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5. 门后面的老太太
    为了等待猫粮厂商那边的广告出来,夏煜推迟了去安思瑶那里的时间,等到他过去时,安思瑶等他不到,已经自己在做自己的事情。

    她拿着一本书在学习。

    “马上有场考试。”安思瑶解释说。

    记下考试的时间,夏煜决定那一天晚上再过来,或者直接去徐幼香那里。

    说起学习,他好像也很久没有在自己的学校上课了。

    不过这不是问题,东之乡的老师讲的比紫琅的老师更加透彻,而且他已经可以靠着音乐被保送华大了,还要学什么习?

    这不是浪费时间吗?

    将书放在一边,夏煜起身来到了钢琴室。

    将游戏点都兑换成了经验卡,夏煜继续开始了练习。

    他现在在练的,是名为拜泪的曲子。

    这首曲子以其苍茫和悲凉的音调闻名,是一首没有什么变化的曲子。

    没有什么变化不是没有变化,而是变化的细微,这种细微的变化,最难以掌握。

    弹的明显了,就破坏了这份细微,弹的不明显,也算是失败。

    “拜泪说的是一个神话故事,弑杀神明的神话。”安思瑶和夏煜讲解着曲子的情感。

    “神是被信仰着的生物,一个信徒,向着自己的信仰举起刀剑,这种悲凉,就是情绪的中心,从前面部分以人身对抗神的恐惧,到后面部分神之将死的浓郁悲哀,就是曲子的变化。”

    安思瑶说的,并没有什么作用,夏煜欠缺的不是对曲子情感的掌握,而是基础技巧的不成熟。

    好在有着经验卡的加成,他的技巧,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进着。

    到了三个小时后,他已经可以熟练的弹奏这个曲子,但他的技能还停留在lv3,没有达到lv4。

    他已经学了几十首的曲子,这些都还不够吗?

    “还有什么曲子?”夏煜问。

    “有点难度的都已经没了,剩下的,就是普通的曲子了。”安思瑶说。

    有难度的都学会了,但还是不能达到lv4是为什么?

    夏煜皱起眉头,心中不免升起焦躁。

    他舒了口气,将心情平复。

    现在,他的身边就有着一个好的老师,有着疑惑,问一遍不就可以了吗?

    他于是问向了安思瑶。

    “更进一步?”安思瑶组织了一下语言,和夏煜说,“想要更近一步的话,就要去体会情感,你看了之前和我一起比赛的那个拉野蜂的选手吗?”

    没有想到还能从安思瑶口中听到自己,夏煜的心情复杂。

    “他在上一场比赛里弹的法兰老狼,就有了这个条件了。”安思瑶说,“就是他的技巧太差。”

    突破点在这里吗?

    不过,不能在此刻弹法兰老狼,不然安思瑶一定会发现。

    夏煜闭上眼睛,回想了一下安思瑶刚刚讲的,凡人弑杀神明的故事。

    五分钟后,他睁开眼睛,按下了拜泪的第一个音。

    钢琴室的窗子没有关,晚风吹在夏煜的身上,似乎有些干涩。

    秋天的晚风自然不会干涩,干涩,是曲子引起的共感。

    苍茫的音乐,将夏煜包围。

    风沙滚滚,无边无际,一条白龙盘旋于巨树之上,看着脚下渺小的人影。

    咚——

    一道沉闷的响音突然出现在缓慢的曲调中,那是白龙唤下的雷电。

    响音不时出现,气势雄浑。

    举起弑神之剑的凡人,躲闪其间。

    第一部分结束,凡人开始了反击,白龙劈下的雷电,反而成为了伤害它的凶器。

    白龙一步步被削弱,但曲调没有一点儿轻松或是激昂,依旧是一片苍茫的悲哀。

    第三部分,曲子变得更加缓慢。神已被弑杀,接下来应该走往何处?

    这首曲子,虽然取的是一件神话故事,但实际上,是一个东方小国的写照,人民揭竿而起,推翻了残暴的统治者,但也失去了领导,变成了一盘散沙。

    最后,这个小国被邻国吞灭,作曲家逃到了别的国度,写下了这么一首曲子。

    最后一个音飘散在空中,夏煜也见到了技能升级的提示。

    lv4的音乐,成了。

    月底的三赛,基本没有了问题。

    三赛过两天就是决赛,到时候,乐器大赛就彻底结束。

    自己的华大推荐,就可以到手了!

    说起来,之前问过一次安思瑶的大学志愿是什么,少女回答的也是华大。

    这到底是一件好事还是一件麻烦的事情,夏煜不能确定。

    到时候再说吧。

    夏煜又开始弹起别的曲子,到了lv4,他不管弹什么,都有了以前所不曾有的感觉,这是弹出了情绪,音乐,本来就是情绪的产物。

    “成功啦!”安思瑶惊喜的说,她语气里的雀跃,比夏煜心里的波动还要强烈。

    “嗯。”夏煜说。

    剩下的时间里,他又弹起别的曲子。

    到了时间结束,他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此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又在咖啡馆混了半个小时,他来到了孔晗月的别墅。

    按下门铃后,屋门很快被打开,但门后的不是孔晗月,而是一个瘦小的老太太。

    退后两步,夏煜看了看四周,确定了自己没有走错别墅。

    那么,老太太的身份就可以确定了。

    这就是从北方来的,孔晗月让自己去偷技能的老师吧。

    这时候,孔晗月从旁边跳出来,抱住了老太太的身体。

    她笑嘻嘻的对夏煜说:“惊喜吗?”

    “惊喜你个头!”夏煜还没有说话,老太太先伸出手指,点在了孔晗月的脑壳上,孔晗月的脑袋于是歪向了一边。

    同时,老太太原本严肃的脸上,也出现了微笑。

    看来孔晗月和她老师关系很好。

    两人闹了一阵子,孔晗月和夏煜介绍说:“这是你妈妈的老师,煜煜你叫师祖就行了。”

    “什么师祖!”老太太又敲了一下孔晗月的脑壳。

    她扭头看向夏煜,脸上的笑容隐去,面容重新变得严肃起来。

    夏煜的心中一惊,他明白,老太太对他的印象怕是不怎么样。

    多半是夏东阳的锅。

    “你叫我老师就行了,月月和我说你的天赋很好,你现在试试吧!”老太太的表情清淡,对孔晗月说的话,她并没有放在心上。

    要是真的天赋好的年轻人,她怎么可能没有听说过?

    多半是孔晗月想要给自己的儿子谋个出路,所以想要硬塞给她。

    夏煜又看向了孔晗月,孔晗月给了他一个神秘的微笑。

    夏煜于是知道,孔晗月是故意隐瞒了老太太。

    不然的话,发一个视频过去,足以解决问题。

    至于她的目的,就是看到自己老师惊讶的表情吧?

    真是恶趣味。

    来到古筝室,在老太太不以为意的态度中,夏煜带上义甲,拨动琴弦。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