,但刘蔓蔓毫不介意的用上了他的名头。要是刘蔓蔓能够说通的安思瑶的话,夏煜的确会跟着过去,也不算骗人。

    这是空手套白狼,一套还套两的技巧。

    “全球音乐大会?”安思瑶的声音,在夏煜的脑中响起。

    夏煜复述了一下安思瑶疑惑,刘蔓蔓对此进行了详细的解释。

    “我可以参加吗?”安思瑶的话语中带着欣喜,之前乐器大赛她完全没有发挥好,最后还是因为夏煜才得了第一,一直耿耿于怀着。

    现在,有着重新参加一个音乐大会的机会,她想要一雪前耻。

    “我同意了。”回复了刘蔓蔓,夏煜挂断了电话。

    “这次我一定会好好表现的!”安思瑶的斗志高昂。

    “我会看着你的。”夏煜也露出笑容。

    另一边,刘蔓蔓也惊喜万分,没有想到安思瑶居然答应的这么干脆。

    她高兴的给夏煜打了电话:“安思瑶答应了!”

    “嗯嗯嗯。”

    挂掉电话,托管煜将对话内容在本子上写下。

    然后,他又收到了一个电话,电话是钟云泽打来的。

    “夏煜,安天封说要过来我们家了!”

    “嗯嗯嗯。”

    又将这段电话的内容记下,托管煜躺在床上,进入了睡眠。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