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3. 换一个(求月票!)
    女仆告诉夏煜,管理画室的女仆慈慈被女仆长调去照顾安飞熊了,画室现在是另一个女仆负责。

    “她昨天才被安排,不清楚画室的事情。”女仆以为是那个被调来的同事做的不周到,为她说着话,“我现在就去叫她。”

    “不用了。”夏煜拦住了女仆,“你去把东姨叫来。”

    女仆离开后五分钟,女仆长来到了夏煜的面前。

    没等夏煜问,她先回答说:“董慈被夫人看中了,调去照顾少爷,画室我让田丽负责。”

    女仆长接着说:“有什么事情小姐去找她就好了。”

    夏煜没有说话,他盯着女仆长的眼睛。

    女仆长的目光在一瞬间躲闪了一下,但很快坚定下来,直视着夏煜。

    “小姐不喜欢田丽的话,可以换别的女仆。”她又说。

    夏煜不置可否:“你去做你的事情吧。”

    给夏煜行了礼,女仆长向后走去。

    管理画室的董慈是一个细心的女仆,但董慈身在画室,一般不会进入罗雅丽的视线,是女仆长推荐了她。

    一方面是为了找个好女仆来讨好夫人,一方面也是试探一下小姐。

    画室里需要的东西可不少,做了这么多年的女仆突然换人,一定会带来不便。

    现在看来,果然还是夫人强势。

    想起之前安思瑶威胁她的,不听话就让她走人的话,女仆长并不在意。

    她感觉自己之前是傻了,才会相信这种话,作为一个看着小姐长大的女仆,她已经是安家的老人,怎么可能因为小姐一句话就被踢开?

    就像电视剧里演的,少爷小姐就是再讨厌跟在自己身边的嬷嬷,也没有丝毫办法,而且还得受到嬷嬷的管教。

    看小姐听到夫人的名号,就不再问这件事,这个家里,真正的主人还是夫人。只要跟好了夫人,她就可以恢复以前的强势。

    两个月前见到她被小姐教训了之后,不听她话的女仆们,也要好好管教一下。

    因为女仆们的不配合,她这几个月都没有能够捞到什么回扣。

    只是可惜,以前别墅里都是自己把持,现在到底还是多了一个夫人。

    将画室的们关上,女仆长笑着离开。

    画室里,夏煜坐在椅子上,进行着思考。

    “怎么了?”安思瑶询问夏煜,她根本没有注意到里面的不对劲,也没有意识到换了一个女仆会给她带来许多麻烦。

    真是一个单纯的家伙。

    结婚后一定会被自己骗的团团转。

    “我换一个女仆长给你怎么样?”夏煜说。

    原本,他只是想要敲打敲打女仆长,因为他以为女仆长只是有点飘了,但现在看女仆长的表现,这是投入到罗雅丽的阵营,要反抗安思瑶的意思。

    她的眼光够差的。

    一个愚蠢而且没有什么关系的女仆长很好拿捏,让她明白这个别墅是安思瑶的地盘,重新变得乖巧也不是一件麻烦的事情,但没有必要。

    经过这件事,夏煜看出这个女仆长是生着反骨的,留着这么一个人在身边,很不安全。

    他不可能一天到晚守在安思瑶这里,万一哪次他不在,安思瑶被卖了可就不好了。

    这么想的话,还得给安思瑶一个方便快捷的联系到自己的方式。

    在日报上登寻人启事这种太慢了。

    不过,现在先把女仆长的事情弄一下。

    “换掉东姨?”安思瑶有些犹豫。

    这是对改变的忧虑。

    有些人,将改变认为是好事,是机遇;有些人,将改变认为是坏事,是动荡。

    而安思瑶,就是后一种人。

    她只想安安静静的待在一个熟悉的坏境里,周围都是熟悉的人。

    “让你外公给你找一个靠谱的,要是还不行,就提拔别墅原有的女仆。”夏煜说着计划。

    “嗯,都听你的。”安思瑶心中,对陌生的恐惧被对夏煜的信任压制。

    “正好还有一件事,要拜托你一下。”夏煜咳嗽了一声,有些不好开口。

    反正要打电话给安思瑶的外公虞梁,他想正好将给自己找个温软的女程序员学习的事情定下来。

    “是找老师的事情吗,徐幼香告诉我了,不过我还没有和外公说。”安思瑶有些害怕打电话给外公,所以才将这件事拖了拖。

    徐幼香居然已经告诉安思瑶了?夏煜惊讶着。

    那个丫头居然这么细心的吗?

    “我来说吧。”掏出手机,夏煜在通讯录里,找到了外公。

    ……

    大梁资本,董事长办公室。

    正在训着三个下属的虞梁一拍桌子:“是谁的手机响了!”

    助理熟练的应下:“我的我的。”

    瞥了助理一眼,得到了是安思瑶的眼神回应后,虞梁咳嗽了一声:“好了,今天我说的你们好好想想,回去吧。”

    三个下属立即走了办公室。

    虞梁看向助理:“快听听,那个丫头又找你做什么。”

    “董事长,这次是找您的。”助理指了指响铃的手机,那是虞梁的私人手机。

    愣了两秒,虞梁冲上前,拿起手机,就要按下接听键。

    但他以强大的自制力忍住了冲动。

    理了理衣服,他坐在椅子上,威严而沉稳的接通了电话:“喂?”

    “外公,我想要换个女仆长。”

    瑶瑶还和我说话了!还叫我外公了!而且还是主动打电话给我的!

    因为激动,他没能听清安思瑶说了什么。

    “换个什么?”他问。

    问出后,他就后悔起来,这种让别人重复一遍的举动,带有不赞同的意思。瑶瑶会不会误解?会不会埋怨?会不会以后就不打电话来了?

    “东姨也一把年纪了,让她回家养老吧。”

    原来是换个女仆长,嘿,还会找面子上的理由了。

    “好,换。”虞梁没有询问为什么,既然孙女不满意,换了就是,两条腿的人还不好找。

    “我让你梦姨去给你做女仆长,好不好?”虞梁思索了一下,定下人选。

    旁边偷听的助理一愣。

    还像是在说我?

    我从董事长助理变成了小姐的女仆长?

    我学的金融啊混蛋!

    现在虞梁正在通话,她不好为自己争辩,只能暗自着急。

    虞梁还在通着话:“你现在不要在那个女仆长的周围,我让人上你那直接把她带走。算了,你现在出门,找司机去随便去哪玩玩,等你回来我就给你解决了。”

    为了孙女的安全,防止出现恼羞成怒的伤人事件,虞梁叮嘱着。

    “嗯,还有一件事?给你找一个温柔好相处的女程序员?漂亮的更好?还要专业技术好的?”虞梁拿着电话的手,微微颤抖

    他的大脑运转着,温柔好相处就意味着好欺负,孙女要一个专业技术好,还好欺负,还漂亮的女程序员做什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