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5. 一钢二提三筝
    五个评委惊异的听着从夏煜手下弹出的曲子。

    旋律不只没有什么毛病,还有些优秀?

    “是月之泪。”其中一个玩古筝的评委,听出了这首曲子。

    其余四人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他们一起看着夏煜的弹奏,看着他的动作。

    本来,音乐是听觉的享受,闭上眼睛听音乐是正常的事情,但五个评委和台下的听众们,都不能将眼睛闭上。

    他们现在不只是听众,还是观众。

    台上夏煜优雅的动作和悠扬的曲子交融在了一起,令人着迷。

    “是花派古筝!”爱好古筝的听众,听出了派别。

    只有花派的古筝,会兼顾视觉的效果。

    五个评委也对视了一眼。

    花派现在就一脉,不用说,一定是刘蓉兰的弟子。

    谁之前说这个选手没老师来着,这明明是刘蓉兰的传人!

    短暂的惊讶过后,五个评委静下心来,听着曲子。

    月之泪没有什么复杂的情感变化,就是一首普通的,优雅中带着一些哀伤的曲子。

    月之泪,是一种蓝色喇叭花的名字,换做别的流派来弹月之泪,会让人闭目流连在蓝色的花海中。

    但夏煜的演奏,好像将自己变成了一朵月之泪,在舞台上盛开,闪着莹莹的光芒。

    会馆里没有风,但曲子里生出一阵风来,蓝色的花随风摇曳,夏煜的身子,似乎也跟着飘荡起来。

    等到一曲完结,台下的观众们,还沉浸在刚刚的景象中。

    “十分精彩的月之泪。”一个评委打破了岑寂。

    评委本来想要使用动听来的形容,但夏煜的古筝,已经不只在听觉上令人享受。

    “没有想到,花派古筝还有继承人。”一个评委感叹了一声。

    “刘蓉兰是你老师?”又一个评委问。

    “是的。”夏煜回答。

    “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你?”一个评委有着疑惑。

    “我母亲是刘奶奶的学生,之前一直和母亲在学。”夏煜搬出了孔晗月做挡箭牌。

    “原来是家学。”五个评委点了点头。

    “钢琴、小提琴、古筝,一个比一个精通,真是妖孽。”他们又感叹。

    “这一首曲子,就是你老师当年,也比不过你。”

    又说了一些鼓励的话,五个评委放了夏煜下去。

    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夏煜坐了下来。

    在他的后排,金丝眼镜看着他的背影,心中五味杂陈。

    昨天他和朋友说夏煜可能会古筝,然后两人都将这个作为了笑话,一起笑了好久,没有想到,夏煜今天真的弹了古筝,而且比小提琴还要精湛!

    夏煜的古筝,已经可以倾注乐曲本身的情感,这是他所做不到的等级!

    回想从一赛到三赛的事情,金丝眼镜有些委屈。

    一赛,他看夏煜钢琴弹的差自己一筹,心中自傲。

    二赛上,夏煜换了小提琴,表现了和他一样的技巧水平,并展露了快手后,他勉强将夏煜放在了和自己同等的位置上。

    结果现在三赛,对方又搬出了古筝,并且表现了远远超过自己的技艺?

    你就不能一赛直接用古筝吗!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

    抓了下自己的头发,金丝眼镜叹了口气。

    剩下的几个选手,都没有什么惊艳的表现,到了下午四点,今天的比赛结束,一行人离开了会馆。

    来到酒店的夏煜有些失望,因为他还是没有见到安思瑶。虽然安思瑶的比赛号码是在明天,但除了安思瑶之外的,明天上场的选手,也都去了会馆。

    看来,是安思瑶的感冒还没有好。

    他没有过多的担心,从刘蓉兰那里,他已经知道了感冒不严重,明天等安思瑶参赛,就能见到她了。

    吃完晚饭,无所事事的夏煜早早的进入了睡眠。

    第二天早上六点,他再次来到了白猫的身体里。

    今天还有最后一波收养人会过来,但愿里面有着可以放心的人。

    此时,蒂娜和一群孩子们已经起来了,收养人过来带走了他们的同伴,他们自然也会有所感觉,有所期待。

    除了那两个捣蛋鬼。

    两个男孩已经彻底不抱希望,终于从房间里被放出后,他们欢快的自己玩着。

    这次,他们又碰到了夏煜。

    两人沉默了一下,决定在这个喜庆的日子里,给白猫一点面子,今天就不找白猫的麻烦了。

    不过,狠话还是要放的。

    面对两人的叫嚣,夏煜打了一个哈欠,他跳到旁边的窗台上,将上面放着的一盆多肉踢到了地上。

    木盆倾倒,多肉和土从盆里洒出。

    两个男孩大喜过望,他们本来不敢找白猫的麻烦,但白猫居然自己作死,给了他们报仇的机会!

    他们大笑着拉来了附近的一个工作人员,和他告状。

    然而,工作人员没有对白猫出手,而是狠狠的敲了他们两的脑壳。

    “你们可以啊,现在还学会陷害了!”工作人员面色严肃。

    “我们没有,就是猫推的,你看它还在窗台上呢!”两个男孩列着证据。

    “我还不知道你们,推掉花盆之后就把喵喵放在上面是吧?你们怎么不在它的爪子上沾点泥呢!”

    抓住了两个男孩的手,工作人员将他们拉走:“喵喵那么乖,你们还想要陷害它,走,和我去见院长。”

    “我们才是被陷害的!”

    两个男孩扭头看向白猫,白猫平静的看着他们,表情似乎还带着得意。

    就好像,一切都在它的掌控之中一样。

    两个男孩打了一个寒颤,心中升起了一股恐惧。

    以后白猫闯祸,岂不是都是他们两背锅?

    远离,以后一定要远离这只猫!

    目送着两人被拉到楼上,夏煜叹了口气,感慨着他们的不自量力。

    他又看向窗外,大巴到了,这次下来的人,比上次还要多一些。

    将窗子打开,他窜了出去,在这些人脚下晃悠了一圈。

    他看中了其中一对夫妇,这对夫妇身上的温暖,只比蒂娜身上的,稍稍差上一些。

    他们大概三四十岁,穿着一件普通的衣服,看起来条件只是普通。

    普通也已经够了。

    两人进入大厅,见到了正在玩的一群孩子们。

    他们的视线,一下子就被其中一个金发碧眼的女孩吸引。

    但他们对视了一眼,便不再去看。

    他们虽然在自己所在的小镇子里,也算是富人家,但放在大城市,完全不够看,这么好看的女孩,怎么也轮不到他们。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