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8. 花派古筝
    在这个世界,最热门的乐器是吉他,然后是钢琴和笛子,古筝的排位较低。

    但是,古筝并不是没有人气,而是学习太过困难。

    不说别的,将双手悬空,稳稳的放在琴上面,就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而且不同于小提琴使用弓拉弦,古筝需要使用手指去拨,一场弹奏下来,寻常人都会手指酸痛。

    手指力气小的人,弹奏力道不足还会导致发不出想要的音。

    坐在一边的茶桌旁,夏煜仔细看着孔晗月演奏。

    古筝的练习曲是真正的练习曲,不同于钢琴里的古达练习曲,十分简单,也不需要用到什么指法。

    这个练习曲也有着一个名字,叫做铁管。

    这是一个近代的琴师创造的曲子,对于这个名字,琴师的原话是“学会了这个曲子,你弹琴就和敲铁管一样好听了”。

    这首曲子,没有什么美感可言,只是一首空洞的乐声。

    将练习曲弹完,孔晗月看向了夏煜:“看起来很简单吧,你来试试。”

    夏煜于是来到了古筝前,他闭上眼睛,先回忆了一下脑海里的技巧。

    五秒后,他掏出手机,将铁管练习曲的乐谱放在前面,又拿起桌面上的义甲,一片一片使用胶布贴在手指上。

    古筝的琴弦细小,要是直接使用手指弹很容易受伤,所以琴师都是佩戴义甲来弹奏。

    义甲有八个,两个小拇指在演奏的时候用不上,所以不用佩戴。

    一切准备就绪,夏煜将手悬在了琴弦的上空。

    他的眼睛看着手机屏幕上的乐谱,弹下了第一个音。

    孔晗月的脸上露出了坏笑,等着夏煜出丑。

    她了解夏煜的情况,知道他一定没有古筝,多半只是在网上看了一些视频,以为自己有着钢琴和小提琴的基础,就可以简单的上手。

    现实,会告诉他古筝到底是多么难的!

    孔晗月自信满满,她已经在思考当夏煜因为失败而沮丧的时候,要怎么先嘲笑一下夏煜,然后再出言安慰,让夏煜明白母亲的温暖,然后乖乖听从她的安排,去蓬莱市上学去。

    然而,她带着一点小骄傲的表情,在夏煜手指的弹动下,慢慢消失不见。

    铁管练习曲太过简单,所以夏煜只是看了一遍,就可以上手。

    等夏煜弹到中间部分,孔晗月就知道,这首曲子对他而言没有丝毫难度。

    没等他弹完,孔晗月就抓住了夏煜的手掌。

    “你果然还是和别的什么人学了!”孔晗月不相信夏煜能够一看就会。

    “你可以再教我一首稍微难一些的曲子。”夏煜说。

    “我倒要看看你是想要做什么。”将夏煜推开,孔晗月坐在古筝前,弹起了又一首曲子。

    这首曲子的名字叫做白之契约,是一首优雅的曲子。

    这才是真正的古筝曲,铁管练习曲只是凑数的存在。

    这样的一首曲子,夏煜不能一下子学会,在孔晗月弹完之后,他走上前,磕磕绊绊的弹了前面舒缓的一段,到了快一些的时候,就不能接上。

    “你的技术,还不成熟啊,这个水平去参加全区大赛,初赛都进不去。”孔晗月开始打击。

    夏煜没有理会她,而是又重新开始弹奏。

    第二遍,他将第一遍断掉的地方成功接了起来,但又在快板处断开。

    第三遍,他将快板弹了一半失败。

    第四遍,虽然在节奏上有些问题,但已经将整个曲子弹完。

    孔晗月在第二遍就没有了声音,当夏煜从头到尾弹完,她抱住了自己的脑袋:“我老师之前说我是旷世奇才,没有想到居然人外有人。”

    来到夏煜的身后,她拍了拍夏煜的后背:“不愧是我儿子,在古筝的学习上,我愿称你做最强。”

    对孔晗月的评价,夏煜没有一点儿高兴,他知道,自己学得快是因为已经有了lv3的实力。

    对音乐方面,他其实根本没有丝毫的天赋。

    不过,这些就不需要告诉孔晗月了。

    “还有一些问题,教我。”夏煜和孔晗月说。

    “好。”孔晗月答应下来,“这种速度下去,你还真的能够在大赛上拿到一个名次,说不定能进前三十,到时候本地报纸过来采访我,发现是你二十年前的旷世奇才孔晗月的儿子……”

    说到这里,孔晗月停了下来。

    夏煜知道对方是想到了什么,他说:“你就说是我小时候教我的好了。”

    要是记者过来参访,一定会被前夫的子女知晓。

    “泽泽是个很好的孩子,就是馨馨有点难办。”孔晗月面带歉意的看着夏煜。

    “没有关系。”夏煜并不在意。

    世界上没有什么牢不可破的关系,要是别人处在孔晗月的位置上,说不定理都不会理自己。

    能够这样,已经十分不错,人总是知足一点,才有快乐。

    不过,战略上知足,战术上还是要贪婪一点。

    又雪一直很喜欢孔晗月,要是能够修复她们的关系就好了。

    日后再说。

    悬起手,夏煜再次弹起古筝。

    孔晗月在一边说着注意事项:“要用手指发力,不要用手腕,更不要用手臂。”

    “已经弹熟的部分没必要弹了,直接弹不熟的部分。”

    “腰不要太向前倾,弹古筝,最重要的是好看。”

    一个小时后,夏煜已经将白之契约这首曲子,弹奏的十分熟练。

    “你真是个天才啊!”孔晗月兴奋的抱住了夏煜,“我孔家的古筝,后继有人了!”

    “醒醒,孔家只有你学了古筝。”

    夏煜叹了口气,孔晗月就是这样有些莫名其妙的性格,这么多年居然还一点儿变化也没有。

    “加上你不就是两代了吗,在现代社会,两代已经很厉害了。”孔晗月又拉过了古筝,“那么开始下一首曲子吧,不过在教你之前我先给你介绍一下我们家的流派,古筝现在主要分为南派和北派。”

    “我们是南派还是北派?有什么不同?”夏煜好奇的问。

    “我们既不是南派也不是北派,而是花间派。”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