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1. 身上多了根管子
    看着面前的提示文字,夏煜一下子愣住,他先是诧异了一下游戏居然还有这个功能,然后开始紧张起来。

    什么情况,谁生命垂危了?

    首先可以排除黑猫,黑猫的栏位被自己删除了,而且黑猫正吃着猫粮呢。

    是安思瑶那边?还是徐幼香那边?

    点开标记栏位,夏煜看了一眼,第三栏徐幼香的栏位上,多了一个红色的标记。

    果然是这只脾气差的萝莉出了问题!

    犹豫了两秒,夏煜点击栏位,进入了徐幼香的身体。

    身体交换中间的黑暗过去后,夏煜见到了徐幼香的卧室天花板。

    他感觉周围很冷,但日期还是九月,不可能这么冷,冷得他思考速度都满了许多。

    他想要抬起手,拉一下被子,但花了五秒,失败了两次,他才让手行动起来,摸到了被子。

    他拉了一下,没有拉动。

    这是要凉了啊!

    脑子重新运转起来的夏煜,放弃了拉被子,他在左右看了看,见到手机就在床头柜上后,松了口气。

    艰难的移动到床头柜那里,将手机抓在手上,夏煜按下了120,之后,他就没有了意识。

    等他恢复意识的时候,已经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捂住额头,夏煜回想着刚刚冰冷的感觉,心脏剧烈跳动着。

    他前世是睡一觉就穿越到了这里,所以这种死亡的感觉,还是第一次遇到。

    “夏煜,你怎么了?”桂梓晓惊慌的看着面色惨白的夏煜。

    此刻正是放学的时候,同学们都围在了夏煜身边。

    制止了桂梓晓打120的举动,夏煜深呼吸一分钟,恢复过来。

    “是怎么啦啊,吓死我了。”

    “去医院看一下吧。”

    “我去找老师!”

    同学们七嘴八舌的说着。

    “没事,只是刚刚想到了一件事情。”夏煜站起身,表示自己没有问题。

    在夏煜的坚持下,同学们没有再说什么,他们该去社团的去了社团,该离开学校的离开了学校。

    夏煜又歇了一分钟,拿起书包,向着咖啡馆走去。

    路上,他回想着徐幼香的事情。

    在拿到手机,按下120之后,他就失去了意识,甚至没能等到电话接通。

    徐幼香她怎么样了?

    他知道,只要打开标记栏位,就能见到徐幼香的情况,但他有些不敢去看。

    到底是登入过的身体,就是对方的态度很差,夏煜还是对她具有着一些感情。

    走到校门口,他终于下定了决心,点开了标记栏。

    徐幼香的栏位变回了普通的白色,原本刺眼的红色已经消失。

    得救了?

    夏煜松了口气。

    随后,他开始后怕起来,虽然他感觉就是他登入的身体死亡了,他也只会回到自己的身体里,不会有事,但这只是他的感觉,说不定登入的身体死亡,他也会跟着死亡。

    他的心中,又升起了怒火,徐幼香是在自己的房间里进入垂危状态的,他登入进去后,除了身体冰冷之外,没有发现什么伤口,对方多半是吃了什么想要自杀!

    那个丫头在想什么!只是……

    夏煜无法将只是后面的话说出口,两条腿正常的他,说徐幼香“只是腿不能动而已”属于站着说话不腰疼。

    除了变态,没人向往死亡,徐幼香不是那种变态。

    服药自杀多在夜晚,黑夜和死亡密切相连。而徐幼香选的是早上七点多,这时候应该是她父母出去上班的时间,她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叹了口气,夏煜乘上地铁。

    下了地铁,他发现有两个女生跟在他的身后。

    女生们以为自己藏的很好,但小时候经常被跟踪的夏煜,早就发现了她们,只是在之前夏煜以为她们是同路。

    因为刚刚自己的面色惨白,所以跟过来的吗?

    在门前,夏煜回过头,对着她们笑了一下,进入了咖啡馆。

    意识到自己两人被发现了,女生们先是羞涩了一会儿,然后互相推攘着进了咖啡馆。

    正如夏煜所想,两人是有些担心,加上小女生的浪漫心理,感觉这样偷偷跟着一个男生,守护他安全回家是一件十分罗曼蒂克的事情。

    她们没有想到夏煜居然进了一家咖啡店,而且还进了后台,换了一身西装出来。

    当夏煜坐在钢琴前,开始弹奏钢琴曲的时候,她们已经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两人坐了半个多小时,听完了教宗的舞娘后,起身离开。

    生活不只有面前的男人,还有ktv和电视剧。

    结束了工作,夏煜回到家中,他关注着徐幼香的标记栏,生怕对方再次自杀一次,一天只能登入一次的他,可没有办法去救对方第二次。

    好在栏位没有再次变红。

    到了凌晨零点,夏煜点击登陆,再次进入了徐幼香的身体。

    这次面前黑暗的时间有点长。

    不知道过了多久,夏煜睁开眼睛,见到的是一片灰蒙蒙。

    他动了动手脚,虽然有些虚弱,但已经没有了那种无力感。

    摸了摸身子,他发现现在身上穿的,是一套病服,身下也是一张病床。

    住在医院吗?

    他扭动身体的小小动静,将睡在旁边躺椅上的人影惊醒。

    “香香!”人影急忙起身,来到他的身边,并打开了灯。

    夏煜也因此看到了墙上的钟。

    现在是凌晨四点,他过来之后,先昏迷了四个小时。

    他又看向面前的人影,那是一个面容憔悴的中年女人,从眉眼间,还可以见到徐幼香的影子。

    徐母深深的看着夏煜,嘴巴张了张,想要说什么,又合了上去。

    她拿起了一边的矿泉水,拧开瓶盖:“要喝水吗?”

    接过矿泉水,夏煜喝了两口。

    他知道,女人刚刚是想要说徐幼香自杀的事情,但又不知道怎么开口才能不刺激到女儿,所以选择了略过。

    喝了水,夏煜对身体的感受,又上升了一些,他皱起眉头,向着下面摸了摸,摸到了一根管子。

    他又看向床边,见到了尿袋。

    好吧,昏迷中的病人,插上这个很正常。

    两世为人的自己,都没有享受过这玩意,居然在这里享受到了。

    注意到了夏煜的视线,女人以为他是不喜欢,急忙说:“医生说顺利的话,明天不对,到了白天就可以拔出来了。”

    夏煜只能祈祷医生八点之后,等他回去再拔,不然也太过羞耻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