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4. 夏母
    夏煜的手上,还抓着一把肉串,他一边抹着,一边说着基本操作。

    “刚刚吓死我了,那群沙雕居然真的敢动手!”一个男生拍着胸膛说。

    “是啊,那帮家伙疯了吗?”女生也惊魂未定。

    “是你们疯了,在大排档这么挑衅一群人,人家哪知道你们是谁。”夏煜做着评价,“你们应该庆幸对方是三十左右岁的老家伙,要是二十岁左右的小年轻,啧啧,你就是在地上撒钻石都不好使。”

    众人于是看向了焦和豫。

    “是他们先挑衅我的!”焦和豫弱弱的为自己辩解着。

    “你回骂做什么,你就不能用你的钱来打他的脸吗?”夏煜感叹着这帮人还是年轻。

    “对,我看的小说里面,这时候都是要不经意的露出自己百万名表,千万豪车,或者直接找来大排档老板,花钱买下大排档,然后让那群家伙滚蛋。”一个男生兴奋的说。

    “买下大排档妙啊!”

    “你倒是早说啊!”

    一行人找到了新的话题,他们来到一家烧烤店,兴致勃勃的聊着。

    夏煜默默的吃着烤串,感叹这一次出来不亏。

    安思瑶的身体没有什么酒量,喝了一些的夏煜现在头有点晕,所以没有发现沈笑雯和焦和豫,正偷偷的看着他。

    沈笑雯回想着夏煜突然跳出,撂倒赤膊男,还有一挥钱,让十多个人跪地捡钱的场景,感觉脸上热了起来。

    她又想起夏煜伸手进她的怀里,掏出钱包的动作,身体也有些发烫起来。

    她想:比起无能狂吠的焦和豫,安思瑶更帅啊!

    另一边,焦和豫的心中也有着这样的感叹,但是不同于沈笑雯的心动,焦和豫有点害怕。

    那个赤膊男膀大腰粗,都被安思瑶一下子撂倒,要是换做自己,半下子就等躺在地上叫救护车了。

    要是追到了安思瑶,自己下半辈子,不就处在家暴的水深火热之中了吗!

    他心中的暗恋感情,一下子熄灭。

    以后,瑶哥就是我最好的哥们!

    两人重新找到了安思瑶的定位,开始给夏煜殷勤的投喂。

    到了十点,一行人打车回到了别墅,他们或多或少都喝了一些酒,酒驾危险。

    上了车,夏煜有点心慌,他高估了安思瑶的酒量,现在他的脑袋十分昏,精神十分困倦。

    半路,他撑不住打起盹。

    到了地方,焦和豫想要伸手去抱夏煜,被沈笑雯一巴掌拍开。

    “我来抱!”沈笑雯面色凶恶的说。

    焦和豫摸了摸被打的手腕,有些委屈。

    你抱就你抱,打我做什么,以前你可从来没有对我这么凶过!

    他看着沈笑雯和另一个女生将夏煜架起,向着别墅走去。

    还有一些意识的夏煜,见到过来扶自己的是两个女生,放心的睡了过去。

    当他醒来的时候,他已经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回想了一下昨晚撸串的快乐,夏煜肚中饥饿起来。

    他披上衣服,出门继续撸串。

    回去的路上,他不忘给黑猫带了一个火腿肠。

    将火腿肠喂给喵喵喵的黑猫,他打了一个哈欠,继续睡着回笼觉。

    早上起来,洗漱完毕后,夏煜掏出手机,编辑了一封短信。

    『妈,我周五晚上去你那里可以吗?有点事要和你说一下』

    想要在乐器大赛上,成功瞒过安思瑶,他需要母亲的帮助。

    不一会儿,回信发来。

    『好啊,过来吃晚饭』

    间隔十秒,又一封短信到来。

    『别带夏又雪』

    揉了揉脑壳,夏煜回了一句大概六点到。

    将手机放回口袋,他思考着要怎么瞒过又雪这一件事情。

    这一世,身为他母亲的女人名为孔晗月,是一个还算称职的母亲,不过在心理上有着一些缺陷。

    孔晗月当初是和夏东阳自由恋爱走在一起的,要是没有心理缺陷,怎么可能选上夏东阳这么不靠谱的男人。

    她是一个激进的享乐主义者,和夏东阳处在恋爱期的时候,夏东阳每天带着她各处快乐,所以以为夏东阳就是自己的良配。

    然而在他们结婚后,败尽了父母财产的夏东阳,进入了财务上的困境,再加上热恋的新鲜过去,夏东阳对她越来越不客气,她的日子,越来越难过。

    九年前,孔晗月终于不堪忍受,和夏东阳离婚,净身出户。

    她讨厌又雪,部分是因为又雪小的时候。

    小孩子什么都不懂,烦是必然的,夏东阳不会对小小年纪的又雪下手,于是将气都撒在了她的身上。

    她一边恼着夏东阳,一边将又雪记恨在心。

    这也怪夏煜,小时候表现的太过乖巧,不只从来没给孔晗月添过麻烦,还多次阻拦夏东阳动手。这样一对比,孔晗月认定又雪不懂事。

    她要离婚的时候,夏东阳试图让夏煜和又雪阻拦她,夏煜没有理,反而支持她,而又雪被夏东阳说的吓到,哭喊着不让她离开,这件事也让孔晗月气恼。

    最严重的是孔晗月隐瞒自己已经结过婚,有过孩子的事情,和另一个男人结婚,婚后在大街上偶遇又雪,又雪兴奋的叫她,让她的丈夫知道了真相,差点儿导致离婚。

    以上的事情加起来,孔晗月一直对又雪抱有着怨气。

    夏煜自然是站在又雪这一边的。但孔晗月只是不喜欢又雪,对夏煜还算好,每次他过生日,还会寄来礼物。

    不然的话,夏煜也不会去找她帮忙。

    将这件事情思考完毕,夏煜又开始想起晚上的事情。

    晚上就是安思瑶后妈的生日宴会了,不知道宴会上会有什么好吃的。

    ……

    方丈市,下午四点。

    焦和豫五人在花园里转着,他们也邀请了安思瑶,但没有被夏煜附身的安思瑶拒绝了他们。

    和他们同行的,还有一个青年。

    青年就是之前对冯雨沫图谋不轨,被夏煜怼了的那个老师。

    “我记得你是东之乡学园的老师?”沈笑雯问向青年。

    在青年承认之后,她又兴奋的问:“安思瑶在学校是怎么样的?”

    不只是她,其余的四人也充满兴趣的看向青年。

    青年在脑中回想了一下面前五人和安思瑶的关系,确定了他们并不亲密之后,心中有了盘算。

    这五人都是安家集团股东的孩子,虽然单独一人的股份没有安思瑶父亲多,但合起来已经能够掌控安家集团

    报复上次餐厅事件的机会,来临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