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7. 神秘的别墅
    罗雅丽又看向安飞熊旁边的女仆:“你怎么不拦着安思瑶!”

    女仆沉默着,罗雅丽也想明白这件事女仆没有办法管,她又看向安飞熊。

    “以后见到她不用怕,妈妈给你做主!”她说。

    “真的?”安飞熊兴奋起来,他也知道是自己欺负了人,没想到居然还能获得帮助。

    “真的。”

    心疼的拉着安飞熊来到一个护士转业的女仆那里,涂了一些药,罗雅丽气愤的走到安思瑶的卧室前,但得到的,是安思瑶出门的消息。

    “她去哪了!”罗雅丽问女仆。

    “不知道。”女仆其实知道,但一点儿也不想告诉罗雅丽。

    罗雅丽回到自己房间,等待了一会儿,但想起安飞熊的屁股,想到安思瑶居然敢打安飞熊的事情,她的心中又升起极大的怒气,以及——恐慌。

    当安天封让她过来的时候,她是浑然不在意的,在她看来自己只是换了一个城市玩,毕竟自己是安夫人,去继女的别墅里,肯定是自己最大。

    虽然安思瑶是嫡的,但自己有儿子,性别比嫡庶更加重要才是。

    刚开始来到别墅的时候,情况的确和她想象的一样,女仆长直接投靠了她,安思瑶也一直老老实实的。

    她就要以为,之前在生日宴会上,感觉到的安思瑶的异常,只是自己想错了。

    但在这短短的两天里,形式发生了变化。

    女仆长被带走,自己选中的女仆董慈被调回,偌大的别墅,十来个女仆,居然不能分两个来照顾自己母女两人。

    并且,那些女仆统统神色冷淡,虽然不是不听话,但一眼就能看出她们态度是处于水平线下的。

    这样罗雅丽还能安慰自己,说这里的女仆们生性冷淡,但她们面对安思瑶的时候,明明十分热情。

    她找新来的女仆长虞凝梦说话,想要打探打探情况,却发现这个新来的女仆长,居然在屋子里批改文件。

    一个女仆长,哪里有什么文件需要改?

    还有那个安思瑶。

    她居然在画室里,见到了安思瑶给自己画的两幅自画像,而且两幅自画像一幅温柔的样子,一幅冷酷的样子。正常人哪会给自己画自画像,还画了两种风格?

    更加重要的是,就是她这个不懂油画的也能看出来,两幅自画像是两种水平!

    一个人,为什么会有着两种绘画水平?

    这座别墅,透露的古怪,让罗雅丽越想越感到害怕。

    面对未知的恐惧,正常有着两种应付,一种是夺路而逃,一种是踏步直面。

    看了看窗外的明媚的太阳,罗雅丽决定直面。

    她要去会一会安思瑶,就用安飞熊的事情来开口,确定自己是不是多想了。

    为了防止自己的勇气消散,罗雅丽现在就开始行动,她走出别墅,过去外面的一栋屋子里询问。

    这栋屋子距离别墅有些远,用于司机和一些临时工的休息。

    她打听到,送安思瑶出去的司机,刚刚回来了。

    让司机将自己送到安思瑶那里,这件事情必须今天解决!她想着。

    在门卫的指引下,罗雅丽见到了安思瑶的私人司机。

    她瞪大了眼睛,看着司机的脸。

    她就要惊喜的叫出声了,但司机摇了摇头。

    “太太找我什么事?”司机面色如常的问,好似不认识罗雅丽一般。

    罗雅丽虽然疑惑,但还是配合着司机演了下去。

    她普通的问了安思瑶去哪了,就转身离开。

    回到别墅里,她登陆已经好久不用的邮箱,发邮件给了司机。

    司机很快回复:“晚上,北大街,勿回复,看完删除。”

    她将邮件删除,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那个司机,是她以前的一个学弟,两人当初的关系很好,后来她傍上了安天封,关系才淡了。

    按理来说,故人重逢,怎么也要互相寒暄一番,回顾回顾从前,怎么还能装作不认识?

    而且这个邮件,居然还要看完删除!

    又在床上辗转反侧了一会儿,罗雅丽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她退出了邮箱登陆,在用户名那里输入了司机的邮箱号,然后按着记忆输入了密码。

    成功了,他居然没有改密码!

    短暂的高兴后,她又感觉这并没有什么作用,还会被司机知道自己登了他邮箱。

    准备退出的罗雅丽,在邮箱里扫视了一眼,她见到了一份定时发布的邮件。

    邮件定时是在十天后,收信人的昵称是老可爱,估计是对方的妻子。

    她不是一个喜欢看人隐私的人,但她见到了邮件的标题

    ——遗书。

    『青青敬启:

    当你收到这封信,我一定已经遭遇了不测,请不要调查不要追究,服从他们的安排。这一切,都是因为我知道得太多了……』

    信很短,里面也没有详细的信息,但蕴含的信息很大。

    遭遇不测是什么原因?知道得太多了又是什么?不让调查是在怕谁?

    在房间里来回踱步,罗雅丽的心中忐忑,没等到晚上,下午五点她就到了北大街,迎着冷风在街口等待着。

    六点,一个穿着立领大衣,看不清面容的人和她招了招手,进入了一家奶茶店。

    那个人,就是司机。

    “你现在找我做什么?”就是在室内,司机也没有将遮住脸的领子放下。

    “那是怎么回事,你邮箱里的遗书是什么?”罗雅丽压低声音问。

    司机盯着她看了五秒,这是漫长的五秒,罗雅丽的可以听到自己心脏剧烈的跳动声。

    司机终于开口了:“原来你什么都不知道。”

    “我知道什么?”罗雅丽着急的问。

    “你以前就很单纯,现在变得更傻了。”司机叹了口气,“不知道是好的。”

    “你到底在说什么!”罗雅丽的音调变高。

    让她安静,司机开始了解释:“我本是不该过来见你的,但看在我们以往的交情上,我奉劝你几句。”

    “豪门的残酷不是我们可以想象的,乖乖做一个吉祥物就好,不要听,不要问,不要争,尤其是不要和小姐作对。”说完,司机就要站起身。

    但他被罗雅丽拉住。

    他又多说了一句:“我有朋友和前女仆长是老乡,我让他打听过了,女仆长根本没回家!”

    说完,他快步离开。

    罗雅丽回到家里,脑中还在想着司机的话,她感觉自己的身子有些冷。

    第二名早上出门吃早饭,她还在想着这件事。

    进入餐厅,她见到了安飞熊和安思瑶。

    安飞熊跑到她的面前,抱住她的腰说:“妈妈,安思瑶欺负我!”

    看着面色不愉,身上隐有气势的安思瑶,罗雅丽回想起司机的话。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