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0. 篝火旁的盲女(更改)
    “没事。”安思瑶的声音虚弱。

    “你这样是弹不了钢琴的,算了吧。”夏煜劝告着少女。

    “不行,约好的,我一定会赢的。”甩开了夏煜扶着的手,安思瑶向着后台走去。

    约好的吗?

    夏煜想起了十五天前,他为了安抚安思瑶,随口说的,会看直播的事情。

    下面一个选手弹的是什么夏煜完全没有心情去听,等到安思瑶从后台踏上舞台后,他的心才安定下来。

    安思瑶坐在了钢琴的前面,她抬起手,按下了一串前奏。

    叮叮叮叮——咚!

    咚的那一声太过突然,这不是前奏的一部分,而是少女的失误。

    就像夏煜刚刚说的,这种起身都踉跄的状态,根本没有办法好好弹钢琴。

    听众们和评委们吃了一惊,他们惊愕的看着安思瑶。

    这样的视线,让少女更加焦躁。

    三赛已经搞出了一回毛病,这次要连弹都弹不了吗!

    咬紧牙,安思瑶再次举起了手,重新开始了前奏。

    但她再一次失败。

    所有人,都意识到了安思瑶身体的不对劲,他们看着安思瑶。

    安思瑶再次尝试了一次,这次第二个音她就失败了。

    保持着弹奏的动作,僵直了一会儿,少女将手臂甩在了琴盖上。

    胆小的听众们,不由闭上了眼,光是看那力道,他们就可以想象甩在琴盖上的手臂,会有多疼。

    握紧了手指,夏煜立即点击了自由选取。

    他来到了安思瑶的身体里。

    他感觉到了身体的虚弱,还有左手臂的疼痛。

    重新登陆安思瑶的身体,他几天前预想的,少女高兴的欢迎自己的情景,并没有出现。

    安思瑶在沉默,在为自己的糟糕的表现而愧疚,愧疚来自不甘。

    夏煜本准备使用少女的身体做个解释,说明自己身体不好,放弃比赛,但少女的沉默,让他有些不好按原计划行事。

    安思瑶之所以会沉默,是因为她看重这个比赛,看重之前做下的约定,弃权,不是少女想要的结局。

    但不弃权又能怎么办,夏煜可以谈出lv4水准的钢琴,但安思瑶的水准是lv5,他没有办法给少女带来的胜利。

    不,他并不是没有办法。

    夏煜的视线,瞄向了物品栏里的技能等级提升卡。只要使用了提升卡,他就能将音乐变成lv5。

    但他折腾了这么久,参加这个比赛,除了华大的推荐外,另一个目的就是得到这张卡片。

    在他犹豫纠结的时候,安思瑶的声音,在他的脑海里响起,那是哭泣声。

    算了。

    【是否使用等级提升卡】

    【是】

    【请选择使用技能】

    【音乐】

    【使用成功】

    将手放在琴键上空,夏煜开始思考弹什么曲子。

    他的意志比安思瑶强,所以可以勉强弹一些曲子,但其中绝不包括赞美太阳等高难度的曲子。

    就是教宗的舞娘这些中等难度都有些勉强。

    只能选择低难度的曲子。

    思考了三秒,夏煜有了决断。

    他的手,在琴键上按下。

    台下的听众们,忧心的听着再次响起的乐声,他们害怕安思瑶再一次失败,但少女并没有。

    开始还有些瑕疵的节奏,慢慢变得完美起来。

    那是一个宁静的调子。

    安详、温暖、若有清香。

    刘蓉兰认出了这首曲子。

    这是一首古典曲,名字是篝火旁的盲女,一首入门级的曲目。

    这首曲子,旋律简单,节奏缓慢。

    但简单不是粗糙,缓慢反出韵味。

    这首曲子,在夏煜的手下,迸发出浓烈的情感。

    闭上眼睛,刘蓉兰的世界陷入了黑暗。

    寂静、寒冷与孤独将她包围。

    随着乐曲声的传来,她的面前出现了一堆篝火,篝火的光带来了温暖,但寒冷犹在,篝火的燃烧带来了声响,但寂静犹在,篝火无法走进她的内心,她依然孤独。

    曲调蓦地升高。

    篝火旁,出现了一个穿着黑衣的盲女。盲女的声音轻灵,驱散了寂静,盲女的手掌柔软,驱散了寒冷,她活生生的心,也将孤独驱赶。

    刘蓉兰感到了宁静与舒适。

    然而柴薪不断消耗,篝火不能永存,刘蓉兰只能起身出入黑暗中,去找火的燃料。

    不管她间隔多久回来,不管她是否找到柴薪,盲女就在篝火旁,安安静静的等待着他。

    只是看着盲女,刘蓉兰就感觉心已被填满,再无所求。

    乐声消散良久,听众还处在与独属于自己的盲女的对视中。

    直到夏煜盖上了琴盖,那一道声响将众人拉回。

    五个评委动了动嘴唇,不知道应该从哪里开始评价。

    夏煜也不想再听他们的评价,现在他的脑壳疼的厉害。

    站起身,夏煜解释了身体不适的事情,躲开了评委们的啰嗦,出了会馆,回到了旁边的酒店里。

    躺在床上,他按着脑袋。

    “谢谢。”安思瑶的声音有些干涩。

    “不应该是欢迎回来吗?”

    “嗯,欢迎回来。”少女的声音欢快起来。

    她又开口说:“那首曲子……”

    “只是因为你的身体没法弹有难度的,所以随便选了一首简单的曲子。”夏煜为自己辩解着。

    夏煜可不想被安思瑶知道,在弹奏的时候,盲女的原型是就是她。

    虽然被夏煜抢了话,安思瑶还是继续说:“我会努力找柴火的。”

    “???”

    柴火是什么鬼,用来燃篝火的?可盲女的定位是一只守在篝火旁的吉祥物啊。

    还是说,她没有把她自己当做盲女?

    盲女是……我?

    这是承诺要努力养我的意思?

    夏煜的心情复杂,不过安思瑶的身体,不允许他继续复杂下去。

    脱下外衣,他钻到床上。

    在将要进入梦境的时候,他的面前闪过了一串提示。

    【您的加成达到了lv3】

    【你得到了游戏奖励】

    【请您从以下三项中选择一项】

    【1、标记栏位+1】

    【2、技能等级提升卡lv4+1】

    【3、托管ai性格更换】

    【除此外,您还可以……】

    ……

    另一边,会馆里。

    刘蓉兰的孙女,夏煜的便宜师姐刘蔓蔓正在和托管煜说着话:

    “这个选手弹的不怎么样,除了技巧的不足外,他的多余的动作有点多,估计是太紧张了,你觉得呢?”

    “嗯嗯嗯。”托管煜应答着。

    被托管煜的回答噎了一下,刘蔓蔓换了一个话题:“明天晚会会颁奖,你的名次一定会很靠前。”

    “嗯嗯嗯。”

    “……”

    这时候你不是应该说“你的也不错”吗?

    深深的看了托管煜一眼,刘蔓蔓停止了交流。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