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2. 送归
    刘蓉兰还在说着关于弹古筝姿态的事情,她知道夏煜在技巧上的天分,也肯定对方在学习上的努力,但他怎么就不能分出一些精力到调整自己的神态,让自己的演奏变得更加帅一点呢?

    “现在不是以前,只能通过磁带和收音机听古筝,现在是用视频的,视频。”刘蓉兰说着,“所以,视觉上的感受,是同样重要的要素。”

    她正说着,却见到夏煜自顾自的将手放在了琴弦上。

    “你这孩子听我说……”刘蓉兰的话突然止住,因为夏煜的气质,已经一变。

    刘蓉兰看着夏煜,感觉他身上那种普通的懒散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宁静的优雅。

    拨动手指,第一个音符在夏煜的手下出现。

    刘蓉兰激动起来。

    对,就是这种感觉,这种手指滑动的弧度,这种注视琴身的神态!

    夏煜弹奏的,是一首中等难度的曲子,名字是白之矜持。

    那本来就是一首优雅的曲调,在夏煜的手下,更添了一股贵族感。

    刘蓉兰放缓了呼吸,怕打搅到夏煜。

    一边准备看热闹的孔晗月,也停止了嚼薯片,瞪大了眼睛。

    在夏煜一曲弹完后,孔晗月抓住了夏煜的手,还没有来得及问什么,就被刘蓉兰一把拉到了后面。

    抓住夏煜的手,刘蓉兰激动的说:“对,就是这种感觉,这种自身气质和曲子交融的感觉,才是我们花派的理念!”

    刘蓉兰激动的心稍稍恢复了一些,她放开夏煜的手,又说:“你已经掌握了理念,现在,是时候教你我花派的奥义了。”

    “???”

    掌握了门派理念之后才教奥义?

    夏煜面带歉意的看了眼孔晗月,他原本以为,孔晗月将古筝曲当做武功秘籍的说法,是她自己搞怪,没有想到居然是刘蓉兰先弄出来的。

    “我先教你奥义的基础。”刘蓉兰来到了古筝前,开始弹奏。

    到了古筝前,她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整个人变得冰冷起来。

    年轻的时候,刘蓉兰被称为高岭之花,就是因为她在弹奏古筝的时候,气质冰冷。

    感叹了一下刘蓉兰的气质,夏煜注意着曲子。

    这首曲子他没有听过,曲调激昂,手法复杂。

    看着刘蓉兰的手在琴弦上快速翻动,夏煜明白了这首曲子的难度。

    在节奏快的同时,这也是一首高度炫技的曲子,看了一分钟,夏煜已经看到了四种手法的应用。

    到了后面,刘蓉兰的手越来越快,夏煜的眼睛甚至已经不怎么能够捕捉到手指的弹动。

    好在他还有着灵巧lv3,灵巧同样可以让他的反应能力增强,他才能一个不差的将整个曲子看完。

    “这曲子的名字是POD042,是二战的时候我们花派的先人们,在其他区留学的时候,联手做的。”刘蓉兰说。

    夏煜点了点头。

    “开始练习吧。”

    接下来的时间,夏煜就在学着这么一手曲子。

    月亮落下,太阳升起。

    床上,夏煜看着三个栏位,犯了愁。

    安思瑶、徐幼香、白猫,他要去哪里好呢?

    安思瑶那里有美食,徐幼香那里有游戏,白猫哪里有令猫感觉舒服的小女孩。

    夏煜现在明白了古代皇帝的烦恼,他还只有三个就这么难以取舍了,皇帝起码有十几个贵妃选,比他更加纠结。

    不知道自己以后,这个烦恼可不可以达到皇帝的程度。

    思考了一会儿,夏煜点击了安思瑶的栏位。

    几天没有见小傻妞了,过去看看她吧。

    主要是去弄点吃的。

    眼前一阵黑暗后,夏煜见到了安思瑶的花园。

    少女正坐在卧室阳台的的椅子上,喝着茶。

    看了看旁边的桌子上,被少女喝了一半的红茶,夏煜的心情微妙。

    这,算不算是间接接触呢?

    不过,再让女仆拿一个茶杯的话,显得像是嫌弃一样。

    还是算了。

    端起茶杯,夏煜喝了一口。

    加了奶的红茶并没有什么苦味,茶香和奶香混在一起,十分美妙。

    他又拿起一边的小饼干吃着。

    “这些天是出什么事情了吗?”安思瑶的声音,在夏煜的脑海里响起。

    “没有,你怎么这么想?”夏煜疑惑着。

    “你已经六天没有过来了。”

    “……”

    居然已经过去这么长的时间了吗?

    都是白猫身上的加成太过神秘,害他研究了这么多天!

    虽然将锅都推到了白猫的身上,但夏煜还是有着一些内疚。

    见鬼,明明只是我帮她打压手下,她叫我学钢琴的互惠关系而已。

    徐幼香的那里,我明明是想去就去,一点儿也不会愧疚的!

    “是遇到了一些麻烦,不过已经解决了。”夏煜对安思瑶说。

    “那就好。”沉默了一会儿,安思瑶又补充说,“要我帮忙吗?我还有很多钱。”

    “你没事看着点儿徐幼香就好。”夏煜说。

    “嗯。”安思瑶的心情愉悦起来。

    虽然她对看着徐幼香并没有什么兴趣,但这是为“他”做事。

    少女的心中,升起浪漫的情感。

    不清楚安思瑶的少女心,夏煜将一碟小饼干吃完,思考着下面要干什么。

    安思瑶提出弹钢琴,但被夏煜拒绝。

    他已经努力了这么久,将音乐肝到了lv4,现在只想要歇一歇。

    而且,他还在学着古筝。

    过了一会儿,夏煜想到了一个好点子,正好可以用来缓解一下内疚。

    “我哼一首曲子给你听。”他对安思瑶说。

    “好。”少女甜甜的应着。

    夏煜没有哼之前给又雪听的正午阳光,而是换了一曲五彩石。

    正午阳光更加慵懒一些,五彩石要更加清脆欢快。

    在这欢快的曲调里,夏煜和安思瑶都感觉到了困倦。

    来到床边躺下,夏煜闭上了眼睛。

    过了一会儿,女仆敲了两下门,走了进来。

    她见到床上的安思瑶,惊讶了一下。

    确定了小姐是在熟睡,女仆脱下她的外衣和鞋子,给她盖上了被子。

    “睡着倒是一点儿也不凶。”女仆嘀咕着,“不过还是凶起来帅气。”

    掏出手机,偷偷拍了两张照片,女仆拿去和好友们炫耀。

    八个小时的过去,夏煜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对自己睡了几乎一份游戏时间的事情,他也十分惊讶。

    果然安抚的助眠效果十分出色,可惜录音之后,就完全没有了效果,不然刻成唱片发售,全球每个家庭一张,他就能赚翻。

    ……

    周一,他再次选择了白猫。

    要不是好几天没有见安思瑶,他昨天决不会去安思瑶那里,因为白猫正面临着事件。

    蒂娜和她奶奶不知道前天说了什么和他有关的事,那警员也不知道会不会回来再查。

    眼前重归光明后,他见到的,是宠物店的墙壁,还有熟悉的笼子。

    我被送回来了?

    夏煜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