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0. 意兴阑珊(求订阅!)
    “哦?它不是普通的猫,还能是什么通的猫?”夏年红并不相信又雪的话。

    “它可聪明了。”又雪说。

    “再聪明它还能去打工赚钱不成?”

    “虽然不会打工,但小黑真的会赚钱啊。”

    “它还能赚钱?赚了多少?”提到钱,夏年红来了兴趣。

    “这个数。”又雪神秘的将两只手的手掌摊开。

    “一百?”夏年红猜了她感觉正常的数字。

    “再高。”又雪说。

    “一千?”夏年红的呼吸有些急促起来。

    “是一万!”

    见到奶奶脸上惊讶的表情,又雪十分得意。

    “龟龟。”惊叹了一声,夏年红拉着又雪,问这个钱是怎么赚了的。

    知道这只是黑猫两会的出场费之后,她看向黑猫的目光变得更加热切起来。

    拿过夏煜手上的猫粮的袋子,夏年红给黑猫添满:“多吃点。”

    她又看向夏煜:“你也是,怎么只给猫吃饼干,弄点鱼啊老鼠啊什么的啊。”

    “这不是饼干,是猫粮,猫就该吃这个。”阻止夏年红给黑猫加个尖,夏煜有些哭笑不得。

    夏年红一改之前对黑猫的嫌弃,又去倒了一碗凉白开,放在了猫旁边,并伸手抚摸着黑猫。

    喂了猫,夏煜就没有再去管,他回到房间里,玩了一会儿游戏,躺在了床上。

    最近总是去安思瑶的身体里,也该换一换了,明天去徐幼香那里看看。

    在脑海中进行了一番计划,他进入了睡眠。

    窗外的月亮慢慢向东斜又落下,太阳升起。

    早上起来,洗漱完毕,夏煜照例来到楼下爷爷的面馆帮忙,然而今天爷爷奶奶已经不再需要他。

    昨天一天,该炫耀的都已经炫耀过了,夏煜和又雪已经没有了作用。

    夏年红和两人说,让他们去镇上唯一的茶馆里找孔涵,她已经和孔涵的奶奶打了招呼。

    夏煜于是带着又雪,来到了茶馆。

    那是一栋两层的木制小楼,当初也是一个讲究的老板建的,据说早些年十分火爆,但现在年轻人多喜欢咖啡和奶茶,对传统的茶已经失去了兴趣。

    在店里转了一圈,夏煜和冰雪并没有发现孔涵,看来对方还没有来。

    茶馆里的人不少,大部分是老人,一杯茶一包烟,老哥老姐聊一天那种。

    但也有年轻人,大概六七个。

    这让夏煜有些疑惑,年轻人什么时候也喜欢喝茶了。

    还有这茶颜色怎么这么浓?为什么还用纸杯装着,还插吸管?

    “你们这里还卖奶茶?”他问向在店里帮忙的店家女儿。

    “奶茶也是茶嘛。”对方回答。

    夏煜居然无言以对。

    要了两杯奶茶,和又雪一起坐下,夏煜等待着孔涵。

    “我们为什么不直接去涵涵姐家里啊。”又雪问。

    “可能是奶奶感觉,在家里见面没有仪式感吧。”夏煜回答。

    “……都是老朋友要什么仪式感,还真以为相亲呢?”又雪撇了撇嘴。

    “这样也好,要是还和以前一样就一起乐呵乐呵,要是不一样了,就直接拍拍屁股走人。”夏煜说。

    要是跑到别人家里见面,走可不好走。

    “要是一样你还真准备和她发展啊?”对夏煜带着一些悲观的发言,又雪不以为然,她记得孔涵小时候就是喜欢自己哥哥的,现在哥哥变得更棒了,怎么可能不被喜欢?

    她有些不开心,比起孔涵,她更喜欢颜薇,孔涵小时候经常会将她骗走,独占夏煜,而颜薇可从来不会做这种事情。

    她现在有些后悔没有继续帮助颜薇了。

    “你脑子里只有发展吗?”敲了一下又雪的脑壳,夏煜说了不可能,让又雪放心。

    “来了。”又雪突然说。

    向着门口看去,夏煜见到了一张陌生而熟悉的脸。

    虽然有了一些变化,但他还是可以认出,那是孔涵。

    见到多年前的友人,夏煜并没有激动,相反,他微皱了一下眉头。

    在孔涵的旁边,还跟来了一个男生。

    那是一个和夏煜差不多大,穿着一件红蓝色长羽绒服的男生。

    男生夏煜也认识,但没有打过交道。

    发小见面,带上另一个朋友,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但夏煜的心灵感应告诉他,欢快重逢他是享受不到了。

    孔涵的视线在茶馆里扫视了一圈,她见到了夏煜和又雪,带着男生,向着夏煜这边走来。

    普通的打了一个招呼,介绍了旁边的男生,孔涵坐了下来,点了两杯奶茶。

    她打量着面前的夏煜。

    看到少年脸的一瞬,她又想起了往昔的峥嵘岁月。

    当时还是一个孩子的自己,痴迷着这个看起来强壮、智慧的少年,以为他就是最棒的。

    但就像小时候总以为小镇就是全世界一样,这些都是虚假的想象。

    现在再回首往事,少年也就是一个普通的,稍微早熟一点,长得好看一点的同龄人而已。

    在离开小镇,来到开阳之后,孔涵心中少年的形象就不断淡化,本以为永远不会想起,没有想到居然还能再次见面。

    为了不招惹麻烦,让对方因为儿时的事情产生不好的想法,惹来麻烦的事情,孔涵将旁边的路志文带了过来。

    路志文在当年并不起眼,但现在已经是一个还算优秀的男生,有着音乐、绘画等多方面才艺。

    相比之下,当初那个让自己魂牵梦萦的少年,就十分平庸。

    喝了一口奶茶,孔涵随意挑了几个儿时的话题说了几句。她观察着夏煜的面色,见到夏煜没有如同想象中一样热情的和她套近乎,有些失望。

    但她又想,这可能是夏煜自惭形秽,心情又好了起来。

    另一边,夏煜一边应和着她的话,兴致全无。

    “我这次在苏省的油画比赛里,只得了二等奖。”孔涵装模作样的叹息着。

    才是苏省比赛,而且只是一个二等奖,的确需要沮丧一下。

    但他知道少女的本意是炫耀。

    “厉害厉害。”他应和着。

    “都是为了这次比赛,我成绩降了好多,东宫大学可能有些危险。”

    东宫大学是比华大低一个层次的学校,钟云泽就准备考这所。

    “惭愧惭愧。”夏煜继续应和。

    “我家现在在开阳,有空来开阳可以住我家,我家还有两间空房间,够你们兄妹住了。”

    好了,我知道你家在开阳有一套四个卧室的屋子了。

    “一定一定。”

    夏煜已经确定了,这就是一个麻雀突然入了凤凰窝,自以为厉害的很,无时无刻不想要炫耀的孩子。

    这也是一种中二病。

    他意兴阑珊。

    人类的关系,因为金钱、时间等的改变,会一下子产生变化,能够保持儿时的情感,是一种奢望。

    他思考要不要让托管煜来应付,这个托管煜一定拿手。

    他又看向了旁边的路志文,这到是一个挺好的孩子,从进来到现在一副“我不存在”的样子,显然是被孔涵硬拉来的。

    要是换做不好的,此时应该和孔涵一起炫耀了。

    夏煜的敷衍,被孔涵发觉,少女咬紧了牙齿,为夏煜的不配合而气愤着。

    在她的想象中,夏煜应该直呼六六六才对。

    只是一个乡下佬,装什么淡定啊!

    “时间不早了,我们走了。”面色不愉的站起身,孔涵拉了一把神游天外的路志文。

    站起身,路志文在孔涵见不到的地方,给夏煜做了一个摊手的动作,表示他的无奈。

    夏煜笑了笑,表示不在意。

    在两人离开桌子后,旁边不远的桌子上,盯着夏煜看了五分多钟的三个女生,兴奋的来到了夏煜的面前。

    “你是夏煜吗?”她们的脸上带着红晕。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