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4. 没有中
    离开后,金丝眼镜感觉到了不对劲。

    他停下脚步,和两个同伴说:“我们好像被利用了啊,安思瑶有点不耐烦,他上来将我们赶走,不就是收获了好感了吗?”

    “那我们再去一趟,再被嘲讽一次?”一个同伴说。

    “我们上前都讨不了好,他怎么可能成功,安思瑶不一会也要烦他了。”另一个同伴说。

    三人于是立在一边,看着夏煜和安思瑶的方向,等待着夏煜被安思瑶嫌弃。

    然而,夏煜并没有和他们一样纠缠,打了个招呼之后,就转身离开。

    “这个家伙,居然以退为进,这样安思瑶对他就只剩下好感了。”金丝眼镜感觉到了自己的稚嫩。

    “是个高手,别上去触霉头了。”两个同伴打消了搭讪的念头。

    对他们来说,面子比什么都重要,落面子的事要及时避免。

    另一边,夏煜离开了安思瑶,又回到了钟云泽的旁边。

    “你该不会是看上她了吧?”钟云泽对夏煜说。

    “没有。”夏煜说。

    “没有就好,那帮蠢蛋以为安思瑶只是普通家庭,人家可是安家的小姐,安天封的安家集团!”钟云泽的话语里,夹杂着柠檬的酸气。

    “你怎么知道的?”夏煜好奇的问。

    “我家公司和安家公司有业务往来,我爸还在的时候,我还去过安思瑶的生日宴会。”钟云泽说。

    钟父还在的时候去过,就是说最近没有去过?是钟家的公司没落了?还是安思瑶后面没有举办对外开放的生日宴会?

    暂时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先将这个信息记下吧,以后说不定会用到。

    收集各种消息,是夏煜的爱好之一。

    “而且,别看安思瑶这么一副软软的样子,实际上凶的很!”钟云泽又说。

    “怎么说?”夏煜已经猜到了情况,但还是问了一句,他想要知道钟云泽是怎么看的。

    “我妹你知道吗?就是让咱妈头疼了这么多年的那个混世魔王,在学校里被安思瑶治的服服帖帖。”钟云泽啧啧感叹着,“真是人不可貌相,我爸在的时候,都不怎么管得住我妹。”

    从别人的口中听到自己的功绩,夏煜的心情有些奇妙,同时,他也确定了孔晗月口风的紧密,连钟云泽都没有告诉,别人更不会说。

    和当初一样,是一个可以相信的人。

    就是性格幼稚了一点,不过这也是她的可爱之处。

    和钟云泽闲聊了一会儿,夏煜又见到有人去搭讪安思瑶。

    美丽的少女,总是招蜂引蝶。

    在面前划拉了两下,夏煜点击了安思瑶的栏位,进入了她的躯体。

    刚刚交换身体,重心有些不稳,夏煜凭借着灵巧,稳住了身子。

    “你怎么了?”搭讪的两个男生,观察到了夏煜的踉跄。

    “没事。”夏煜面无表情的回答。

    两个男生有些发愣,刚刚安思瑶说话都是软软的,怎么现在一下子变得冰冷起来了?

    将手里的果汁放在一边的桌上,夏煜迈开了步子。

    两个男生急忙跟上。

    走了四五步,见到他们没有放弃的打算,夏煜说:“我去女厕,你们也要跟来吗?”

    “啊,不。”面对夏煜凌厉的视线,两个男生感觉心中一纠,竟然有点害怕。

    这是因为夏煜使用了恐吓。

    一边观察的钟云泽,拉住了托管煜的手臂:“你看我说什么的,你看他们那个面色!不知道安思瑶是说了什么,把他们吓成那样!”

    “嗯嗯嗯。”托管煜应和着。

    威吓住了两人,夏煜继续向前。

    他倒不是在欺骗对方,而是真的有所需求。

    从隔间出来,夏煜一边洗着手,一边调戏着安思瑶。

    “我不来你是不是要回去洗内衣了?”

    “才不会!我会自己过来的!”安思瑶辩解着。

    怕少女太过羞涩,夏煜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那些人你理了做什么,直接拒绝就是了。”

    少女没有说话。

    “好了,我知道你拒绝不了。”伸出手,夏煜捏了捏安思瑶的脸颊,烘干了手上的水,直接向着电梯处走去。

    在大厅门口,他遇到了一个出来的女生。

    看着夏煜走向的方向,女生叫住他说:“大厅在这里!”

    回过头,夏煜对女生一笑:“我知道,我是要走电梯离开。”

    说完,他继续向前走去。

    女生就是那小部分不适应宴会的人中的一个,她看了看大厅里,笑自己拿杯子姿势的两个男生,一咬牙,跟在了夏煜的背后。

    她之前一直躲在角落拖延时间,却从没有想过可以提前离开。

    到了电梯里,她还有些忐忑。

    夏煜已经猜到了情况,他安慰女生说:“没有什么事,不过是一个宴会而已,就说是身体不舒服好了。”

    “谢谢!”看着风轻云淡的夏煜,女生的心情平静下来。

    夏煜所住的楼层先到达,他迈步离开了电梯。

    在电梯门合上后,女生的心中还在想着他的身影。

    好酷!

    安思瑶的心情同样愉悦,她指着路说:“就是前面那一间,我没有拿卡,不过老师在里面。”

    夏煜于是敲了敲门,一个年老的妇人给他开了门。

    “你怎么现在就回来了?”老妇人诧异着。

    “不高兴在那待着了,就回来了。”说完,夏煜就进入了卧室。

    独留下老妇人在客厅里发愣。

    不喜欢就回来这个逻辑,看起来没有什么毛病,但在安思瑶嘴里说出来,就不一样了。

    这个丫头,原来是一个这么有个性的孩子吗?

    没有理会她的惊讶,来到安思瑶房间的夏煜,继续和少女说着刚刚的事情。

    他感觉自己需要教教安思瑶,怎么摆脱那帮意图不轨的家伙。

    “以后有人烦你,你就说身体不适,需要安静休息。”夏煜开始手把手给安思瑶设计起台词。

    ……

    第二天,比赛即将开始,一行人一起前往会场,夏煜意外遇到了安思瑶。

    “早上好。”夏煜说。

    “抱歉,我身体有些不适。”

    “???”

    我是教你在别人烦你的时候说出这句话,不是打个招呼就说啊。

    我记下了。

    没有再和安思瑶说话,到达剧院后,夏煜先抽了比赛编号,他的编号是十,比较靠前的位置。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