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8. 催婚?
    初赛过后,要等到下周六,二赛才会开始,二赛定在开阳市。

    洗漱完毕,躺在床上,夏煜进入了游戏。

    眼前一阵黑暗之后,他见到了安思瑶的书桌。

    “晚上好。”安思瑶说。

    “怎么还没有睡?”夏煜问。

    因为他现在来的晚了,所以安思瑶都是先睡一觉。

    “外公过来了,所以陪了他一会儿。”少女有些为难,她也不知道外公突然冒出来做什么。

    “你怎么陪着你外公的?”夏煜有些好奇,他无法想象以安思瑶的性格,陪伴长辈是个什么样子。

    坐在一边观禅,外公问一句就答一句这样的吗?

    “我在花室插花,外公在一边喝茶。”安思瑶说。

    也和观禅差不多啊。

    夏煜可以想象爷孙两个,明明坐在一起却互不相关的样子。

    “今天学钢琴吗?还是打打游戏?我买了一些设备。”安思瑶问。

    “设备?”好奇的夏煜,跟着安思瑶来到了一个空房间,房间放着一个大大的沙发,除了正常的电脑和主机之外,还有许多种类不同的街机。

    兴奋的上手玩了一会儿,夏煜就感觉到了乏味。

    之前玩游戏,都有别人在自己耳边说着攻略,聊着天,但安思瑶一句话也不说。

    少女就像是点缀的花朵一般,可以养眼,但不能从她的身上直接获得趣味。

    而徐幼香,就像是一只调皮的小猫,有时候有点吵,但也让人感觉热闹有趣。

    夏煜更喜欢安静的。

    对游戏失去兴致的他,来到了钢琴室。

    此时,在别墅里住下的,安思瑶的外公虞梁,也从女仆那里听到了安思瑶大晚上没睡觉的消息。

    他想了想,放下手里的企划书,披上一件外套,向着钢琴室走去。

    这次,他之所以过来,只是因为一件事。

    他从线人那里听说,安思瑶在那个徐幼香那里,停留了一个晚上,而且还又给对方打了一笔钱。

    钱只是小事,但睡一晚,可是一件大事。

    事关老虞家的传承,他立即过来想要和安思瑶聊一聊。

    但白天安思瑶那毫无所谓的神情,让虞梁难以开口。

    来到钢琴室,他先敲了敲门,然后将门打开。

    弹琴的夏煜放下手,看向进来的老人。

    老人的头发花白,但是精神抖擞。

    这个老人,就是大梁资本的董事长吗?

    “晚上睡不着吗?”虞梁的坐在一边的椅子上,看着自己的孙女。

    “我平常的话,回答嗯就可以了。”安思瑶在夏煜的脑海里说。

    “嗯。”夏煜选择照着安思瑶的习惯来。

    “弹钢琴?”老人又说。

    夏煜又在安思瑶的指导下,嗯了一声。

    “你的钢琴,还是你妈小时候教你的吧?”

    安思瑶给的知道还是“嗯”。

    “我听说你还参加了一个比赛,拿了第一名?”

    这次安思瑶终于不再说嗯,换成了“是的”。

    别说虞梁,就是夏煜,也感觉这交流根本没有办法做。

    这个丫头,在单方面听从别人安排的情况下,也在拒绝着和别人的交流吗?

    也是,没有人喜欢做提线木偶,既然做了,便是将心给藏起来了。

    见到孙女还是老样子,虞梁叹了口气,他站起身,看了眼床边的盆栽,和夏煜说:

    “雌花没有雄花的授粉,就不能结出果子,玩玩可以,可别拿来当真了。”

    说完,老人离开了钢琴室。

    “???”

    夏煜摸不着头脑,关雌花的授粉什么事情?玩玩什么?

    这是在催婚?

    夏煜将心中的疑惑问向了安思瑶,安思瑶摇了摇头,表示没有这一件事情。

    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夏煜又开始说另外一件事情。

    “我在比赛的录像里见到了你了,冰冷而温和的绘画世界,弹的真好。”

    安思瑶有些不安的回答说:“我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吧?”

    “没有,很漂亮。”夏煜说。

    少女高兴起来。

    “下周就是二赛了,你到时候怎么安排?”夏煜又问。

    二赛不同于初赛,需要比上两天的时间,举办方给办了住宿。

    “我在开阳还有一间房子,住在哪里就好,很方便。”安思瑶说的方便,是夏煜方便附身的意思。

    听到住宿的地方不可接触到少女,夏煜有些失望。

    只有等比赛的时候,才能看到她了。

    想到自己杀进前十,安思瑶也认不出来自己,夏煜不禁有些得意。

    哄骗安思瑶,也是一项难得的乐趣。

    停止了闲聊,夏煜兑换了经验卡,开始钢琴的练习。

    今天,他要学的是古龙顶端这首曲子。

    这也是一首悲伤的乐曲,听在耳中,好像见到了一座荒凉的城市一般。

    这不是一首难曲子,在经验卡的帮助下,夏煜还学了一首简单的现代曲拜剑。

    八个小时的游戏时间过去,夏煜回到了自己的身体。

    此时是早上七点,他简单洗漱休息了一下,又登陆了徐幼香的身体。

    昨晚游戏打的有些乏味,到徐幼香那里补充一下愉悦感。

    他来的有些不是时候,关着的卧室门外,有着一个陌生的嗓音。

    嗓音尖锐,气势很足。

    夹在这样嗓音里的,还有徐母的声音。

    靠在床板上,她凝神听着。

    “……幼香那孩子也已经二十一了……人家家里是开厂子的……什么?你还嫌弃人家文凭低?我的姑奶奶哦,人家不嫌你家女儿是个瘸子就不错了……”

    原来是催婚的。

    在安思瑶的身体里,本以为被催婚结果不是,到了徐幼香的身体这里,却一下子进入了催婚剧情。

    不过,徐幼香的父母还不急着婚事,那个大嗓门的女人是个什么来路?

    他问了徐幼香。

    “那是我爸的姐姐。”徐幼香回答。

    “她现在可是在找你的麻烦,你就不骂两句?”夏煜又问。

    “她是长辈,我怎么骂?”徐幼香说。

    “哦,我明白了,原来你就是个窝里横。”

    “呸,谁和你是窝里!”

    “???”

    注意点应该是这个吗?

    这时候,夏煜听到了门被打开的声音,那个姑母一边嚷嚷着,一边走了进来。

    夏母和夏父阻拦着她,但是没有拦得住。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