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8. 决赛
    “啊!”又雪吓了一跳,快走两步拉开距离之后,惊慌的向着身后看去。

    她见到的,是一脸坏笑的夏煜。

    “不要吓我啊!”女孩鼓起脸。

    “是你先想要吓我的吧?”将她鼓起的脸拍平,夏煜的心情愉悦。

    他又看向旁边的语文老师:“麻烦老师了。”

    “没事,”语文老师挥了挥手,“是校长让我把你妹妹带来的。我和你说,昨天他和我打电话的时候,高兴得差点没笑出猪叫。”

    “说啥呢!”

    校长突然从语文老师的身后出现,将语文老师吓了一跳。

    语文老师没有注意到校长话语中带着的警告,他还以为校长真的是问自己在说什么,他又重复了一句:

    “说昨天我接到你电话,听到对面咯咯咯不说话,还以为你去哪个养猪厂参观了。”

    校长的脸有些红了起来,他瞪了语文老师一眼,反思自己就不应该说出那样威胁的话,这个老友情商低他又不是不知道。

    他又看向了夏煜:“好好比赛,华大的推荐,我已经在帮你搞了。”

    想到昨晚求了老婆半天,许下了一堆不平等条约才弄来的推荐,校长的情绪有点复杂。

    他原本只是想着夏煜可以和老对头二中的竞争一下,别显得太差就行,最好的打算,不过是夏煜晋级二赛。

    结果夏煜不只进入了二赛,还一路突飞猛进,踏入了三赛和决赛。

    他许下华大推荐的事情,本来只是想激励一下夏煜,根本没有想到对方居然真的能够杀到决赛完成约定。

    不过,真男人一诺千金,就是答应老婆的狮子大开口,也得把事情搞定。

    听说阿房这里有一家中药店,传着一道秘传的药膳,名为狮子腰,这几天一定要好好补一补,准备一下。

    和夏煜两人告别,校长拉着语文老师,一起去往了药店。

    夏煜先将又雪带到了自己的房间,房间除了一间卧室还有着一个客厅,住下两人不成问题。

    在又雪放好行李后,他犹豫起来,他的计划是过去找夏东阳看一看,但现在多了个又雪。

    在他头疼的时候,又雪开口说:“哥哥,我听说爸爸也在这里。”

    那个家伙,居然也告诉了又雪吗?

    估计是去自己家找自己,结果被又雪问出来了。

    放下了心中的纠结,夏煜带着又雪一起向着工地而去。

    下了计程车,他根据发小给的信息,找到了工地的监工。

    “你是夏煜,真是夏煜啊!”带着安全帽,正在监督工人干活的胖监工兴奋着。

    将安全帽和手套摘下,他取出手机,询问夏煜:“我可以和你合个影吗?我女儿喜欢你,我让她羡慕一下。”

    没有想到居然还能遇到自己粉丝的父亲,夏煜答应下来。

    拍了两张照,监工取出了两顶新的安全帽,让夏煜和又雪带上。

    不管是谁,进入工地范围都必须带上安全帽,这是规定。

    领着两人来到后面的一片地上,监工一指前面的工作的工人们:“夏东阳就在那里,我去叫他?”

    “不用了。”夏煜拦住了监工。

    他只是过来看看,防止夏东阳又搞出什么幺蛾子而已,可不打算自找麻烦。

    在前面的一群工人里扫视了一圈,夏煜见到了夏东阳。他穿着一件满是灰尘的衣服,带着安全帽,拿着夹砖器,正大汗淋漓的搬着砖。

    这家伙居然真的改脾气了?

    之前,就是让他将一个微波炉从楼下搬到楼上,他都不干的。

    又问了问监工,夏煜得到了夏东阳不是一个人住,身边还有着一个女人和一个孩子的事情。

    在旁边的咖啡厅里休息了一会儿,到了下工的时间,夏煜和又雪跟着夏东阳来到了他住的城中村。

    立在一家老旧的平房前,夏东阳敲了敲门,一个面容秀丽的女人,叉着腰说了他一通,用毛巾将他身上的身上的灰都拍掉,才准他进去。

    要是孔晗月这么对待夏东阳,早就会被打,但夏东阳不止情绪平稳,还带着笑容。

    真是见鬼了。

    还以为这个家伙就是一个贪图享乐的渣滓,居然也会被女人束缚?

    为了这个女人,还去工地搬砖?

    监工说的孩子又是怎么回事?

    皱起眉头,夏煜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他又打电话给了监工,监工问了几个和夏东阳关系好的工人,问出了消息。

    女人和孩子,是夏东阳从紫琅带来的。

    这个家伙居然不是一个人跑路的,而是携妻带女跑路的。

    那个孩子,怕不是她的私生女。

    以前,夏东阳的工资总是月光,夏煜原以为是喝酒喝没了,现在看来,多半是贴到了另一个家里。

    监工继续说着:“有个工人心里酸问过,夏东阳和那个女人是有结婚证的。”

    注意着的又雪,也听到了这句话,她的面色发白。

    她和夏煜可从没有听说过夏东阳二婚的事,要是在夏东阳跑路之后领的证还好说,但更大的概率是在之前,瞒着哥哥和她领的。

    “哥哥。”又雪感觉有些委屈,她的脸上流下泪来。

    孔晗月不要自己走了,夏东阳也不要自己走了,这些都是又雪可以接受的事情,但她现在知道,夏东阳还有一个女儿,他宁愿带着新女儿,也不愿带着自己。

    “没事,这个混蛋不要也罢。”擦了擦又雪的脸,夏煜带着她离开了这里。

    路上,夏煜的心也不平静,他倒不是心中对夏东阳还有着不舍,而是诧异于夏东阳这样的人,也能找到自己的爱情,找到另一半的女人,从搬下微波炉都不肯,到每天工地搬砖如此转变。

    他的脑海中,闪过诸多的身影,蒂娜、幼香、颜薇……,最终定格在安思瑶的影像上。

    ……

    两天后,决赛开始,十个参赛选手来到了会馆。

    进入会馆后,他就收到了游戏提示,获得了技能等级提升卡。

    这是一张可以将lv5以下的所有技能,强行提升一个等级的卡片。

    放下卡片,夏煜看向了安思瑶。

    安思瑶的精神似乎有些萎靡。

    他没有立即进行身体交换,至少得等到两人弹完曲子。安思瑶弹奏的水平,夏煜可模仿不了,两人之间差着整整一个等级。

    第一个就是夏煜,他换上汉服,走上台,拨下了E结局的第一个音。

    这五天,除了去找夏东阳浪费了一些时间,他都在刘蓉兰的教导下,练着E结局,一天前已经能够熟练弹奏。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