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7. 不要告诉外公!
    在摸上腿之后,夏煜就感觉到了自己的失误。

    徐幼香十分在意自己不能动的腿,这在某种情况下是挑衅行为。

    但是,徐幼香虽然在骂他瑟琴蕾丝边,但并没有因为腿的事情而生气,这让夏煜有所思考。

    他不动声色的移开手,重新抓住了鼠标。

    在经验卡的效果没有了之后,他放下了学习的事情。

    在没有经验卡的情况下学习,效率太低,不如摸鱼,反正摸鱼会给游戏点,游戏点可以换经验卡。

    在徐幼香的电脑上翻了翻,夏煜并没有找到TEM,也就是这个世界的游戏平台。

    现在问题来了,徐幼香连tem都没有,怎么可能会有那些需要买才能玩的游戏?

    他也不能使用自己的银行卡开账户,这样会被发觉,至于使用徐幼香的钱买游戏……

    他还没有办法做出这种事情。

    下载了一个免费枪战游戏,夏煜开始玩了起来。

    八个小时时间到,他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重新掌控的身体的徐幼香,活动了一下手掌,看了看电脑屏幕上的游戏图标,心想着:

    这东西有这么好玩吗?

    她移动鼠标,点击了进去。

    ……

    另一边,安思瑶犹豫再三,终于咬牙按下了一个电话。

    上京市,大魏资本的公司大厦里,公司的高层们,正在开着会。

    “……你那里对杉果科技的投资是怎么回事,在我们先接触对方的情况下,为什么会让冬风资本抢了去!”

    一个头花白头发,但是精神抖擞的老人,威严满满的训斥着手下。

    被叫到的主管满头大汗的站了起来:“是我的错,我原以为可以压一压价格,没有想到冬风资本居然悄悄联系,直接开了八千万,那个公司老总也是个愣头青,一下子就答应了,我的预算足足有一个亿来着!”

    “别找借口,不知道在谈判前先了解一下对方的为人吗!”结束了一个手下的训斥,老人又望向了下面一个高管。

    剩下的高管们,虽然没有冒汗,但都有些紧张。

    就连站在一边的秘术,也跟着紧张起来。

    这时候,一道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谁的手机响了,给我站出来!”老人用力一拍桌子。

    一众人的目光,都望向了秘书。

    秘书立即老实认错。

    不过,没有人去责备她,秘书需要手机保持开机来应对突发情况。

    “什么事?”老人问向秘书。

    “小小姐的电话。”秘书看了眼屏幕说。

    听到这句话,老人的眼睛一亮。

    “今天就这样,散会!”

    在高管们惊愕的目光中,老人拉着秘书,快步来到了旁边的办公室。

    关上门,老人兴奋的在西装上擦了擦手,去拿秘书怀里的手机:“瑶瑶给我打电话了?瑶瑶给我打电话了?”

    秘书忐忑的说:“不是您放在我这的手机,是我的私人手机。”

    “什么,不是打给我的,是打给你的?”老人目光一凝。

    秘书瑟瑟发抖起来,她感觉董事长的目光有着杀气。

    “还愣着做什么,收到瑶瑶的电话,你还不快接!”老人训斥着。

    秘书于是按下了接听键。

    “小小姐……嗯……查一个银行账号?……好……不要告诉董事长?”抬起头,秘书看了眼正在偷听的董事长。

    老人一瞪她,她立即回答:“是是是,保证不告诉董事长!”

    在秘书关掉电话后,老人一把抓住了她的肩膀:“瑶瑶说什么?”

    “小小姐说想要查查一个银行账号的持有人信息。”秘书将账户说出。

    老人点了点头,抓着秘书肩膀的手又用力了一些:“你明明答应瑶瑶不告诉我的,你居然骗瑶瑶!”

    “???”

    秘书张了张口,无话可说。

    “居然打电话给你,瑶瑶这个孩子,对你还是十分信任的,你和她妈……唉,你要好好关心她。”老人没有为难秘书,他松开了手。

    松了口气,秘书说:“那我先去查账户的事情?”

    “去吧,记得找个好点的借口。”

    “经济诈骗?”

    “查到了先来汇报我。”老人一挥手,驱赶秘书离开。

    他坐在椅子上,仔细思考了一会儿。

    一百二十六天没有见面的外孙女,为什么要给自己的秘书打电话查一个银行账号,还不让自己知道?

    他调出安思瑶的账户看了看,发现了安思瑶往那个账户汇了十万。

    拿起手机,老人又拨通了一个电话,电话对面,是他埋伏在别墅里,保护外孙女的暗线。

    听了一番汇报后,老人放下手机,沉思着。

    瑶瑶居然压住了那些女仆和女仆长?直接从一个乖乖大小姐变成了经常熬夜的叛逆少女?

    叛逆好啊!年轻就要富有朝气!

    不过,

    一个妙龄少女突然变成这样,还往一个账户里汇钱,果然只有一个可能了吧!

    哪个混小子干的!

    老人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着,直到他的秘书将调查的结果给了他,他才松了口气。

    原来是一个女孩子,徐幼香,名字还挺好听的。

    等等,女孩子更不行啊!

    这可咋整啊!

    看着焦躁起来的董事长,秘书小心翼翼的问:“小小姐还等着呢,我可以先回复她吗?”

    在老人的同意下,秘书将徐幼香的资料告诉了安思瑶。

    “没有让外公知道吧?”安思瑶不放心的问。

    “你放心,董事长正在开会呢!”

    听了秘书的话,安思瑶放心下来,她挂断电话,看着纸上记下的信息。

    徐幼香,二十一岁,华大计算机系大三学生,家庭住址……

    这就是那个残疾女人吗?

    哼,二十一岁的老家伙。

    对对方表示了不屑之后,安思瑶又看向了徐幼香的家庭住址。

    要是在“他”上那个女人身的时候过去,就可以碰到“他”了吧?

    虽然那具身体不是“他”的,但内核是他。

    但是,要是他不喜欢我过去怎么办?要是我过去他生气了怎么办?

    我要问问吗?但要是我问了他生气了怎么办?

    少女陷入了巨大的苦恼中。

    同天晚上,夏煜也陷入了苦恼。

    周六,班长请客聚餐。

    开餐前,夏煜出门上了个厕所,结果回来的路上,被一个班里的女生堵在了大厅。

    “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吧!”女生红着脸说。

    “???”

    夏煜刚准备拒绝,一道身影,就扑进了他怀里。

    “煜!”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