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8. 司机:豪门争斗!(求首订!)
    会面不是今天,吃完早饭后,夏煜和又雪一起来到楼下的面馆,给爷爷打着下手。

    面馆不是很忙,两个老人也没有让夏煜和又雪干什么活,兄妹两的作用是让两个老人炫耀一下。

    就像新得到了一个名牌包之后,立即跨上和闺蜜一起逛街一样,逛街是其次的,炫耀包才是正经的事情。

    待了一早上,确定了自己只需要点点头,叫叫人,说说自己的成绩什么的就好,夏煜放心的将事情交给了托管煜,自己来到了安思瑶的身体里。

    正赶上午饭,他也见到了罗雅丽和安飞熊。

    正如同安思瑶所说的,安飞熊是一个吵闹的熊孩子,而且体重不轻,从外形上来看,叫安飞熊还挺贴切。

    在罗雅丽的千哄万哄下,安飞熊吃了几口饭,便跳下椅子去外面玩,罗雅丽只能端着碗,跟着安飞熊走了出去。

    摇了摇头,夏煜还以为安思瑶这里会上演后妈凭借着庶出儿子的帮助和丈夫的偏爱,和嫡出但母亲早亡的女儿争夺财产的剧情。

    现在看来,是他想多了,罗雅丽和安飞熊,都是不成器的。

    没有一个足够分量的敌人,真是令人寂寞。

    叹息了一声,吃完午餐,夏煜回到房间里休息了一会儿,到了下午两点,走出了屋子。

    在走过前庭的时候,他见到了一个女仆。

    那是别墅里的女仆之一,被罗雅丽指令来照看安飞熊。

    女仆正使用一根晾衣杆,向旁边的树上捅着。

    视线上移,夏煜见到了树上的足球。他又看向女仆的身边,见到了一脸愤怒的指责女仆的安飞熊。

    晾衣杆可以触到足球,但足球周围的枝丫太多,不能拨出来。

    女仆焦急的踮起脚尖,不断戳着足球,但足球就是不动。

    这时候,她听到了旁边的脚步声。

    扭过头,她见到了夏煜。

    “小姐……”女仆急忙要做解释,夏煜阻止了她。

    “杆子给我。”夏煜说。

    从女仆的手上拿过晾衣杆,夏煜计算了一下足球的高度和晾衣杆的长度,结合周围的地形做了一下计划。

    然后他一个助跑,脚在树干上一蹬,身子到达最高点之后,手里的晾衣杆一戳。

    足球被弄了下来。

    女仆两眼放光的看着夏煜,刚刚的动作,实在是太帅气了。

    将晾衣杆交给女仆,夏煜就要离开,安飞熊却拦住了他:“你把球弄脏了!”

    足球落在了一片准备种新花的泥地里,的确脏了。

    “去给我洗干净!”安飞熊继续说。

    女仆说她去洗,但安飞熊并不同意。

    “她自己没有手吗,让她去捡!”男孩说。

    这是一个神奇的逻辑,夏煜盯着他看了一眼。

    他过来帮忙,是因为知道了安飞熊没什么威胁,所以打算招安对方的,但现在看来,这是个招安不了的。

    来到泥地前,他捡起球,在安飞熊的注视中,把球丢回了树上。

    球的位置比刚才更高了。

    “你干什么!”安飞熊上前去拉夏煜的衣服。

    夏煜一个侧身,脚下一绊,就让男孩趴在了地上。

    安飞熊大哭起来。

    没有去管他,夏煜叫上旁边的女仆:“你和我走。”

    “可是少爷……”女仆是被指示要照顾安飞熊的。

    “我才是你的主人。”夏煜不容分说的让女仆跟上。

    “嗯。”女仆本来对安飞熊这个熊孩子的意见就很大,有了夏煜的话,她放心的丢下了安飞熊,跟在了夏煜身后。

    女仆知道,夏煜本来没有带着她出门的意思,只是因为刚刚欺负了安飞熊,不想她被迁怒,所以叫走她。

    这样的话,她就变成了小姐的人,拿少爷的事情来责难她,就是和小姐过不去。

    扭头看了一眼还在地上哭的安飞熊,回想着小姐刚刚说的,“我才是你的主人”这句话,女仆感觉胸口有些发热。

    她傻笑起来。

    夏煜只以为女仆是见到安飞熊倒霉高兴,他带着女仆,进入了在门口等待着的轿车中。

    司机如同一个机器人一般立在一旁,等两人进去后,关上后座的车门,进入驾驶座,将车开往了东之乡学园。

    全程,他一言不发,面如死水。

    但他的心中,并不平静。

    无量天尊,刚刚我见到了什么!

    小姐帮少爷拿球,因为掉进泥里引起少爷不满,两人产生冲突,最后以少爷的失败告终。这看起来是只是一场小小的姐弟矛盾,但事实,真的如此吗?

    豪门中,每一个细节,都是在进行没有硝烟的斗争!

    刚刚也是如此,这件事寓意极大!

    足球,是事件的中心,它不是一个普通的足球,而代表着——安家集团。

    少爷让女仆去拿卡在层层树枝中的足球,是表示对安家集团的夺取。

    而这时候,小姐过去接过杆子,替少爷将足球取下,是一种暗示。

    表示她愿意和少爷合作,联手统治安家集团。

    刚刚女仆捅不下来的足球,被小姐捅下,证明了没有小姐,少爷独自占有安家集团是困难的。

    但少爷并不同意与小姐分,他借着足球落在泥地里的现象来说明,小姐只会将安家集团弄脏。

    他又让小姐去将足球洗干净,是在逼迫小姐表示不再插手安家集团,因为足球正是因为小姐的插手而变脏的,变干净的方法就是小姐不要插手。

    小姐自然不甘示弱,她直接将足球丢回了树上,丢到了比刚刚更高,更加难以拿下来的地方,告诉少爷:不给我,你也别想要!

    少爷到底是年轻了,立即恼羞成怒,直接上前用行动表示,他要和小姐开战。

    小姐也用实际表示,开战之后少爷不会是她的对手,证据就是少爷现在趴在那哭呢。

    只是这些还好,让司机心寒的是:

    小姐最后带走了少爷身边的女仆。

    这代表什么!女仆象征着少爷的助力,小姐这是在胜利后,要将少爷的财产也夺走,让少爷一无所有!

    少爷之所以哭得那么伤心,也是意识到了这一点,恐惧于小姐的赶尽杀绝吧。

    毕竟这可是圈养了一个学园的贵族女生的小姐啊!

    到了学园门口,打开车门恭敬的迎出小姐,司机将车开到一边停下,下车点了支烟。

    我只是想要赚点奶粉钱而已,为什么会被卷入豪门争斗中来?

    要是小姐让我对……下手怎么办?

    伤天害理的事情,我是一定不会做的,但要是小姐重金诱惑怎么办?

    青青啊,为夫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和孩子的未来!

    坚定了内心的信念,司机掐灭了烟,嚼了一片绿箭,喷了一点香水,遮掩了烟味,重新上了车。

    而此刻,夏煜和女仆,也到了钟云馨的寝室门前。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