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0. 舒适的怀抱
    前两句话,因为句子简单,夏煜还能听得懂,但后面两人说的话,夏煜就一头雾水了。

    看起来,这个老太太是想要偷自己送给孙女,孙女挺开心的。

    从奶奶的手里接过夏煜,蒂娜将他抱在了怀里。

    夏煜眯起了眼睛,感觉有些舒服。

    这是心灵感应的技能,女孩的感觉,比起之前那两个壮汉还好。

    趴在蒂娜的腿上,夏煜有些舍不得离开了。

    这个心灵感应的技能,看起来只是起到预警和判断善恶的作用,可实际上,还给了人一种不同与五感之外的第六感。

    五感会让人愉悦,第六感自然也能。打了个哈欠,夏煜十分愉悦。

    这还是在一个陌生小女孩的身上,要是得到了这个技能,然后抱住又雪或是安思瑶的话,一定会感觉更加愉悦的吧?

    这让夏煜更加坚定了获得这个技能的决心。

    蒂娜又在说着夏煜听不懂的话,其中好像还夹了一些不好的词。

    “咪咪……”

    对,就是这个。

    “咪咪。”

    夏煜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对方总是说这个词做什么?

    “咪咪~”一边顺着夏煜的猫,蒂娜一边说着。

    我才不要这样的名字!

    这个家果然还是不能待。

    “好了,赶紧睡觉吧。”老太太关掉了灯,上了床。

    蒂娜于是将夏煜抱在怀里,又躺回了床上。

    夏煜闭上眼睛,享受了一个小时心灵感应的愉悦,然后推开女孩的手,站起了身。

    他用爪子拨了拨女孩金色的长发,又看了看对方可爱的脸。

    虽然这个孩子看起来十分不错,夏煜的感觉十分中意,但这个世界是一个现实的世界,一个可爱的小女孩而已,哪有好吃的猫粮和罐头重要?

    跳下床,夏煜没有发出一点儿声响。

    下次出猫ug的时候,不知道可不可以获得这个潜行的技能,以后有机会可以去吓安思瑶。

    又跳上墙边的餐桌,夏煜推开了窗子,外面有着一个小露台,可以顺着跳下去,返回宠物店。

    但来到露台边缘的夏煜,并没有立即离开。

    他思考了一会儿,现在八个小时的游戏时间,起码还剩下四个多小时,那两个懒店员得九十点才会过去上班,自己完全不用着急回去。

    先看看在自己没了之后,那个叫蒂娜的小女孩会怎么反应。

    过了一个小时,蒂娜翻了个身,手在身边摸了摸,感觉到了不对劲。

    她睁开眼睛,摸着床。

    老太太被她的动作惊醒。

    “快睡觉。”老太太催促着。

    “猫猫没有了!”女孩的声音委屈。

    “猫能跑哪去?”老太太坐起身,打开了灯。

    两人在屋子里找了一圈,将各个角落都翻遍,也没有找到夏煜。

    原本不以为意的老太太有些急躁起来。

    “家里就这么大,猫能跑哪呢!”

    见到夏煜真的没有了,女孩伤心的哭泣起来。

    “哭个什么,给你弄个猫你都不看好!”老太太有些焦躁,她的负面情绪在不经意间发泄向了孙女。

    蒂娜更加委屈了,女孩不敢大声哭,只能一边抽泣着,一边流着眼泪。

    “好了好了,别哭了,奶奶明天再去给你弄一只!”老太太蹲下身,安慰着孙女。

    “可我喜欢那只猫猫。”得到了奶奶的安慰,蒂娜的心中的委屈喷发出来,她哭的更加伤心了。

    老太太一次次哄,但都不能哄好。

    窗外暗中观察的夏煜,虽然听不懂两人是在说什么,但通过两人的举动和神情,还是能够判断出来她们是什么情绪。

    蒂娜的哭泣让夏煜有些揪心,女人的眼泪是可怕的武器,可爱的小女孩尤其如此。

    他忍住又观望了一会儿,见到蒂娜没有停止哭泣的迹象,他推开窗户,喵了一声。

    女孩立即停下了抽泣,她看向窗台,见到夏煜后,露出欢喜的笑容。

    她的脸上还挂着泪珠,这笑容,就如同雨后彩虹一般。

    老太太也高兴的笑起来,她来到窗前,一把将夏煜捞在了怀里,关上了窗户。

    她又叽叽哇哇的说了几句,将窗户的锁锁上。

    她说的,不外乎是“锁上窗子看你下次怎么跑”之类的话,夏煜很想告诉她,自己会开锁。

    蒂娜重新接过夏煜,开心的叫着他的名字,摸着他的背。

    老太太关灯之后,蒂娜也没有睡觉,而是不断摸着夏煜。

    因为感觉上的舒适,夏煜倒是睡了过去。

    早上八点,夏煜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此时,他正坐在地铁上。

    闭上眼睛,他伸了一个懒腰。

    在白猫那里,睡的十分舒服,比使用自己的身体睡觉还要舒服。

    地铁很快到站,他走出地铁站,向着学校走去。

    他思考着,笔记本可以去徐幼香那里蹭,有着徐幼香,游戏也会更好玩一点,所以笔记本一时半会儿没有必要买了。

    先买个自行车吧?

    平时就放在地铁站这,周末骑回家。

    自行车便宜,可以再买一辆给又雪,她的学校虽然离新家不远,但到底还是有一段距离的。

    决定了存款要怎么用,夏煜又点开游戏点看了看。

    此时他有着五千五百二十的游戏点,换成经验卡,大概是十一张半。

    等等,这个半是走哪里冒出来的?

    作为一个强迫症患者,夏煜上次已经将游戏点清空,他现在应该有十二张经验卡的量的游戏点才是。

    怎么少了半张?

    昨天看还没有什么问题,也就是说,是今天发生了什么。

    只有在技能练习的时候,游戏点才不会增长。所以是因为自己练习了技能?

    可猫步自己并没有走。

    打开技能栏,里面并没有多出一个技能,这也是正常的事情,一个lv1的技能,正常需要八小时练习。

    所以他是练了什么?

    沉思了一会儿,他将视线放在了安抚上。

    非要说他做了不一般的事情的话。

    只有被老太太偷,和被蒂娜摸。

    被偷可以去除怀疑。

    之前他也被店员摸过,并没有出现异常,所以估计也不是被摸的事情。

    还有什么可能呢?

    思考了一阵子,夏煜想到了一个刚刚被忽略的事情。

    今天,也是他第一次使用白猫的身体睡觉。

    睡觉不是缘由,但睡觉舒适,会让猫打呼噜。

    网上有一群猫奴,宣扬猫呼噜可是治愈失眠,缓解压力。

    所以,安抚其实是这种技能?

    试试就知道了。

    第二天凌晨,夏煜再次进入了白猫的身体。

    没等他舒舒服服的睡在蒂娜的怀里练技能,家门就被粗暴的敲响。

    老太太立即坐起身,她来到门边看了一眼,露出惊容。

    她没有开门,但门外的人有着钥匙,门在下一刻就被打开。

    一个第二区警员走了进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