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9. 统统没收(求订阅!)
    按下钟云馨房间的门铃,夏煜和女仆一起,站在外面等待着。

    三分钟后,房门打开,呼吸急促,衣服凌乱的钟云馨出现在了夏煜的面前。

    对她的面色,夏煜表示了理解,他小时候孔晗月突然袭击他,也会慌慌张张的将私密的东西藏起来。

    钟云馨能在三分内将东西藏好,并且换上一件正常的衣服来开门,已经十分不容易。

    虽然毛衣穿反了。

    “你怎么来了,不是放假了吗!”钟云馨感觉到了一丝不妙。

    “我家就在附近,所以放假的时候,也能随时过来关心一下你。”夏煜笑着对她说。

    我才不要这种关心啊!

    不过问题不大,东西已经藏好了。

    东之乡的寝室是两人间,没有人和钟云馨一起住,所以钟云馨独占了一间客厅和两间卧室。

    屋子的面积并不大,要是翻箱倒柜来查,一定可以查出钟云馨的东西,但钟云馨并不慌,因为安思瑶不可能在她的房间里翻箱倒柜。

    安思瑶是一个讲道理的人,不会做出这样有损斯文的事情,所以稳稳的,没有丝毫问题。

    除非安思瑶知道自己把衣服藏在哪了。

    这怎么可能。

    放心的大胆的将夏煜和女仆领到了自己房间,钟云馨甚至还有心情请夏煜吃巧克力。

    一边嚼着巧克力,夏煜一边扫视了一下钟云馨的房间。

    这是一个大房间,地上铺着深色带蔷薇花纹的地毯,上面放着梳妆台书桌等日常家具。

    他的视线放在了床上。

    他不可能直接趴在床下,将钟云馨的箱子脱出来检查,这需要一个理由。

    不然钟云馨就会察觉到有内鬼。

    “我听说你不准备回家了?”夏煜问。

    “嗯,我妈和哥哥去乡下了,我不想去。”钟云馨的理由正当。

    “你只有一个行李箱?”夏煜的话题突然一转,他看着角落的粉色行李箱,问钟云馨。

    “是。”钟云馨撒了谎,她还有一个行李箱在床下,但是里面塞着她在紫琅买的衣服,怎么可能告诉夏煜。

    为了防止被夏煜知晓,她都没敢在摇光的商场买!

    点了点头,夏煜向着钟云馨的床边走去。

    钟云馨有些慌乱,行李箱就在床下,她不想让夏煜靠近。

    “没事,我就看看你的床单,这个床单挺有个性的。”

    转移了钟云馨的注意力之后,夏煜装作不经意的,将垂在床边的床单掀了起来。

    “哟,下面还藏着一个行李箱呢。”让女仆将行李箱拖出,夏煜瞥了眼钟云馨,“打开看看吧。”

    正常见到一个行李箱,夏煜没有理由去查,但之前钟云馨说没有别的行李箱,留下了把柄,检查就有了理由。

    钟云馨打开行李箱的手,微微颤抖,她告诉自己不用慌,上面都是正常的衣服,紫琅买的都在下面。

    她找着理由:“这个行李箱是好久没用,忘了,里面都是一些我不穿的裙子。”

    她掀开行李箱,上面的确是小裙子。

    没有废话,夏煜走上前,将手伸进衣服里一抓,抓出了一件超短裤。

    钟云馨面色发白的坐在了地毯上,她知道,自己的衣服没了。

    让女仆将正常的衣服取出,带上行李箱,夏煜走出了钟云馨的宿舍。

    对普通人来说,穿什么是自由,别的学生想要穿这种出格的衣服,夏煜最多出于维护校规和学生会威严的角度稍微管一管,但钟云馨不一样。

    人的观念是形而上的,但都有着载体,衣服是夏煜有意在钟云馨那里强化的观念。

    穿着正常的衣服,钟云馨对自己的定位就是被夏煜镇压的少女,正常的衣服,让她感觉到自己正受到着束缚,所以不敢惹事。

    而穿上自己的衣服后,她会感觉到自由,继而恢复本性,又去惹是生非。

    所以监狱和军队里,才会在衣着、生活习惯等小事上,有着严格的要求。

    人类的自我定位,就是这么神奇的东西。

    和女仆一起回到了家里,夏煜本以为罗雅丽会为了安飞熊过来找自己的麻烦,但意外的风平浪静。

    他叫来别的女仆,问安飞熊哪里去了,得到的消息是女仆长带着安飞熊在一起玩。

    那个家伙处理了这件事情吗?

    居然能够让安飞熊不去告诉妈妈,也是一个有些手段的。

    让女仆将钟云馨的行李箱放在自己房间,夏煜让她退下。

    他打开行李箱看了看,除了在紫琅买的衣服之外,还有着一些没有见过的衣服,看来是上次搜查漏下的。

    这次说不定也还漏了一些东西。

    不过这不要紧,给钟云馨留点儿也是好的,万事都不能做的太过了。

    “这些衣服,看起来好羞耻。”安思瑶说,“穿起来好丢人的样子。”

    “这可不一定。”夏煜笑着说,“这还是要看脸的,钟云馨之前还染个红发,看起来也不差。”

    “那我呢?”安思瑶的关注点拐到了奇怪的地方。

    “这我就不知道了,要不我穿上看看?”夏煜坏笑着,拿起了一件短皮裤。

    “不了不了。”少女急忙拒绝,夏煜可以想象她面红耳赤的样子。

    放下衣服,合上行李箱,夏煜喝完下午茶,正等着吃晚饭的时候,见到了女仆长。

    女仆长在两个月前被夏煜敲打了一次后,一直表现的十分乖巧。

    这次,她是为了安飞熊的事情来的。

    “小姐,少爷还小,不要和他置气了,这次好在有人告诉我,我哄走了小少爷。”女仆长说。

    没有回答什么,夏煜让女仆长离开。

    他的眉头轻皱,手指在桌面上敲动着。

    女仆长的话貌似没有什么问题,但实际上很有问题。

    表面上看,整句话的意思是,女仆长哄走了安飞熊,给夏煜解决了麻烦,这是出职责与关心。但仔细分析一下,会发现其中的情感并非如此。

    前半句,说让夏煜不要和安飞熊计较,这是默认冲突的过错是在夏煜的身上,是一种偏见。

    后半句,说幸好她解决了麻烦,这个幸好的用词十分值得寻味。是说不是她,罗雅丽就会来教训夏煜。

    以上可能还有些捕风捉影,但女仆长特地过来说这句话的行为,以及夏煜的心灵感应传来的厌恶感,证明女仆长有了二心。

    是罗雅丽的到来,让她感觉可以和自己较量了?

    她认为罗雅丽可以压住自己?

    这一个多月有些疏忽了,身体主要还是安思瑶自己在用,而女仆长又是时常接近安思瑶的人,发现安思瑶还是那个软弱的孩子也是正常的。

    找个机会敲打敲打。

    晚上七点,夏煜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此时托管煜正在喂着黑猫。

    “明天我和涵涵的奶奶说一说,让涵涵和你们一起玩。”夏年红对夏煜说。

    她怕夏煜感觉无聊,住不了几天就回城里,所以想要通过孔涵来牵扯他。

    就是乡下的老人,也都是有着心机的。

    “好。”夏煜也有些期待孔涵变成了什么样子。

    到了大半碗猫粮,夏煜顺手撸了两把猫。

    夏年红心疼的说:“好了好了,一只猫吃什么饼干,还吃这么多,给点剩饭吃吃得了。”

    “奶奶,这是猫粮不是饼干,而且小黑可不是普通的猫!”又雪为黑猫说着话。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