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4. 三赛开始
    在宴会之后,所有的选手也都知道了自己的参赛编号。

    夏煜是甲-32。

    就是第一天,第三十二个的意思。

    这次是全区的比赛,参赛选手一共有着八十多人,所以分成了两天。

    第三十二,要到下午才会轮到,早上可以先去白猫那里看看收养人的事情。

    希望安思瑶的演出时间也靠后一些,不然自己就只能看录播了。

    早晨六点,夏煜来到了白猫这里,八个小时后是下午两点,正好过来看下午场。

    六点,大部分的孩子还没有醒来,夏煜趴在蒂娜的旁边,一边等待着,一边玩着女孩的头发。

    到了七点,福利院里的工作人员行动起来,看着所有的孩子洗漱,换上整洁的衣服。

    九点,一辆大巴开到了门外,车上下来了十几个人,他们就是有意图收养的人。

    十几人看起来多,但很多是夫妻一起来的,最多只能将福利院里的孩子领走十人。

    借着猫的身体,夏煜在这群人里面晃悠了一圈,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这些收养人都经过了审核,已经将绝大部分不怎么样的人筛了出去。

    十几个人里,有两家人看中了蒂娜。

    金色的长发和碧蓝色的眼眸,就是在第二区白人里,也是稀少的。

    一些激进人士,还将金发碧眼称为血脉最纯正的人。

    福利院并不是收养人看上了孩子,就可以将孩子带走,还需要看孩子的感觉。

    所以老管理员询问蒂娜,蒂娜想起自己的奶奶,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

    她看向了怀里的夏煜,夏煜对她摇了摇头。

    十几个人里面,有着两个人身上有点令猫舒服的感觉,但很遗憾,这两家人身上没有。

    女孩于是拒绝了两家人。

    老管理员清楚的注意到了蒂娜拒绝是因为白猫,她准备劝劝,但又想到白猫之前救自己的事情。

    这么长的时间,白猫从没有出去过福利院,怎么自己出去的那一天,就会及时出现呢?

    这大概是一只有灵的猫。

    她没有再说,又给两家人推荐了别的孩子。

    到了下午一点多,找到心仪孩子的收养人去办手续,没有找到的,也各自返回。

    两点,夏煜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此时,他正坐在舞台下,下午的比赛已经开始了。

    评委里并没有刘蓉兰,这是为了避嫌。

    第一个上台的,是一个夏煜不认识的少女,从周围人突然严肃起来的神情来看,是个厉害的角色。

    少女穿着一件素白的汉服,她的手上,抱着一把古筝。

    这个世界,古筝也是世界级的乐器,遇到一个同样弹古筝的选手,也没有奇怪。

    将古筝放好,少女整理了一下义甲,开始了演奏。

    一道欢快的音声,在馆里回响。

    听了前奏,夏煜分辨出,这是名为游乐园歌姬的曲子。

    这首曲子,蕴含的是一种求而不得的情感,虽然表面欢快,但在调子里,蕴含着深刻的悲伤。

    第一节,悲伤的意味还不浓厚,听着曲子,可以体会到追求她人时,因为对方一举一动而欢喜沮丧的情绪。

    第二节,悲伤渐渐占了主要的部分,追求被拒绝,陪伴无可能。同时出现的,还有一丝着魔。

    你若喜欢,我便变幻。

    曲子进入了短暂的欢快,这是向着目标努力,看到光明前途的欢快。

    然而第三节情绪一转,欢快陡然消失,调子蓦地变快,原本欢快的情绪,突然变得杂乱起来。

    这是虚假的欢快被打破,终于明白应和对方喜好也是徒劳,情感就是这么不讲道理的东西。

    但情绪没有进入沉寂,杂乱缓缓消失,欢快再现。死寂的心,继续着虚无的应和。

    在少女弹完之后,现场响起掌声。

    夏煜跟着鼓掌,并对这个少女的水平进行着估算,少女的技术和他差别不算太大,他现在处于lv4的初阶,少女大概是中阶后阶的样子。

    台上的五个评委,对少女的弹奏进行了一番肯定后,便让她下去了。

    后面上场的,是夏煜的熟人,在开阳骚扰过安思瑶的那个金丝眼镜,金丝眼镜的技艺在苏省已经算是顶尖,但在全区,还是不够看。

    这样又过去了十人,到了夏煜。

    来到后台,夏煜换上衣服,在前面吹笛子的选手下台后,他深吸了一口气,将优雅开启,走了上去。

    台上的评委们,小声交流着。

    “下面那个选手,就是提钢双绝的那个了吧?”

    “小提琴弹的很有潜力,但钢琴也就一般吧。”

    在全区的赛场上,评委有些飘,夏煜表现出的钢琴水平,足以在苏省前列,但只被凭借了一般。

    “他进十强还是有点危险的,不过也有希望。”

    “这些后面再说,视频里的野蜂听着不得劲,这次正好现场听一听。”

    “嘿,我还带了专业的计时工具。”

    一个评委取出了一个计时器。

    他们期待的看着入场口,等着夏煜的出场,他们从没有思考夏煜会不会拉野蜂的事情。

    直到夏煜出现。

    看着穿着汉服,抱着古筝走出的少年,五个评委搔动起来:

    “这谁?什么情况?表上面不是写着下面一个是夏煜吗?”

    “这是走错了?后台怎么会出现这么低级的错误?”

    “等等,这样子好像没错。”

    “脸还真一样!”

    他们对视了一眼,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这是,一赛弹钢琴,二赛拉小提琴,三赛又换古筝了?”

    “他的小提琴比钢琴强,古筝还能比小提琴强不成?”

    比起台上的评委,下面的听众就要心情平和的多。

    他们离夏煜有些距离,加上夏煜没有穿西装,而是换了汉服,所有的听众都没有认出他来,所以一点儿也不惊讶。

    但此刻,他们对夏煜的印象,也很深刻。

    这是因为夏煜使用了优雅,他蓝衫抱琴,缓缓行进的场景,让听众感觉走出来的,是一个真正的古代贵公子。

    其中一些喜欢这种华风的贵妇人,更是眼中发光。

    和评委行了礼,夏煜将古筝放在面前的架子上,屈膝坐下。

    一帮贵妇人心里更加骚动起来。

    坐下来的姿势也好帅气!

    将手悬在古筝上空,夏煜播下了第一根弦。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