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8. 安·神·思·仙·瑶
    进入学生会,夏煜首先将钟云馨丢到了里面的休息室里,然后看向两个保安。

    “今天的事情是什么情况?”夏煜问。

    两个保安中年纪大一些的说:“我们在值班,有一个女生过来叫我们,说是有人打架,然后我们到了地方,就见到那个女生在追另外两个女生。”

    “还有别的吗?”夏煜又问。

    两个保安摇了摇头,他们什么也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麻烦你们了。”让冯雨沫打开门,夏煜送两个保安离开。

    他没有立即去询问钟云馨,而是坐在沙发上等待着,又过去了一分钟,两个受害者走了进来。

    夏煜先扫视了一眼她们的身子,没有什么伤痕。

    两个女生坐在沙发上,左右看了看,见到钟云馨不在这里,松了一口气。

    “钟云馨为什么追你们?”夏煜问。

    两个女生叽叽喳喳的说起事情的缘由,夏煜进行着总结。

    简而言之,就是两个女生中的一个,看不惯钟云馨的奇装异服,就嘲讽了一下,结果被钟云馨追着跑。

    好在她们跑得快,没有被钟云馨追上。

    “你们之前没和钟云馨打过交道?”夏煜皱起眉头。

    “没有。”两个女生回答。

    从她们的神情里,夏煜可以判断她们说的是实话。

    就是说,这次钟云馨突然暴起,根本没有什么内情,只是因为她是一个不良而已。

    “你们知道上一次钟云馨打人的事情吗?”夏煜又问。

    东之乡学园就这么大,两个女生也是交际广的,认识那个受害者,她们将自己知道的事情都告诉了夏煜。

    那个被钟云馨欺负的女生,也和钟云馨没有什么瓜葛。

    这个丫头,是一个纯粹的恶人啊。

    既然这样,也就好办了。

    要是她是有着别的什么委屈,夏煜还得费力去解决,现在知道了问题就出在钟云馨的身上,只要解决钟云馨就可以了。

    “你们希望钟云馨愉悦的退学继续浪荡,还是想让她上门给你们道歉,并且以后在学园夹着尾巴做人?”夏煜看向两人。

    要是两人将今天的事情捅大,钟云馨多半是要被退学了。

    两个女生思考了一下,所谓报复,都是建立在别人悔恨之上,退学只能让钟云馨愉悦,并不算是报复对方。

    “你真的有办法对付钟云馨?”两个女生问。

    “等庆祝日过去好了,到时候钟云馨没有给你们道歉,你们再告诉老师也不迟。”

    “好。”两个女生答应下来。

    让她们离开,夏煜最后放出了钟云馨,对她进行询问。

    被夏煜放置久了,钟云馨已经恢复了镇静,她看着夏煜:“怎么,还想用昨天那一套来吓我?我告诉你,不管用的!”

    夏煜的确昨天只是吓吓她,要是他自己的身体,动手也就动手了,他是钟云馨的哥哥,教育妹妹天经地义,但他现在使用的是安思瑶的身体。

    之前对钟云馨动手,是为了制服对方,但现在再动手,就没有了理由。

    懒散的靠在沙发背上,夏煜斜视着钟云馨:

    “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是你乖乖去和被你欺负的女生道歉,并且以后老老实实做人,二是我现在放了你。”

    钟云馨使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夏煜:“我当然选二!”

    夏煜于是站起身,打开了门。

    钟云馨大步走出了房间。

    冯家两姐妹凑到夏煜的身边。

    “就这么让她走了?”两人气愤着。

    “她会回来的。”夏煜露出笑容。

    离开学园,他坐上车,回到了别墅前庭。

    司机停下车,准备下车给夏煜开车门,夏煜阻拦了他:“别忙,坐好。”

    司机的后背顿时冒出冷汗。

    终于要清理自己了吗!

    老婆,为夫先走一步!

    “有件事情交给你去办。”夏煜继续说。

    司机松了口气,原来不是要沉自己,只要不是沉自己就好说。

    “小姐想要沉谁?”他问。

    “???”

    这个司机,原来是这种角色吗!

    上流人士家的司机,果然不凡!

    镇静了一下,夏煜说:“不用沉谁,就是让你去吓吓一个小丫头。”

    夏煜将自己的计划告诉了司机,让他执行。

    “保证完成任务。”

    替夏煜打开车门,司机看着自家小姐离去的背影,叹了口气。

    果然,知道了这么多的自己不会轻松下去。

    这一定是一个试探,看自己能不能处理好这些工作,然后再决定是沉了自己,还是将自己收为手下,同流合污。

    上一个司机,可能就是没有通过考验,才消失不见的。

    司机的神情凝重起来,他掏出了手机,进行着安排。

    周五,在学园里闲逛的钟云馨,发现学校周围的防备有些低,往日里在围墙边巡逻的保安,都没有了踪影。

    这是一个极好的机会,本来不想出门的钟云馨,被这个机会引诱。

    就像本来不想买东西的顾客,被打折所引诱一样。

    这么好的机会,不跑我不就是亏了?

    这么想着,钟云馨翻过了围墙。

    完美!

    她拍了拍手掌,欢快的向着远处走去,丝毫没有注意到,不远处一个修剪绿化的园丁,悄悄的跟在了她的身后。

    ……

    另一边,东之乡的宿舍里,两个被钟云馨欺负了的女生,正在聊着天。

    “安思瑶说让钟云馨给我们道歉,你说靠不靠谱啊?”

    “既然安思瑶都这么说了,一定还是有把握的吧?”

    “可是钟云馨道歉并夹着尾巴做人什么的,怎么可能嘛!”

    “等等看好了,要是不行就告诉老师,这次她一定会被开除的!”

    两人对夏煜的承诺,并不看好。

    这时候,她们听到楼下传来了哭泣的声音。

    来到窗前,她们见到了一个穿着皮衣,跑进宿舍的人影。

    两人惊愕的对视着,学园里会这么穿的只有一个人,但那个人哭成这样……怎么可能?

    “应该是看错了。”

    “可能是模仿者。”

    两人都不相信,直到门铃被按响,抹着眼泪的钟云馨出现在了她们的面前。

    “对不起,请原谅我吧!”钟云馨跪在了地上。

    两个女生眨了眨眼睛,将门关上,重新打开。

    钟云馨还跪在那里。

    安思瑶说的居然是真的!

    不只道歉,都跪下了!

    安思瑶是神仙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