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7. 细雪
    轻快的前奏,在安思瑶的手下响起。

    夏煜很快辨认出了这首曲子,这是名为细雪的通俗钢琴曲。

    这首曲子,本是一个小国流传下来的小调,被二战时期的一个钢琴家,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编,几乎完全将调子变了个样,但其中蕴含的情感没有变。

    原小调,取自该国的一个流传甚广的民间故事。

    故事的主人公,是该国古代一个将军,故事的情节,发生在将军还没有发迹的时候。

    细雪是一种特殊的米,这种米经过高难度工艺后,会变得冰凉清香,服用后,有着镇痛和抗感染的效果。

    当时还是一个小头领的将军,在反侵略战争中总是附伤。在古代,伤口感染是士兵死亡的重要原因之一,死神无情,自然也不会眷顾将军。

    他的妻子为了他,便制作这种米来给他用。

    没有听说过细雪的将军,只以为这是普通的药,有了药的帮助,他在战场上勇猛表现,很快就被看中与提拔。

    击退了入侵者之后,将军从一个小头领,成为了城主的家臣,他春风得意,但他的妻子却日渐虚弱。

    将军找了诸多方法,都不能挽救。

    等到妻子故去后,整理妻子遗物的他,才从卷轴里,知道了妻子死亡的原因。

    细雪,需要将米与一种名为蛇柿的药材混合,制作复杂,只能手工操作。

    而蛇柿,是一种剧毒。

    虽然故事悲伤,但细雪的主情绪,是轻快的。

    轻盈、欢快的调子下,隐藏着淡淡的忧伤。

    这首曲子,是以妻子的口,在倾诉自己的感情。

    即便生命不断消散,她的心中依旧欢快,因为她制作的米,救了她的情郎。

    闭上眼睛,安思瑶将自己的情绪,注入到这首钢琴曲中,通过回响的乐声传递。

    她的演奏,让场下的听众们沉醉,但台上的评委,却是听出了一些不和谐。

    太甜了。

    忧伤的部分情感微弱,欢快的部分情感几乎都要溢出来,这哪里是爱而身陨的悲情曲子,分明是一首向着情郎起誓,愿意付出一切的表白曲。

    曲子弹到过渡部分,安思瑶的手指稍稍一顿,她低声咳嗽起来。

    咳嗽没有影响她的弹奏,但乐曲的情感在这道咳嗽声之后,有了一丝变化。

    这是因为安思瑶的情感有了变化。

    弹奏的时候咳嗽,已经算是重大失误,安思瑶看了眼摄像机,心中升起哀伤,哀伤着自己不能献出一首完美的曲子。

    哀伤在乐曲上体现,愈来愈浓,渐渐与欢快交织,然后随着乐曲的结束,在会馆的上空飘荡。

    “好!”五个评委中的四人,率先鼓起掌来。

    “就是九郎在世,也就是这个水平了。”剩下的一个评委,也给出了极高的评价。

    然而,安思瑶的心中没有升起一点儿欣喜,她还在为咳嗽的事情耿耿于怀着。

    “你的身体还没有好吗?”评委关心起她的身体。

    “只是感冒而已。”安思瑶回答。

    “没关系,距离决赛还有五天,好好休息一下。”

    又分析了一番安思瑶的细雪,花了别的选手四五倍的评价时间,在制片人的暗示中,五个评委才意犹未尽的停下了口。

    下台后,安思瑶没有再听下面的演奏,便和老师一起离开了会馆。

    有着安思瑶在前,后面的演奏,从听众到评委,都失去了兴致。

    比赛结束后,夏煜回到酒店,脑中还在回想着安思瑶弹奏的细雪。那真是一首让人难以抵抗的曲子。

    他又忧心起安思瑶的身体,虽然看起来不严重,但到底还是病着。

    白猫那边可以暂时放放了,明天就可以去安思瑶那里。

    虽然比赛已经结束,但大家住的酒店都是一样的,明天公布晋级决赛的名单后,也会有着一个晚会,还是可以见到安思瑶。

    上了床,夏煜进入了睡眠。

    第二天,他的计划出了一些问题,在晚会上安思瑶并没有出现。

    安思瑶本质上也是一个喜欢宅在家里的人,更何况,她还记着夏煜说的,十天到十五天就会回来的事情,这已经到了十天之后了,为了方便,她在卧室里等待着。

    晚会上,公布了晋级的名单,一共十人,夏煜也在其中。

    五天后,十二月一号,就是决赛的日子,十个人争夺全区十强的排名。

    音乐比赛不同于竞技,不需要互相对战,所以决赛是十人一起。

    要是两人决赛的话,一人弹一首,加上评委点评,十几分种比赛就结束了,就是举办方答应,下面的听众也不可能答应。

    晚会回来,为了不浪费今天的游戏时间,夏煜又来到了白猫那里,看了看蒂娜的新家。

    那是一个两层还带着小阁楼的木别墅,别墅很大,但里面的装饰十分简朴。

    里面有着三间空房间,蒂娜选了最小的那一间,房间太大,反而会令女孩不安。

    趴在蒂娜的身边,感受着从女孩身上传来的舒适感,夏煜舒服的睡下。

    使用白猫的身体,在蒂娜的身边入睡,是顶尖的享受。

    一夜过去,天亮的时候,夏煜也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他想着,还是得赶紧把心灵感应的技能弄过来,那种感觉实在令人享受。

    看今天能不能见到安思瑶,见不到就去白猫那里刷技能。

    不对,今天是是周日,不上课。

    只能等到明天了,后天就是决赛,决赛之后就能回到安思瑶那里。

    中午,夏煜到上面的餐厅吃着早餐,这是酒店自带的餐厅,味道还算不错,但远不如安思瑶家,比东之乡学园的厨师也差一些。

    白玉团子也很久没有吃到了。

    吃着午饭的时候,他的手机响起。

    那是他的一个发小。对方的父亲和夏东阳一起混了好几年,所以夏煜和对方的关系也不错,后来对方的父亲进了里面去,联系才淡了。

    夏东阳消失了之后,夏煜托他查探,看来是有了消息。

    果然,对方说的就是夏东阳的事情。

    “他就在阿房?”夏煜惊讶着。

    “嗯,我一个朋友在阿房负责一个工地,夏东阳找活找到他手下了。”

    问了工地的地点和对方朋友的名字,夏煜挂掉电话。

    夏东阳那个家伙,居然去建筑工地搬砖了?

    夏煜有些不可置信。

    他这是被哪个地球人穿越了吗?

    快速将午饭解决,夏煜决定过去看一看。

    在踏出酒店前,他的电话再次响起。

    打来电话的,是又雪。

    按下接听键,妹妹元气满满的声音传来:“哥哥,你猜我现在在哪?”

    缩小通话界面,夏煜看了一下又雪的手机定位,就在自己身边。

    转了一圈,他发现了又雪。她和校长的好基友语文老师一起向着酒店走着。

    怪不得昨天校长说要给自己一个惊喜,原来是把又雪带来了。

    悄声来到又雪的身后,夏煜拍了一下女孩的肩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