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9. 安思瑶的异常
    这场比赛,没有提前透露选手要弹的曲子,所以不管是听众还是评委,都需要自己来分辨。

    这也是一种乐趣。

    正常而言,评委总能在前奏响起十秒内就猜出曲子的名字,但这次,五个评委花的时间有点多。

    他们甚至小声讨论起来:

    “这是什么,有这首古筝曲子吗?”

    “有点像E结局,可E结局不是合奏吗?”

    五个评委沉默了一会儿,继续仔细回想,又过了十秒,其中一个评委吸了一口凉气:

    “就是E结局!是花派秘技那个E结局!”

    “就是刘蓉兰年轻的时候弹的那个?”其余的评委也反应过来,因为刘蓉兰年岁高了,独奏版的E结局已经没有人可以弹奏,所以他们对这首曲子有些陌生。

    确定了曲子后,五人不再交流,认真听着看着,同时,他们的心中也不平静。

    刘蓉兰是大学的时候才弹起来的这E结局,而面前的少年,才是高三而已!

    野蜂追平世界纪录,古筝重现E结局,虽然钢琴涝了点,但这已经是妖孽的等级!

    他们不由瞥了眼台下的刘蓉兰,刘蓉兰满脸得意,还对着他们眨了眨眼睛。

    这个老太婆,居然还藏了这么一个天才弟子!

    此时,夏煜已经弹奏了三十秒,他手上的速度越来越快,人类的眼睛,已经跟不上他手指的速度。

    快速的弹奏带来的,是激昂的乐声,乐声密密麻麻,如同夏日暴雨一般,敲打在每个人的身边,令人心跳加剧、神经颤动。

    暴雨还在肆虐,到了一分钟,夏煜弹奏速度达到顶峰,听众感觉穹杯倾倒,洪水从天空汹涌而下。

    五个评委也激动异常,他们其中三人盯着夏煜的主手,心中回响着惊叹:

    “轮指、回滑、揉弦、还有这个遥指!”

    “这是,左手弹!”

    古筝中,左手一般用来辅助,右手才是弹奏的主体,虽然在明面上大家都说左手要和右手一般的灵巧,但实际上,左手都是不及右手的。

    此刻,在这样的速度下,夏煜居然能够使用左手弹出一样的效果!

    另外两个评委,视线则盯在夏煜的辅助手上。

    一般而言,右手用来拨弦,而左手用来点按揉,虽然看起用来拨弦的右手才是主体,但实际上,左手才是古筝的灵魂!

    右手弹筝,手指按在那根弦上,看得明白;而左手按弦的深浅、颤音的掌握、收放的控制等等,都只能靠耳朵、靠感觉。

    同样的谱子,同样的曲目,之所以可以弹出的不同味道,其微妙尽显在左手的按滑音上。

    一首曲子的韵味,皆出自左手。

    两人盯着夏煜的左手,看着那行云流水的点按摇,看着那繁忙却又因从容而显得缓慢的手指,心中升起惊叹。

    曲到中尾部,速度稍稍慢了一些,但在结尾,又以一个极快的速度和激昂的调子完结。

    音之暴雨,戛然而止。

    但听众们,仍感觉雨在耳边,在回响。

    过了八九秒,掌声响起,轰如雷动。

    “已经没有人可以比你更快了。”评委叹息着。

    “后生可畏。”

    “刘蓉兰有个好传人。”

    他们没有去点评夏煜的技巧,E结局的蕴含的情绪是激昂,他们已经在听曲的过程中,将自己的热情消耗的一干二净,此时只感觉索然无味。

    又勉强打起精神,说了几句鼓励的话,五个评委放夏煜下台。

    不只是他们,现场的听众,包括在电视前看着直播的听众,不管是在做什么,不管之前的心情是多么的激动,此时都放下了手里的事情,进入了颓然。

    电视前,二中的冯马叹了口气,在一赛的时候,他因为夏煜出自一中而轻视了夏煜,后面虽然摆正了夏煜的位置,但心中还是存着先胖不算胖,后胖压倒炕的想法,意图追一追,争一争紫琅第一人位置。

    但此刻,听了E结局这首曲子,他心中的斗志已经完全消失。

    这样的妖人,他怎么可能追的上?

    在课堂上偷偷看手机电视的颜薇,无力的趴在了桌子上。

    这么优秀的少年,要给自己招惹多少的情敌啊!

    会场上,刘蓉兰和孔晗月互相握住了手,满是欣慰。刘蓉兰欣慰的是,花派古筝没有在自己的手上断绝。而孔晗月欣慰的是,夏煜不负所托,孔家将要多出一门绝技。

    心情波动更加剧烈的,是安思瑶。

    她的面色有些发白。

    这场比赛,她本来并不准备参加,只是因为“他”看起来对比赛有着兴趣,所以才过来。

    在比赛之前,她也做了打听,选手里没有比她更加出彩的,这完全是她表现的场地。

    特别是在十五天前,“他”说了会看直播后,安思瑶就十分期待这场比赛。

    但突然冒出的夏煜,打破了她的计划。

    她知道,这样的演出效果极佳,情感也上乘的音乐在前,就是她的弹奏要比对方好很多,也不能拉回听众的注意力,他们之后聊的,一定是对方。

    低声咳嗽了两声,安思瑶有些患得患失起来。

    一方面期待着“他”见到自己的表现,一方面又怕“他”将视线从自己的身上移开,投到别人那里去。

    自己就是因为音乐,才被“他”选上的,要是“他”感觉别人更好的话……

    “瑶瑶?”坐在她旁边的老师,拍了拍她的后背,“不舒服就不用参加了,这个比赛没有什么意思,真正的钢琴家,从来不会在乎这些。”

    摇了摇头,安思瑶表示着坚定的决心。

    她的老师又心疼起她来:“你说你昨晚不睡觉做什么,本来都好了,昨晚你坐了一晚,又严重了。”

    “没事。”安思瑶的话有些乏力,心中还带着失落和不安。

    昨天,已经是第十五天,她本以为可以等到“他”。

    “瑶瑶是怎么了?”前排,刘蓉兰注意到了安思瑶的不对劲。

    “感冒又严重了。”安思瑶的老师回答。

    “那就……”说到一半,刘蓉兰止住口,她向着下台的夏煜招了招手,让他坐在自己身边。

    来到刘蓉兰的旁边坐下,夏煜看向身后的安思瑶。

    刚刚他在后面,就感觉少女的神态有些萎靡,但没有想到,居然这么严重。

    那苍白的面色可不是一般的感冒会导致的。

    “煜煜,看上面,那就是你师姐。”刘蓉兰对夏煜说。

    师姐?就是刘蓉兰那个学了北派古筝的孙女吗?

    看向台上,夏煜见到的,是三赛时候,弹游乐园的歌姬的那个少女。

    刘蓉兰还在说着孙女的事情,但夏煜并没有心情去听,他关注着安思瑶的情况。

    下下个选手就是安思瑶,在台上的刘孙女弹完后,安思瑶起身去后台准备。

    在站起来的时候,她的身子踉跄了一下。

    “没事吧?”夏煜扶住了她的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