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0. 要死啦!
    被夏煜噎了一句的青年勉强露出笑容,他说:“我父亲已经跟着你父亲二十年了,我们两家也算是交情深厚了吧?”

    他话里的意思,是说两家人的交情本来就好,夏煜刚刚说他不能叫思瑶,是无理取闹的行为。

    又拿出一颗蛋在桌上磕了一下,夏煜露出嗤笑:“你还知道是你父亲跟我我父亲,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父亲跟着你父亲呢!”

    没有在交情上反驳青年,夏煜直接摆着地位的差距。

    青年的面色充血起来,他的语气里,已经带上了一丝暴躁:“我是你的老师,叫你名字都不可以吗?”

    “老师就可以不经过别人的同意就坐在别人旁边?”夏煜反问。

    “我……”

    青年还没说完,又被夏煜打断。

    “你好像对我们的关系有所误解。”一边剥着蛋壳,夏煜一边说。

    “我是你的老师,要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我的老师呢!”青年使用夏煜之前的句式进行反击。

    “普通的学校,是先有了老师,再招学生,但在我们这里,可是反过来的”夏煜说。

    贵族学校,本来就是一群上流人士合在一起,为孩子搭设的一个场所,在这里,作为上流小姐的学生,才是主体。

    青年反应过来,要是他和学生起了冲突,不讨好的一定是他。

    “今天的事情真是有趣,也许我可以在某次晚餐的时候,拿出来当做笑料说一说,你感觉呢?”夏煜已经剥完了蛋,他将蛋送到了冯雨佳的嘴里。

    青年慌张起来,夏煜这句话,已经在明明确确的警告他。

    什么在某次晚饭后拿出来当笑料说一说,不就是告诉家长吗!

    “我还有事,先走了。”端起托盘,青年快速离开了桌子。

    冯雨佳和冯雨沫两姐妹松了口气。

    两人到底都是经过素质教育的富家小姐,对这种有些无耻,又不出格的人,不能应对。

    “非常抱歉。”冯雨沫面带歉意,青年是冲着她来的。

    看了看冯雨沫的体型,夏煜对青年的厌恶又多了一分。

    居然是个萝莉控!

    “没事,可爱的花朵,总是会吸引一些野兽。”对冯雨沫遭遇这种事情,夏煜一点儿也不意外。

    花会招蜂引蝶,而草却可以平平安安。这个世界恶人很多,只是他们也会挑剔,不屑于去找普通人。

    听到夏煜使用“可爱的花朵”来形容自己,冯雨沫的脸有些发热。

    在羞涩下,她扯开了话题:“瑶瑶你好厉害。”

    “是啊。”冯雨佳也应和着。

    她们崇拜的目光,让夏煜有些不自在。

    实际上,这只是十分普通的话语交锋而已,如果两人想的话,也能这样说出,不过这其中最难的不是语句,而是态度。

    冯雨沫和冯雨佳无法以敌对的态度面对青年,因为脑子里的社会观念,因为对方的强势,她们没有想到反抗,而是一心躲避。

    就像明明知道世界上根本没有鬼,很多人走偏僻的夜路还是会怕一样。知道是一回事,能不能做到又是另一回事。

    “我刚刚就要端起托盘离开了,还是瑶瑶你厉害。”冯雨佳和夏煜说。

    “是呀是呀,我都是见到他就躲。”冯雨沫苦恼的说。

    “对有素质的人来说,接近少女被避开是一件丢人的事情,并且下次不会再来,但对于一些不要脸的人来说,你躲避只会让他更加感觉到自己的强势,然后更加强势的压迫你。”一边剥着蛋,夏煜一边说。

    “那下次怎么办啊?”冯雨沫苦恼着。

    虽然最近和妹妹具有了一些矛盾,但冯雨佳还是十分关心妹妹,她也担忧着。

    青年老师要是真的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她们早就起来反抗,但对方很好的掌握了一个度,只是有些无礼。

    “下次再遇到他,你就说感谢他最近的关心,回去后会让你父亲过来感谢就好了。”夏煜说。

    不同于这两只温室里的花朵,在商场打拼的她们的长辈们,可不是好惹的。

    青年也只是一个高级打工仔的儿子,根本无力去对付这些资本家。

    “在口头上吓唬他?”冯雨佳琢磨清楚了夏煜的意思。

    “嗯。”点了点头,夏煜将最后一块蛋壳剥完,露出笑容。

    他刚准备将蛋放在嘴里,却见到了冯雨佳和冯雨沫两姐妹直勾勾的目光。

    “这是我的。”夏煜拦住了两人的视线。

    之前喂两个少女蛋,是因为手上不做点什么不能显露出自己的从容,不从容无法在气势上压迫青年。

    这一碟蛋总共只有五个,现在就剩下三个了!

    冯雨佳和冯雨沫遗憾的收回了视线。

    不过很快,两人就找到了新的快乐。

    她们换了一种喂食方式,不再满足于送到夏煜的碗里,而是向着夏煜的嘴边送去。

    三人的颜值都很高,加上餐厅的菜点外貌可人,这样的一副画面,十分赏心悦目。

    周围的女生们,羡慕的看着三人。

    ……

    八小时过去后,夏煜回到了自己的身体。

    他此时正在咖啡馆,做着弹钢琴的兼职。托管煜已经弹了半个小时,还贴心的在夏煜将要回来的时候,停下休息,让夏煜不至于回来的时候手忙脚乱。

    这还是夏煜第一次让托管煜弹钢琴,不知道它弹的怎么样。

    看周围客人的表情,应该没有问题。

    调整了一下心态,夏煜开始弹奏教宗的舞娘。

    一边弹,他一边感慨。

    别看有些人白天在贵族学校快活,晚上指不定在哪家咖啡馆打工呢。

    他的眼前,飘过了一行字幕。

    【您触发了一个事件】

    【获得了额外的240游戏点】

    【本次游戏,您一共获得720游戏点】

    事件?是说那个青年吗?

    经验卡480一张,解决青年居然能到手半张,真是血赚!

    两个半小时的钢琴时间结束,夏煜买了一个蛋糕,回到了家中。

    见到蛋糕,又雪放下怀里的黑猫,坐在椅子上一边晃脚,一边吃着蛋糕。

    夏煜捡起了一边的逗猫棒,逗着黑猫。

    黑猫灵活的来回追赶着逗猫棒。

    逗猫棒是他上次参加猫猫狗狗向前冲的时候,从现场叼来的,本来想为难一下主持人,没想到主持人直接送给了他。

    “马上就要六点了哦。”吃完蛋糕的又雪提醒着夏煜,之前夏煜都是六点准时关门躲在房间里。

    “今天没事。”夏煜回答。

    “哦。”又雪点了点头,试探着问:“哥哥每天在房间里做什么?”

    这个问题已经困扰了她很久,给夏煜打扫房间的时候,她着重观察过夏煜的垃圾桶,垃圾桶里的纸巾数量并没有增多。

    “小孩子不要管这么多。”夏煜不愿对又雪说谎,他揉着女孩的头发,将女孩整齐的长发弄得凌乱起来。

    “哼!”又雪表示着自己的抗议。

    久违的用自己的身体睡了一觉,早上七点半,夏煜伸了一个懒腰,出门洗漱。

    一边刷牙,他一边想着徐幼香的事情。

    这时候,一串文字,在他的面前飘过。

    【您标记的身体,正处于垂危状态】
为您推荐