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1. 香瑶会面-前传
    到了学校,夏煜见到了颜薇。

    颜薇和他是同班同学,见不到才奇怪。

    少女来到夏煜面前,将一个小木盒给了他。

    “这是饼干。”颜薇说。

    “和前天的一样?”夏煜面露喜色。

    颜薇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周围的同学们就包围了两人:“什么叫和前天的一样,前天你们干了什么!”

    糟糕,忘了他们都是喜欢偷听的家伙了。

    夏煜告诫自己,不该见到饼干就放松了警惕。

    夏煜的气场有些强大,同学们不敢逼问,但颜薇就要弱气的多,她被女生们不断询问着。

    学校生活十分无聊,能够有一个八卦解闷,是大家都喜欢的事情。

    见到颜薇被问得支支吾吾,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夏煜主动说:

    “她妹妹和我妹妹是朋友,放假的时候经常跑到我家来玩。”

    “妹妹?”男生们的眼睛一亮。

    “你们的妹妹都多大了?”他们关心的问。

    “滚!”夏煜笑骂。

    一群人也笑嘻嘻的离开。

    手下木盒,夏煜对颜薇说:“谢谢。”

    “不用谢。”颜薇露出笑容,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两个女生,又围上了她。

    “之前不是告白失败了吗,你是怎么又勾搭上的!”

    “没有,就是妹妹们一起玩。”颜薇解释说。

    “妹妹们一起玩久了,哥哥姐姐就也一起玩了嘛!”女生们嘻嘻的笑着。

    “真好啊,我原本还想去找夏煜表白看看来着。”一个女生面露遗憾。

    “就你那一马平川,比得上我们薇薇吗?”

    “要死啦你!”

    两个女生打闹了一阵,又看向了颜薇:“既然你和夏煜熟的话,周六的KTV也拉上他啊!”

    “对啊,你总嫌我带男友,现在夏煜陪你一起,你就不嫌了吧!”

    颜薇欢喜起来,她的确想要约夏煜出来,但只有两个人的话,怕被夏煜拒绝,现在一群人一起,机会正好。

    “我试试吧。”她说。

    另一边,夏煜一边吃着饼干,一边看了看自己的游戏点。

    『5180』

    除了每天惯例的部分,多出来的两个480,是钟云馨事件的奖励。

    是时候去安思瑶那里,将这些游戏点全部花掉了。

    决定后,他又开始思考颜薇的事情。

    之前还没有怎么察觉,现在看周围同学们的反应,颜薇和自己的距离有些近了。

    接近的距离,会让人产生别的想象。

    这个不用着急,反正上次自己已经说了高中不想谈恋爱。

    度过一天无聊的课程,打完工,在孔晗月那里学完古筝,他进入了安思瑶的身体。

    睁开眼,是熟悉的钢琴室。

    昨天,夏煜就已经和少女说好今天过来。

    换了十张两倍经验卡,叠加成十一倍的经验加成,夏煜开始学习。

    他现在学的曲子,还是冰冷又温和的绘画世界,这个曲子上手的难度较低,但精通的难度极高,比赞美太阳还要难。

    夏煜已经可以弹完这首曲子,但他弹的,就好像是玩游戏的时候,一个怪不打,全靠跑路过关一样。

    这无疑是不行的,必须要将怪全部解决,并且尽力达到无伤才行。

    这首曲子,又被一些鉴赏者认为是为难而难的曲子,依靠音的堆积而让人手疼。

    但这的确是一首美丽的曲子,通过这首曲子,也能极大的锻炼技巧。

    开了外挂的夏煜,在本身就是挂的安思瑶的指导下,吃力的学习着。

    八小时将近,夏煜终于可以以一个较小的瑕疵度,奏完这个曲子。

    冰冷又温和的绘画世界,冰冷是指环境的艰难,温和是指心的归宿,绘画则是如梦似幻的意思。

    将最后一个音弹完,夏煜叹了口气。

    这样的曲子,真是令人心中不快。

    “好啦,剩下的瑕疵部分现在练不上去了,开始学新的曲子吧?”安思瑶说。

    “要完美弹这首曲子,需要什么条件?”夏煜感觉自己晋升lv4的契机,就是这首曲子。

    “还得学一些别的曲子,你还有好多曲子没有学习呢!”

    居然还有好多。夏煜头疼起来。

    “不用担心,除了九郎的护身符、冰泪、火之篡夺之外,没有这么难的曲子了,这些曲子也只和赞美太阳一个档次。”怕夏煜直接放弃,安思瑶安慰着他。

    听了安思瑶的话,夏煜放心下来。

    他转念想,别人需要学十几年才能全部精通的曲子,他才学了一个月,就看到了结束的曙光,已经十分快捷。

    乐器大赛马上就要初赛了,看来初赛前达到lv4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过初赛也不需要这么高的水平,复赛才需要。

    复赛是在十一月,这么长时间lv4一定成了。

    距离游戏时间结束还剩几分钟,他放下了琴盖,和安思瑶聊着天。

    “钟云馨现在怎么样了?”

    “很老实,没有再惹什么事情。”安思瑶回答。

    顿了顿,她又主动说:“要是她再惹事的话,就让司机去教训她,我知道的。”

    “对付那些女仆也可以这样,你只要板着脸去找女仆长,女仆长就会给你收拾女仆。”

    “嗯。”安思瑶甜甜的应答了一声。

    她又问:“那个残疾的女生那里,最近有什么事情吗?”

    “没什么事情,我忙着练琴最近也没怎么管她。”

    什么叫忙着练琴啊,你玩了七八天才练的琴!安思瑶腹议着。

    不过不管那个人是个好事,这多半是点心的功劳。

    “我可以去看看她吗?”安思瑶趁机问,她的心中忐忑。

    “你想去就去好了。”夏煜就没有准备隐藏徐幼香,“她不知道我是男性,你记得不要告诉她。”

    “好。”得到了小秘密的安思瑶,更加高兴了。

    八小时的时间过去,夏煜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早饭时间,又雪一边嚼着面包,一边对夏煜说:“哥哥,明天周六了,晚上出去玩吗?”

    “去哪?”夏煜问。

    “KTV!”又雪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他。

    “还有谁吗?”夏煜知道,没人挑拨又雪不会去那种地方。

    “还有漓漓和漓漓的姐姐,听说还有三个哥哥的同学。”

    “这么多人能唱个什么。”虽然这样说着,夏煜还是答应下来。

    又雪于是拿起手机,给漓漓回了一个ok的手势。

    .

    .

    ps:

    孔晗月这个角色有点争议,解释一下:

    这个角色不是我生造出来的,而是取材自经典电影,《无人知晓》里的母亲惠子。

    这是影评对惠子的评价:『她的撒娇般的声音,少女的装扮,以及金棕色的长发,都使人看不出她是一个“母亲”,看不出她准备承担生活给予她的沉重』

    孔晗月的内心不是一个母亲,而是一个少女,与其说她将夏煜他们当做孩子,不如说她将他们当做朋友。

    将她当做一个母亲,会感觉处处奇怪,但以一个十多岁的孩子看她,她的一切便能解释。

    她对又雪:这个朋友害了我不少次,是个扫把星,我要离她远点!

    她对馨馨:一开始就凶我,我没把她当过朋友!

    她对泽泽:听话的小弟,妈妈罩着你!

    她对夏煜:煜哥超厉害!

    就是这样ヾ(????)?~

    .

    《无人知晓》十分致郁,取自日本一项真实事件,事件更加致郁,非致郁爱好者不建议观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