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3. 拍烂戏的猫
    从冯家两姐妹那里带了一堆东西回到别墅,时间也已经到达,他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此时,他正在咖啡馆里拉小提琴。

    咖啡馆里,满满的坐着人。

    自从夏煜拿了紫琅市的第一之后,咖啡馆就已经十分热闹,现在他又拿了苏省的第二名,咖啡馆的位置已经需要排队。

    其中一些是音乐爱好者,但更多的,是那些自以为自己格调很高的小资,剩下的一些,则是听说夏煜追平了世界纪录,过来看热闹的。

    将琴弓放在琴弦上,夏煜拉起了野蜂。

    这么长时间,天天拉这首曲子,夏煜已经十分熟练,他就是闭着眼睛,也将将曲子拉出来。

    因为灵巧的能力还有着剩余,他的神色轻松,这让周围的客人们更加感觉到厉害。

    短暂的一曲完毕,鼓掌声足足响了半首曲子的时间。

    这是因为店长的饥饿营销,野蜂一天只拉一次,而且时间不定,完全是随缘。

    感叹了一下店长的心黑,夏煜继续拉起白狼。

    懂行的人感到曲子同样的精彩,不懂行的人虽然感觉枯燥,但正是因为枯燥,让他们更有了一种格调感。

    那些不枯燥的都是流水线商品,人生绝大部分的时间是枯燥的,所以枯燥就是人生,所以夏煜在拉的琴曲,就是人生。

    就是夏煜随便乱拉一通,那些人也能坦然的坐着,并在结束时送上热烈的掌声和赞美。

    夏煜明白这一点,所以他的态度有些敷衍,不过态度并不会影响到他的发挥,他又没有什么情感需要宣泄,只是单纯的在按曲子拉动音符而已。

    到了五点半,他准时下班,先回到家里,和又雪一起吃完晚饭,然后去往孔晗月那里。

    孔晗月说的那个古筝老师,人在北方,还需要几天,才会过来。

    正好现在夏煜的音乐也才停留在lv3,他也并不着急。

    到了十点,他准时乘上地铁离开,回到家里。

    这份规律,在周五被打破。

    今天就是黑猫出道的第一天,具体时间是晚上七点,在市区的一个小公园。

    为了晚上上黑猫的身体,夏煜难得的自己上了一天的课。

    到了下午,他以还有别的事的借口,让又雪和颜薇一起过去小公园。

    在两人离家后,夏煜登陆了黑猫的身体。

    黑猫此刻正被颜薇抱在怀里。

    打了一个哈欠,夏煜无聊的打量着四周,之前使用黑猫的身体,他都是自己用爪子走路,还是第一次被人抱着走。

    “小雪,那个广告是什么样子?”颜薇是突然被夏煜抓了壮丁,她还不清楚情况。

    白天在学校里,见到夏煜主动邀请她,她还高兴了一下,没有想到要做的是这么一份事情。

    “我也不知道,听说是和之前那个猫猫狗狗向前冲一样,灵活的穿过障碍物什么的。”又雪说。

    “那小黑行吗?”颜薇用怀疑的视线看向了夏煜。

    “喵!”夏煜挥了一下自己的爪子。

    “应该可以的吧。”又雪也不确定,在某些时候,黑猫十分听她的话,但更多的时候,搭理都不高兴搭理她。

    她试探着向黑猫伸出了手。

    见到黑猫乖巧的和她击了个掌之后,又雪兴奋起来:“没有问题,是乖巧模式!”

    你家猫还有不同模式的吗!

    虽然心中疑惑,但颜薇没有将问题问出口,因为公园已经到了。

    那家猫粮厂商,已经在紫琅政府那边做了申请,今晚的小公园他们可以使用。

    公园里搭着一个大摄影棚,三四十个人正等待着两人一猫。

    这些人里,只有五个是猫粮厂商的工作人员,剩下的都是看热闹的大爷大妈。

    五个工作人员中,领头的是一个青年小伙,他来到又雪的面前,做了自我介绍,然后就进入了正题。

    颜薇将夏煜交给了又雪,立在一边看着。她的任务就是一直盯着又雪,防止出现什么事情。

    不过这也不可能出现什么事情,这么多大爷大妈在这里盯着。

    又雪抱着夏煜,听着青年说剧本的安排。

    “是这样的,我们这个剧本呢,就是我们把一条鱼和一碗我们的这个猫粮,放在两个方向,然后放鱼的是一条坦途,放猫粮的是一条艰难的道路,小黑要做的,就是灵活的走过那条艰难的道路,然后吃猫粮。”

    又雪看向了夏煜,见到夏煜点了点头之后,跟着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那么我们就开始!”青年回头赶着人,“哎,大爷大妈们让一让。”

    在道具搭建好之后,又雪将夏煜放在了跑道上。

    跑道距离地面大概半米,分为两条岔路,一条漆黑一片,还有着许多石头和树枝拦路,一条照着灯光,上面还铺着鲜花瓣。

    在跑道的上面,还放着一些小摄像头,这是为了多方位拍摄,可以说是态度是十分认真。

    但夏煜认真不起来。

    他知道,青年是想要通过猫宁愿走一条荆棘的道路去吃猫粮,而不愿意走一条宽敞的道路去吃鱼这个选择,来体现自己猫粮的美味。

    但这种情绪太过平了,剧情也没有丝毫起伏。

    对这种粗糙的剧本,夏煜实在不满意。

    但给钱的都是大爷,大爷要求这种就来这种吧。

    叹了口气,夏煜理了理自己的毛发,迈动了脚步。

    演戏,并不是按着文本来就好,好莱坞有一句老话:“如果一个场景是讲述那个场景所讲述的东西,那么你就算是掉进*坑里了。”

    这句话说的是,演员在演戏的时候,不要做一个提线木偶。

    文本之内,还要有个潜文本。

    夏煜已经进入了角色,他先是看了看猫粮的道路,然后又看了看鱼的道路,迟疑了一会儿,抬起右爪,一会儿移向右边,又一会儿移向左边。

    终于,他下定了决心,将右爪放在了猫粮的方向,他从慢慢走动,到开始奔跑,一路跨过了所有的拦路石头和树枝,爬上高高的石头山,来到了猫粮旁,低下头,吃了一口猫粮。

    还挺好吃的。

    “好!”青年高兴的喊着,周围的大爷大妈们,也都鼓起掌来。

    五个工作人员喜滋滋聚在一起,看着拍摄的视频。

    他们已经做好了在这里扯上三四个小时的准备,却没有想到这只黑猫居然这么厉害,一次就通过了。

    颜薇走上前抱起夏煜,惊奇的端详着他。

    “小黑你好厉害!”她将夏煜举高高。

    夏煜翻了一个白眼,他知道自己厉害,但此刻他的心里,都在想着剧本的事情。

    这剧本的问题不是一般的大。

    在演了一遍之后,他又发现了一个问题。

    猫粮路上的艰难,是为了表现得到猫粮的不易,衬托出猫粮的对猫的吸引力,但夏煜灵巧而炫技的避开了所有的障碍,没有丝毫的不易,完全是轻轻松松到爪了猫粮。

    第一场戏,居然就演的是这样的烂剧本,真是令猫遗憾。

    要是他是一个人,他还能和青年说道说道,但他是一只猫。

    又叹了口气,夏煜就要放弃挣扎,做一只拍烂戏的猫。

    这时候,青年一皱眉头:“感觉有些不得劲。”

    在周围踱步了两圈,他又不能把握到是那里不对劲。

    别的工作人员劝说青年,但青年执意想要弄个明白。

    这个家伙,还是有点追求的嘛。

    从颜薇的怀里跳下,夏煜再次走向了木台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