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0. 奇妙的关系
    到了地方,夏煜还是没有想起来对方到底是谁。

    他皱起眉头,准备看看对方下地铁后往哪儿走,看能不能想起什么,结果对方出了地铁站,就上了一辆跑车。

    放下了这件事情,夏煜向着孔晗月的家里走去。

    另一边,钟云泽让开车的朋友先带着他到超市买了一些东西,然后来到了自家别墅的门前。

    他并没有立即进去,而是先来到车库,看了看自己心爱的越野车。

    这次回来,除了看看孔晗月之外,他的另一个目的,就是将越野车带到蓬莱市去。

    他的这辆车,是向厂商定制的版本,别的地方根本买不到!

    踢起脚撑,钟云泽坐上去,用力一蹬脚踏板,在车库里转了一圈。

    还是定制的越野自行车,骑起来带感。

    停下车,美滋滋的摸了摸车龙头,钟云泽提起超市袋,出了车库,向着门口走去。

    拐过拐角,他的步子猛地停住,躲在了墙壁后面。

    他看到一个不认识的男人,正在按他家的门铃!

    那是什么人,是歹徒?还是推销骗子?

    这里的保安严格,歹徒和骗子,应该进不来才是。

    钟云泽的心中想到了一个可能,但他不愿意相信。

    直到他见到孔晗月出来开了门,亲密的和陌生男子进行拥抱。

    看着两人拉着手进入屋子,钟云泽坐在墙角,抱住了脑袋。

    撞到后妈和情人一起该怎么办?

    父亲已经走了三年了,母亲还只有三十七岁,找一个情人也是正常的事情。

    钟云泽安慰着自己,但心中还是升起了巨大的沮丧。

    那么可爱的妈妈,居然也和那些深闺怨妇一样吗?

    而且那个情人也太年轻了,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大!

    想到对方可以和母亲亲密,钟云泽的心中升起了极大的嫉妒。

    他坐在原地,静静地等待着。

    十点,夏煜从屋子里出来,钟云泽看了眼过去四个小时的时间,低声骂了一句,悄悄跟在了后面。

    出了小区,没有了诸多遮蔽物,夏煜马上就发现了钟云泽。

    为了判断自己到底是被跟踪还是顺路,他绕了一圈路,最终确定了是被跟踪。

    走进深夜僻静的地铁站,他突然跑动起来。

    钟云泽立即也跑了过去,他拐过一个弯,却见到了一条死路。

    没等他惊讶,夏煜就从后面抓住了他的肩膀。

    “你是谁?”掰过钟云泽的脸,夏煜一惊。

    之前他只是感觉到了有人跟踪,不知道是钟云泽。

    “原来是你。”夏煜想起了钟云泽的身份,松开了手。

    “原来是你!”钟云泽也想起了夏煜,不过他想起的,是地铁相撞的事情。

    夏煜几年前见过钟云泽,钟云泽却没有见过夏煜。

    没有想到之前撞到的就是母亲的情人,钟云泽的心情复杂。

    不过很快,他就将复杂的情绪压下。

    他过来找夏煜,有着正事。

    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卡,钟云泽对夏煜说:“这张卡里有一百多万,离开我妈!”

    夏煜感觉钟云泽可能产生了奇妙的误解。

    “我先问一句,你知道我是谁吗?”为了防止意外,夏煜问。

    “我不管你是谁,别靠近我妈!”钟云泽的面色凶狠。

    果然是产生了误解。

    夏煜的心情复杂起来。

    先不说误会的部分,光是被对方的儿子拿钱让分手就十分具有吐槽性。

    “我不想让我妈知道,所以你不用担心我后面把钱要回来什么的,我可以给你写一个字条,只要你离开紫琅市,这一百多万就是你的!”钟云泽还以为夏煜是有着顾忌,所以说。

    “卡的密码是我妈生日,你拿着赶紧给我走!”他来到夏煜的面前,将卡往他手上塞着。

    夏煜自然不会收下卡。

    被拒绝的钟云泽,越想越感觉委屈,他冲着夏煜咆哮起来:“你还想要什么!公司的股份都在我和馨馨这里,她什么也没有!什么也没有!”

    好在地铁站里没有别人。

    “……她也是我妈。”夏煜解释说。

    “什么?”钟云泽的脑子打起结来。

    三秒后,他一把拉住了夏煜的衣领:“你居然想对馨馨下手!”

    “???”

    你那是什么鬼的脑回路!

    没等夏煜解释,激动的钟云泽直接挥起了拳头。

    夏煜无奈的躲过拳头,一拌他的脚,将他撂倒在地。

    这时候,一道脚步声突然传来。

    扭过头,夏煜见到孔晗月跑了过来。

    她抱住了夏煜:“没事吧煜煜?”

    被撂倒的是我啊!

    倒在地上的钟云泽稍稍有些不平,但片刻后,他就忐忑起来。

    找妈妈的情人麻烦被妈妈发现了应该怎么办?

    说不定还不是情人,而是妹夫。

    “泽泽,他是你哥。”孔晗月看向了钟云泽。

    “他怎么就成我哥了,就是他和馨馨在一起,也应该叫我哥!”钟云泽的脑子还没有转过来。

    “你和馨馨还有一腿?”孔晗月惊喜的看向夏煜。

    “……”

    花了一段时间,夏煜和两人将事情解释清楚。

    “前夫的儿子?”听到真相的钟云泽低下了头。

    回想自己刚刚的举动,他的面色发烫。

    太丢脸了!

    居然怀疑妈妈!

    “就是这样,我走了。”拿起手机,夏煜看了眼时间,迈开两步的脚又停了下来。

    “怎么了?”孔晗月关心地问。

    “末班车没了。”夏煜叹了口气。

    “那就不要回去了,就住在这里吧!”拉住夏煜的手,孔晗月看向了钟云泽,“可以的吧,泽泽?”

    “既然是哥……既然是夏煜的话,没有问题。”钟云泽没能将哥哥叫出口。

    “那就好,我们回家!”左手牵住夏煜,右手牵住钟云泽,孔晗月开开心心的向着家里走去。

    “你是怎么找到我们的?”夏煜疑惑的问。

    “泽泽朋友的妈妈告诉我泽泽回来了,然后我看到了车库前面的超市袋,就跟着泽泽手机里的位置共享过来啦!”孔晗月得意着。

    “我什么时候给你开了位置共享?”钟云泽大吃一惊。

    “我开的,之前不是就告诉你了吗?”孔晗月疑惑的说。

    “有吗?”钟云泽皱起眉头,努力思考。

    “可能是我忘了。”

    “???”

    听到这里,夏煜默默掏出自己的手机检查了一下。

    还好,孔晗月还没有来得及对他的手机下手。

    “快走啦快走啦,回去继续学习古筝啊。”孔晗月转移了话题。

    “学古筝?”钟云泽的注意力被转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