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7. 孔晗月
    下午五点半,从安思瑶那里蹭吃完的夏煜,回到了自己的身体。

    此时,他的咖啡馆工作,也已经完成。

    换上原来的衣服,夏煜来到地铁站,上了地铁。

    孔晗月所住的地方,距离咖啡馆有着较长的一段距离,在地铁上过去了十五分钟,夏煜到达了地点。

    那是一个别墅区,不是平民的别墅,而是带着游泳池的别墅。

    当然,比起安思瑶的别墅,这里已经平民得不能再平民。

    和门口的保安说了孔晗月的名字,夏煜得到了放行,又走了十分钟,他到达了目的地。

    按下门铃,孔晗月给他开了门。

    “妈。”夏煜叫了一声。

    “快进来。”拉着夏煜进门,孔晗月打量着他。

    夏煜也打量着孔晗月,他已经几年没有见到对方了。

    在被又雪撞破后,孔晗月的丈夫虽然没有和孔晗月离婚,但也对孔晗月提出了限制,不准她和夏家往来。

    三年前,孔晗月的丈夫去世后,孔晗月找到夏煜,想要资助他的学业,让他搬去别的城市居住,但被不想丢下又雪的夏煜拒绝,后面两人就没有再见。

    “瘦了。”拉着夏煜的手,孔晗月心疼的说。

    “……”

    这大概是许多父母的通病,实际上夏煜不只没有瘦,体重还多了几斤。

    “你待在那个家里怎么可能舒服,还是听妈妈的话,去蓬莱市上学吧,妈妈能找人给你塞到蓬莱市的户籍去,这样高考你就是闭着眼睛考也能有个好学校!”孔晗月眉头紧锁,神情真挚。

    看起来,孔晗月似乎十分慈爱,但实际上,她只是多愁善感而已,而且这个多愁善感,还配上了遗忘的毛病。

    比如之前她和夏东阳出去玩乐,见到夏东阳捉了一只兔子,在兔子的旁边悲伤好一会儿,但等到兔子烤好上来,又会开开心心的吃起来。

    只有在眼前的,她才会有所感受,出了她的视线,她就会遗忘。

    “不用了,夏东阳已经跑路了。”夏煜说。

    “他怎么跑路了?”孔晗月惊讶着。

    夏煜于是将事情告诉了她。

    “那个房子还有我的钱在里面!”气愤了一会儿,孔晗月又开始劝说夏煜去蓬莱市上学。

    她一点儿也没有考虑又雪应该怎么办。

    “等到你毕业,我就把你弄到公司里去,要是泽泽不抵触的话,你就可以和我住在一起了!”孔晗月说着自己的计划。

    泽泽是孔晗月亡夫前妻的儿子,比夏煜小一岁,叫做钟云泽,钟云泽还有一个双胞胎妹妹叫做钟云馨。

    两个孩子都不是孔晗月亲生,所以孔晗月的位置,也有些尴尬。

    “馨馨也在蓬莱市上学,要是你能……嘿嘿。”孔晗月暗示着夏煜。

    “别说傻话。”将孔晗月凑在自己前面的脑袋推开,夏煜拒绝了去蓬莱市上学的提议。

    “为什么啊。”孔晗月沮丧的说。

    她已经快要四十岁,但举止还和不懂事的少女一般,二婚那个男人,估计也是看中的她这一点。

    “我校长可以给我弄到华大的推荐。”夏煜开始说起正事。

    “真的?”华大可不是好进的学校,孔晗月惊讶着。

    就是钟家在紫琅市小有资产,也不能将中天泽塞到华大去。

    “条件是我在这次中学生乐器大赛里,必须获得好的成绩。”夏煜继续说。

    “那你没戏了。”孔晗月断言。

    “……”夏煜知道此时言语没有意义,他问孔晗月:“家里有钢琴或者小提琴吗?”

    “有钢琴。”孔晗月将夏煜领到了钢琴室。

    打开琴盖,夏煜弹奏了一首教宗的舞娘。

    看着夏煜灵活的的手指,孔晗月十分惊愕。

    一曲奏完,没等夏煜放下手,孔晗月就抓住了他的手掌。

    一边捏着夏煜的手指,孔晗月一边问:“你是什么时候学的钢琴?你现在的水平,已经不比泽泽差多少了。“

    “钟云泽也弹钢琴?”夏煜还奇怪为什么家里会有台钢琴,原来是钟云泽的。

    “嗯,这次乐器大赛,泽泽也会参加,不过就是泽泽也不能说能杀到决赛,你还是没戏。”孔晗月依旧不看好夏煜。

    她又问:“你的钢琴是和谁学的,夏东阳那个混蛋居然还出钱给你学钢琴?”

    “是和隔壁咖啡店里的老人学的。”先解释了一下钢琴的问题,夏煜又说,“我不准备用钢琴比赛。”

    “你还会小提琴?”孔晗月想到夏煜刚刚说小提琴的事情。

    “也不用小提琴。”夏煜说。

    “那是什么?别给妈妈卖关子啊!”孔晗月伸手捏住了夏煜的脸颊。

    拍开她的手,夏煜说:“古筝。”

    “你居然连古筝都学了,明明之前我要教你,你说完全不感兴趣!”孔晗月气愤着。

    “我不会。”夏煜打断了孔晗月的话。

    “那你准备……?”

    “你现在教我。”

    “诶?”孔晗月愣住。

    “比赛最晚十一月可就开始了。”她说。

    “我知道,你只要教我试试,就能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说了。”

    夏煜从安思瑶那里获得技能,是名为音乐的犯规存在,已经lv3的他,对所有乐器的使用水准,统统达到了lv3,只是不会曲子而已。

    曲子不能在安思瑶那里学习,不然就会被发现,所以他找上了孔晗月。

    在和夏东阳结婚之前,孔晗月也是出名的古筝美人,参加过世界级的古筝比赛,虽然现在不知道水平还剩多少,但一定比普通的老师要强。

    “古筝和钢琴可没有什么相似的地方,除了乐感好一点,你别想要获得什么加成。”感觉夏煜对古筝有些轻视,孔晗月有些不快。

    她将夏煜带到了她的古筝房。

    房间里装饰的古色古香,还有着精致的茶具和香炉。

    这应该是孔晗月亡夫喜欢的调调。

    “本来进到这个房间还要换汉服来着,不过他死都死了就算了。”孔晗月对亡夫并没有挂念。

    她坐在了古筝前:“古筝只有宫商角徵羽五音,剩下的音要使用按弦来……”

    “这些我都知道,你只需要教我曲子就行了。”夏煜打断了她的话。

    孔晗月哼了一声,一边嘀咕着好高骛远、目无尊长、欺师灭祖之类的话,一边弹起练习曲。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